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长征记》连载 148  

2006-08-10 17:50:24|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8

 

贺龙巧施妙计摆脱龙云顾祝同的围追堵截 不慌不忙渡过金沙江 大踏步向川西进发 在翻过哈巴玉龙大雪山后 朱德张国焘联名发来电报 命令红二红六两军团分两路北上 于是红二军团在左 沿德荣向甘孜进发 红六军团为右路 沿稻城向甘孜前进

红二红六两军团向北挺进 一路之上翻过数不清的大山 穿过算不完的峡谷 有说不尽的艰险 讲不尽的苦楚 尤其是红二军团沿途所见人烟稀少 买不到粮食 全军断粮 连贺龙都饿得举步维艰 艰难竭蹶病病歪歪地向前挪着步子 上千名红军被饥饿和恶山险水夺去了生命

红六军团的情况好一点 王震找到一位名叫天宝的藏族青年作向导 一路上都由他与地方僧寺交涉 解决沿途供给 跋山涉水倒也顺利 到达稻城时收到罗炳辉军团长发来的电报 说他们正兼程南下迎接红六军团 六军团前进的劲头更足了 于甲洼城与罗炳辉红九军团胜利会合 同来的还有陈伯钧 大家见面 备感亲切

王震问道 毛主席党中央已到陕北 且胜仗连连 你们怎么却留在这不毛之地

罗炳辉陈伯钧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 不再言语

王震甚感奇怪 追问一句

陈伯钧罗炳辉愤怒地把事情原委一一讲述给王震听了

王震气得脸色发紫 一拳砸在桌上 勃然大怒道 岂有此理

陈伯钧叮咛说 你们千万要注意啊 小心张国焘打你们的主意

忽然有人高声嚷叫

王震喝问 什么人

有人向王震报告 红四方面军派来了工作组 要求见王政委

陈伯钧罗炳辉都说 王政委 说来了就来了

王震一笑 对外面的人说 叫他们进来吧

几位四方面军的干部扛着几大包东西一路笑着嚷着 劲直冲地走到屋里 组长上官泰特问陈伯钧哪位是王政委 陈伯钧向他介绍了王震

上官泰特热情地拉着王震的手说 张老板听说你们来了 特派我来慰问

什么张老板 王震眉头一拧 问道

就是张总政委呢 上官泰特笑道 他不喜欢别人称他同志 说叫他张老板要好听得多

嘁 王震鄙夷地冷笑一声

上官泰特说 张老板要我 哦 我们还是叫张总政委吧 这次张总政委特地要我带一些中央文件送给你们看 要求你们立即发到各个连队 王政委 你看是不是马上就送到各连队去

慢着 王震说 什么东西 我先瞧瞧

上官泰特赶紧叫随从打开一个包 取出十几份文件 递给王震

王震翻开一看 全是反对毛主席张闻天周恩来秦邦宪的文章 不由得眉头一瞪 目光只逼上官泰特

上官泰特躲着王震犀利的眼神 整个儿坐也不是 站也不是

王震直盯着上官泰特看 突然吼道 妈的 竟敢反对毛主席 我怕他是瞎了眼 转身吩咐政治保卫部门的人说 这些东西通通烧掉 一本也不准留 所有四方面军派来的人 只准他们讲团结 不准讲别的 不论哪一个 只要他敢说毛主席一句坏话 就坚决抓起来 枪毙

上官泰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一句话也说不出 气急败坏而去

嗨呀 陈伯钧蹦了起来 痛快地说 王政委 你可给我们出了一口气呀 这年多我们的嘴巴都憋臭

王震说 你们就不要回去了 留在这里给我们介绍过草地的经验 回去等于送肉上砧板

随即将一应情况全部电告了任弼时

此时红二军团已到甘孜附近 很快就要与红四方面军会师 就在贺龙任弼时接到王震的电报后不久 张国焘派出的另一个工作组也带上好几驮宣传品来到了贺龙的总指挥部

贺龙单刀直入地问组长南郭襄压 听说你们那个什么张老板也搞了个党中央 有没有这回事

南郭襄压被问了个猝不及防 白着脸笑道 是成立了一个新的党中央 张老板任主席 这里有些文件 首长可以先看看

南郭襄压边说边从带来的宣传品中抽出一本小册子 拍去上面的灰 边翻边说 事情经过都记在这上面 张老板指示 这些小册子要发到每一个党支部

任弼时接过小册子认真地翻看着

贺龙瞧也不瞧 对南郭襄压冷笑道 我也可以叫人编一本小册子 说你们的张老板是蒋介石打入共产党的特务 专门来残杀红军的猛将的 你信不信

南郭襄压尴尬地笑道 怎么会是这样呢

贺龙脸一变 道 张国焘暗室欺心 怕我们不晓得是不 你回去告诉张国焘 他的底细 这里的人都清楚 他要再胆敢分裂红军分裂党 莫怪我们不尊重领导

南郭襄压叫苦不迭说 贺老总呀 其实我们四方面军的同志们都不赞同张老板这么做 即使今天来送这些东西 我也只是服从组织决定 可是张国焘毕竟还是经毛主席和党中央任命的红军总政委呀 他的命令谁都得服从啦

任弼时拍拍小册子 心平气和地对南郭襄压说 册子里面讲的多为过头话 不利于团结 发下去不好 留在这里也没必要 你还是带回去吧

南郭襄压正有些难堪 抬头见陈昌浩走了进来 忙向他介绍了贺龙任弼时

陈昌浩激动异常地向两人问好

任弼时笑问道 总司令和总参谋长都好吧

陈昌浩看了看贺龙 略显矜持地说 都很好

贺龙动情地说 我和他们又差不多十年没见面了 还真想他们呀

陈昌浩笑道 张总政委明天约见贺总指挥 你正好去看看他们两个

贺龙问道 任政委不去吗

陈昌浩说 张总政委安排后天再约见任政委

贺龙哈哈一笑 道 昌浩同志 张国焘有几颗心呀

什么意思 陈昌浩一时没明白过来 笑问道

贺龙不说 只是冷笑

关向应向陈昌浩解释说 贺总是要张国焘莫耍心计

嘻 陈昌浩苦涩地笑着

自南下以来 陈昌浩越来越意识到毛主席党中央的英明伟大 他一直在苦苦劝说张国焘放弃伪中央 谋求全党的大团结 但他又是一个组织纪律极强的人 不想在别人面前说张国焘如何如何 只能向贺龙任弼时问上一些路上辛苦的话 见贺龙对自己冷多热少 自觉没趣 也就告辞 南郭襄压也趁机跟了回去

听着陈昌浩远去的马蹄声 任弼时对贺龙说 张国焘的为人我们两个都清楚 谁处在陈昌浩同志这个位置都不好作人

我不信邪 贺龙冷笑说 明天就去瞧张国焘 看他有好狠 说到这里 吩咐参谋长李达说 马上发布紧急命令 从现在起 全军鞍不离马 枪不离身 每个师每天都必须有两个连进入战斗状态

李达先是一怔 但很快就领悟到了贺龙总指挥的意图 他自己也听到了张国焘的一些情况 为防暗箭 心里早已打好腹稿 贺龙一吩咐 便飞快办好了

关向应说 张国焘是个老党员 竟然另立伪中央 真不可思议

贺龙冷笑说 卑污的人什么都做得出

任弼时深深叹口气 说 这在我党还是第一次 但愿也是最后一次

总部政治部主任甘泗淇问道 要是张国焘执意不肯北上怎么办

那就霸点子蛮 贺龙大声说道 搞几个人硬抬起他走

任弼时笑道 你还是注意一点吧

贺龙说 我主意已定 千万莫打破 恶狗服粗棍 他这个人啦 欺软怕硬

关向应嘻嘻笑道 耐要耐点烦 霸要霸点蛮 对付张国焘这样的人就应如此 你和任政委来个软硬兼施 再加上总司令和总参谋长一旁相劝 不怕张国焘不北上

几个人商量好了 开怀大笑

 

时当六月 理应艳阳高照 然而在这西北高寒山区却是大雪纷飞 白茫茫一片 贺龙任弼时关向应东瞧瞧西看看 兴绪盎然地踏着白雪去总部报到

走了不远 有说有笑的贺龙突然沉默下来

任弼时以为贺龙病了 关切地问道 不舒服吗

贺龙讷讷地说 张国焘心术不正 又蠢又倔又咬人 没有几分嘴巴子劲是说不动他的 一想起他那油皮渣滓的样子我就不舒服 真不想去见他

任弼时笑道 这没什么 我们就三两棉花四张弓 慢慢细细跟他弹

呲 贺龙咧嘴一笑

三个人说着笑着 不知不觉就到了红军总司令部 老远便看见一些人正向他们这边走来 贺龙眼尖 虽与朱德张国焘刘伯承分别十年 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们

同志见面 极为亲切

贺龙高声问道 请问徐总是哪一位

张国焘说 徐向前同志尚在炉霍

一阵寒暄之后 张国焘拉着贺龙一起走 嘻嘻笑道 二六军团战术精良 贺老总可否保荐一两位心腹爱将到中央任职

唔 贺龙眼一横 冷光直刺张国焘

哦 张国焘满脸尴尬 忙改口说 到总司令部任职 嘻嘻嘻嘻嘻嬉

哼 贺龙一笑 不再理睬张国焘 靠到朱德身边攀谈起来

瞧着两鬓斑白面黄肌瘦饱经风霜的总司令 贺龙心里阵阵隐痛 低声说道 这里的情况我们都已知道 总司令受委屈了

朱德高兴地说 你们一来 我的腰杆就更硬了 我们一起北上 党中央在毛主席那里 已经到了陕北 打了好几个大胜仗

总司令 你放心 我们都服从你的指挥

这下我就更加信心十足了 呵呵呵呵

总司令 我们在南方好好的 为何硬要我们北上呢

还不是张国焘为了控制你们吗

这些事你都知道吗

电报上虽然有我的名 大多却是张国焘一人所为 每一次他都是事后才告诉我 调你们北上是他的主意 叫你们分两路北上也是他的主意 是想分而治之

这个人怎么如此阳奉阴违呢

他就是这么个人 你跟他打交道 要多一个心眼 防止他玩花脚乌龟

现在我们会合了 下步棋怎么走呢

只有北上才有出路呀 现在张国焘的日子很不好过 南下碰了壁 百丈关一仗 兵损过半 不北上不行了 你们劝他时 估计他不会搞蛮多名堂

徐向前同志的意思呢

以前四方面军的事 大多是张国焘一手包办 向前同志没有多少发言权 南下以来屡屡失利 向前同志和红四方面军的绝大多数同志都要求尽快北上 张国焘的花言巧语也好 暗杀也好 高压政策也好 已不起作用了 现在他只能靠骗过日子

嗯 陈昌浩与张国焘关系如何

确实有些暗昧 与中央分手 率部南下 也是褒贬不一 但昌浩这个人本质上还是一个很好的同志 对党忠诚 干劲又足 可惜年幼经历不多 其实 被张国焘那一套冠冕堂皇的理论所懵住的人又何止他一个呢 不要说四方面军 我想在其他部队里听信张国焘那一套的恐怕也不乏其人呀 嗨嗨 谁又能保证你的队伍里就没有人跑到张国焘那里去抱粗腿呢 啊 哈哈哈哈

是啊 我们都得提高警惕 总司令 张国焘会北上吗

他不北上不行啊 朱德说 他现在几乎成了孤家寡人 即使是陈昌浩同志也曾多次婉言劝说他取消伪中央 率部北上

贺龙觉得信心十足 脸上多了好些笑容

走进红军总部 大家坐定 谈笑风生

当六军团干部到来后 张国焘高兴地拉着王震的手问长问短 王震随意答上一句 便径直走到朱德面前 一边向刘伯承总参谋长问好 一边兴奋地与总司令述起了思念之情

大家热闹了一会 贺龙看着张国焘 脸色一变 极为严肃说 当初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 怎么会分道扬镳的呢 后来你又搞个什么伪中央 你想干什么 咹 当上了红军总政委还嫌不过瘾 还想运运主席的味是吧 可是你有不有当主席的德呢 每一次中央开会 你总是会上赞同 会后又出洋意子 你这样出尔反尔 即使让你当上党的主席 你又何以服众呢 别人不服你 你就用绳子勒 这几年你杀害了多少好同志 你必须向党作出交待

贺龙越说越激动 越说越气愤 张国焘越听越心慌 惊悸地看着贺龙 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陈昌浩见状 赶忙出来打圆场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