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 146  

2006-08-18 07:13:23|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6

 

贺龙被人死死压在底下 以为遭敌偷袭 顿时急了 一边大呼警卫员 一边使出平时所学武功 将压在身上的那人反压在身下 挥起铁拳猛砸 就在这当儿 一颗炮弹落在不远处爆炸 泥土溅了贺龙满头满脸 贺龙再过细一看自己打的乃是西门秉昌 赶紧起身 将西门秉昌拉扯起来 忙不迭地陪着小心说 对不起 我以为敌人摸上来了 你怎么样 没伤着吧 不要紧吧 打痛哪里了 我瞧瞧

西门秉昌一边含泪揉着痛处一边笑着说 没什么

贺龙难过地说 我犯纪了 战后开党小组会 我要接受你的批评

西门秉昌红着脸说 没什么 保护是职责

那好 就让我把这一仗打赢 俘虏敌人的纵队司令来将功折罪吧 贺龙说罢 向战斗最激烈的一个山头跑去

西门秉昌听说要俘虏敌人纵队司令 可高兴了 一步不拉地紧跟在贺龙后面

战斗越来越激烈 贺龙从这个山头跑到那个山头 至下午五时 红军越战越勇 王震卢东生贺炳炎几个更是展开了歼敌竞赛 前赴后继 勇往直前 张振汉望援不到 无可奈何地举起了白旗

战斗胜利结束 红军押着张振汉 拖着缴获的山炮 迅速撤离奎乡 向东北方向转移 到达造亭岗村时 一支南京军也正向这边运动 两军猝然遭遇 都不客气 立即展开 抢占先机 南京军人多势众 后续部队源源不断赶来 猛攻红军正面阵地 红军渐渐处于劣势

贺龙在指挥所反复盘算 决定主动撤出战斗 正思虑时 后山警戒哨急报 山沟里钻出来一股南京军 大约一个营 似在偷袭总部

红军总部已没有预备队可派 就剩下一个警卫连 总部的气氛骤然紧张 所有的人都焦急地看着贺龙

贺龙含着烟斗叭了几口烟 跑到外面看了看 指着一个山头对跟上来的余再海参谋说 你带几个人去那向南京军打几枪 他们飞快就会退回去

余再海火速去了

枪声一响 总部人员更是提心吊胆 一颗心老是随着枪声飞

三四十分钟后 余再海赶回来 笑嘻嘻报告说 几枪一打 南京军果然停止了前进 飞快退了回去

大家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贺龙抚掌笑道 敌人意在中央突破 想速胜速决 迂回的不过是佯攻部队 是想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一见我们有人防守 怕中埋伏 就赶紧溜了回去

左右恍然大悟

贺龙与李达商量说 南京军意在中央突破 我们兵少难以顶住 与其被他突破 不如主动撤退

李达完全赞同 说 切勿恋战 否则吃亏

贺龙吩咐余再海说 你去告诉前方 不要死打 以免被敌人冲散 各部队交递掩护退却

嗦 一颗子弹从贺龙头上飞过 一股南京军正向这边涌来

警卫连长红屏暢急率战士迎击上去 顶住南京军

贺龙对女将李贞说 立即转移 女同志先走一步 你来带队 走吧

李贞大声喊着女同志出发 把手枪朝腰间一别 带上女战士急速转移

走出不远 被正在公路上运动的南京军远远看见 大喊大叫着扑了过来

李贞朝姐妹们把手一招 高声说道 你们先走一步 我掩护

说话间 南京军一个班从侧翼小道插了过来 猛扑李贞 李贞大吼一声 一个箭步飞过去 抡开了浏阳明秀拳 将几个南京军打得东倒西歪 李贞转身急走 被斜刺里冲过来一个高个子南京军死死拦腰抱住 口出狂言叫道 这个婆娘是我的 这个婆娘是我的 李贞几甩几甩甩不脱 眼看又有两个南京军扑上来 分别抱住了自己的两条腿 心中一急 眼珠子一转 伸出右手中指在抱腰的南京军的痒穴上轻轻一点 高个子南京军忍不住嘻嘻一笑 全身发麻 四肢无力 李贞顺势一拳敲在这人的鼻子上 高个子南京军一声惨叫 倒在地下 嘴鼻血流如注 李贞跟着化拳为掌 双掌齐砸 如同两把锋利的杀猪刀 将两个抱腿的南京军的脑壳一劈四开 踢开死尸 飞身而去

贺龙随即撤出战斗 再返奎乡

南京军追赶不及 不知红军去向 上报顾祝同处

顾祝同瞪着地图 茫然不知所措

有人问道 贺龙会不会又躲回到奎乡去了

顾祝同狞笑着说 如果贺龙敢再回到奎乡我就服了他

一会 空军报告 红军又到了奎乡

顾祝同张口结舌 自我解嘲说 贺龙真个又到了奎乡呀

怎么办 有人问一句

跟我追 顾祝同挥拳吼道 统统都跟我赶到奎乡去 布下一百八十架天罗地网 将奎乡围个里三层外三层 我看他贺龙还能往哪里跑

几天后 各路追杀人马纷纷向顾祝同报告 赶到指定位置 将红军团团包围 每一个山头都在发生激战

顾祝同大喜 带上十万预备军火速赶往奎乡助战 途中接到前线电报 说是红军兵分三路 一部北上 一部南下 还有一部为五六百人 仍留在乌蒙山内流动游击

顾祝同哼哼冷笑说 小股必是贺龙 我了解他 我们今天就来追他

说罢 带着上十万人的队伍 紧跟在红军那支小队伍后面追了起来

顾祝同丝毫也没有讲错 红军这支五六百人的小队伍 确实是贺龙任弼时带的总部人马 他们为了迷惑敌人 打乱顾祝同的部署 特意离开主力 专门诱敌 一路上且战且走 时而向北 时而向南 时而向东 时而向西 整日飘忽无定 当顾祝同认定所追的是贺龙任弼时时 形势变得骤然紧张 上十万南京军紧追于后 每天双方的宿营地相距总是不过七八千米

偏偏任弼时突然发病 整天拉肚子拉得浑身无力 全靠战士用担架抬着走 加之这一带山岭又高又陡 峭壁简直是用刀劈出来似的 满山树木遮天蔽日 无数条涓涓细流恼人地牵扯着红军的前进速度 地下根本就没有什么路 到处是茅柴杂草 居民一个也看不到 吃没吃的 住没住的 一路行军苦不堪言 部队十分疲乏

这天好不容易在一个隐蔽于密林深处的村子里停下来休息 身后终于听不到枪炮声了

任弼时四顾张望 说道 哎 我们怎么又走回来了

贺龙说 你一直在拉肚子 我就没告诉你 这几天敌情相当严重 我们是在同敌人兜圈子

任弼时苦涩地笑道 你都把我走糊涂了

哈哈 贺龙爽朗地笑道 顾祝同就更加糊涂了

关向应高兴地说 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安生觉了

贺龙却不这么看 他知道今天只是暂时地摆脱追敌 说不定明天一早 不 也许就在今晚便会有一场生死攸关的大血战 当战士们都安营熟睡之后 贺龙仍按老习惯在睡觉之前先去查查哨

时间已是晚上十点 贺龙来到前哨班查哨 才说了两句话 突然停住话头 侧耳静听

扑楞楞一阵响 从对面山头呼地飞过来一只野鸡 掠过大家的头顶 落入后山去了

班长笑道 一只野鸡 吓了我一跳

不对头 贺龙说 你们听

战士们用耳朵使力搜索 仍未发觉异像

随我来 贺龙说着 悄悄摸过去

前面传来轻微的悉悉索索的茅柴声 大家立即紧张起来 但见朦胧的夜色中黑压压一群人影正悄悄扑向红军总指挥部

班长有些慌了 说 总指挥 看来敌人不少 怎么办

贺龙低声命令说 卧下 专打黑影

战士们赶紧趴在地下 朝着黑影只管开枪 对面的黑影一个一个倒了下去 其余黑影逃之夭夭

撤 贺龙急令 火速返回指挥部 紧急下令转移 红军连夜出发 回头又朝奎乡走

前面就是南京军布置的封锁线 借着星光 红军悄悄向南京军缝隙里摸去 临近一个叫基图什的山前 已是下半夜 看见山上灯火闪烁 贺龙下令停止前进 等候侦察员的消息

一会 侦察员回报 山侧驻有南京军一个团 设防严密

贺龙问道 附近还有路出去吗

侦察员答 这是一个山口 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贺龙又问 附近还驻有敌军吗

侦察员答 两边都是大山 无法停留军队 只有山口驻扎的这一团敌军

贺龙不吭声了 默默思考着

任弼时 李达 关向应陪在一旁 静静地等候贺龙拿主意

不远处突然亮光一闪

谁 李达低声喝问

那头答道 我 小号兵

有了 贺龙轻轻说一声 叫来小号兵问道 你知道南京军的号谱吗

知道 小号兵说

那就好 贺龙指着一处说 等会你就到那个山头上去拼命地吹南京军的紧急集合号 当有人跑上山时 你就改吹我军的攻击号 尽量吹响点

李达立即明白了贺龙的心思 赶紧部署行动

小号兵奔到小山头 腮帮子一鼓 嘀嘀嗒嗒地吹起来 尖啸凄厉的号音震响漆黑的野谷

不一会 黑夜中无数人影纷纷朝小号兵所在的山头上跑 才到半坡 山上忽地又响起了红军的攻击号

冲 贺龙一声猛吼 带头冲向南京军

南京军猝不及防 撒腿奔逃 贺龙紧追于后 钻出南京军密集包围圈 与南京军分道而行 急行军一天又一晚 再返奎乡

天亮时分 贺龙带着小号兵和参谋余再海登上高山 向山外眺望 但见南京军滚滚而来

小号兵说 总指挥 今天晚上我又来吹南京军的紧急集合号

小鬼 把戏不可久玩 贺龙摸着小号兵的头嘻嘻笑着 叫余再海去通知任政委准备转移

余再海不及下山 又被贺龙叫住

余再海回头 问有何事

你看 贺龙指着远处说

余再海顺着贺龙手指的方向瞧去 只见远方滚滚而来的南京军纷纷掉头 匆匆离去

余再海甚觉奇怪 说 他们要干什么

贺龙笑道 我们不必走了 很快就会有好消息报来

两人又看了一会 返回住处

两天之后 与总部分道而行的两军团主力相继赶到奎乡

王震热切地拉着贺龙的手说 你都把我急坏了 听说你们被陷在圈子里差点没出得来呀

多亏了小号兵 贺龙说 你们呢 吃紧吗

王震说 顾祝同以为我要打昆明 派了几万人追着我们打 嗨嗨 老子干脆就牵着他走 一路连打十一个小仗 仗仗皆捷 还活捉了一个南京军团长

贺龙笑道 我一看南京军朝回跑 就知道你得手了

王震说 顾祝同不会善罢甘休 我们得赶紧转移

贺龙赞同 带上队伍又上路了

南京军很快又追了上来 一路之上 大战斗没有 小战斗不断 贺龙任弼时磕磕碰碰地向北前进 渐渐的敌军越来越多 战斗也越来越频繁激烈 这天来到一个叫天鹅抱蛋的大山 与孙渡纵队不期而遇 两军一接触 立即就打起来 双方各据险要地势 机枪对射 榴弹纷飞 贺龙本想快速击破孙渡的阻击 但孙渡占的地势好 激战一天 红军毫无进展 随着天上的飞机越来越多 顾祝同亲自带着大军赶来 将红军团团围困在方圆三十里不到的大山里 红军连续血战两天 始终无法突出重围

苦战到第三天下午三时光景 从南京军阵地走来一个人 身着长衫 头戴礼帽 摇着白旗 自称梁素佛 说有要事找贺总指挥

贺龙并不认识梁素佛 传令带过来 犀利的目光朝梁素佛脸上一扫 梁素佛忍不住打了两三个冷噤 看着贺龙 浑身不自在地讪讪笑着

贺龙喝问道 你来干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