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137  

2006-08-19 16:22:17|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7

 

黄土高原给中央红军带来无穷无尽的新奇 同时也带来一个急需解决的新问题 就是缺水 行军好多天了 红军竟然没有洗过一次脸 洗澡洗脚都成了奢侈品 换洗衣服就更不必谈了 身上沾满了黄色的沙末 脏得难受 长时间没喝水 不少人的嘴唇都干得开了坼 山沟里虽有不少泉水 但泉边尽是白花花的硝碱 水中冲起一股刺鼻的硫磺味 泉水又苦又涩 根本不能上口 有人实在渴得难受 闭着眼睛霸蛮喝了一口 立即呼喊肚子痛 随后全身浮肿而死 遇到好地域有口把能饮用的甜水井 却又是方圆上百里人家共用的救命井 滴水贵如油 为了不与居民争水 红军各单位都仅仅只是打上一点点水 让每人分上一小口润润喉咙而已

这天途经一村 名叫甜泉沟

红军喜道 这里必有好水 甜泉流成了沟 定可喝个饱

派人打听 果真不假 村边一字排开有八眼井

红军欢呼着跑上去 准备美餐一顿 有一只鸟儿碰巧打从最近的那眼井上飞过 忽然东倒西歪地掉下来 跌在井边 几弹几弹很快死去

红军十分惊诧 纷纷跑过去看 井里根本就没有水 只有一股异味直冲鼻腔 红军纷纷退避三舍

一位村民走来 告诉红军说 这口井名叫鸟不沾 井里一直没水 有也吃不得 那边七口井的水都能喝 但分成了甜酸苦辣涩咸六种味道 还一口井平时没水 要喊才出水 特甜

红军更觉稀奇 争相涌到井边去分尝泉水 果然是一泉一味 甜如蜜 酸掉牙 苦打骎 辣出汗 涩乍舌 咸摇头 而那口喊井真个是越喊越出水 越喊水越大 越喊水越清 越喊水越甜 井边结着皑皑的霜花 有人食之 味同冰糖 食者叫绝不已

这一带还分布得有很多井 大半井水可供食用 当夜红军分散宿营 伴井而居

驻扎在耿湾的一营红军高兴地找到了一口清水井 他们等不及找居民核实水质 见水质清澈又无异味 赶紧忙着汲水造饭

有村民看见 赶紧跑过来想制止 突然听得红军哨兵鸣枪报警 并大声疾呼 敌机来了 赶快隐蔽

村民害怕 溜到不远处悄悄地看着 三百多名红军也迅速躲藏 可是到处光秃秃的 朝哪儿躲呀 没法 只好就地趴下

再一看空中 一个像月亮而比月亮大很多的橘红色光团正由北向南无声无息地飞来 在暮色将临的天空中显得极为明亮耀眼 光团前面一明一灭地闪着醒目的蓝光 后面拖着一条长长的灰白色云带 当光团飞临红军上空时不再移动 尾后的灰白色云带也不见了 光团不停地旋转着 形成八道奇异的光环 光团随即一分为三 变成三个异常鲜亮的光盘 忽儿又变成九个草帽 忽儿又变成九个银色的碟子 静静地浮在空中 纹丝不动

红军个个睁大双眼 目不转睛地盯着天上那九个亮晶晶的银色飞碟

飞碟好像在发电报 嘀嘀嗒嗒地叫 一会 其中一只飞碟脱离群体 徐徐下降 随着距离的临近 这家伙的模样儿也看得很清了 碟的下部是个大圆圈 上半截像个乌龟壳 壳的四周有一排舷窗 舷窗里透着绿色亮光 隐隐约约看到壳里面有几个人影在晃动 壳的顶端是个玻璃罩 罩的外部树立有两根天线 天线间不时闪过几道弧光 且伴有细微的唧唧的鸣叫 临近地面 飞碟停住了 向下射出一道粗粗的橙色光柱 从光柱中飘出两个人 他们身穿浅绿色连衫服和尖头高统靴 手上各握有一根闪着银光的教鞭 身材矮小 长着一双青蛙脚 脑袋又圆又大 无耳朵 无鼻子 嘴巴也只是一条缝 两只眼睛倒是大得吓人 足有铜铃大 其中一人眼中射出绿光 另一人眼中射出红光 两个大头怪不停地舞着教鞭慢慢走向红军 每走一步 他们的脚尖便唧唧叫着闪一下红灯

红军紧张地伏在地下一动不动 睁大两眼死死盯着两个丑八怪 全身肌肉都绷得紧紧的 互相低声问道 这是什么人 他们要干什么

准备战斗 营长低声而威严地发出命令

大头怪却转了一个九十度的直角弯 缓缓地向那眼清水井移去

他们想要干什么呢 一班长探头看着营长 随时准备冲锋

营长摇摇头 一班长便不动

大头怪飘到井边 其中一人将手中的教鞭伸到井口上方 教鞭立即发出吱吱的尖叫声 随即大头怪又转身靠向红军

红军无不瞪大双眼 扣紧了扳机 只等营长令下

营长的脑子此刻成了一台每秒亿亿亿次的高能计算机 不断问自己 打 还是不打 打 还是不打

大头怪走到距离红军还有十五米的地方便停住了 口中不停地发出HgHg的声音 约莫叫了两三分钟 两个大头怪收起教鞭 退返飞碟 飞碟玻璃罩内亮起一盏绿灯 不停地旋转 紧跟着一大股绿雾从飞碟中袅袅溢出 很快又变成绿色光团 裹住飞碟 冉冉而起 大头怪将教鞭一举 绿色光团下面射出一道强烈的红光 大头怪顺着红色光柱缓缓上升 随即便融入光中不见了 绿色光团继续上升 回到它原来的位置 与其他八个飞碟汇合 不停地闪烁着蓝光 编组成一个梅花形急速东去 瞬间又融合成一颗银芒耀眼的星星 倏然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红军都看呆了 互相询问刚才那个东西是什么 Hg究竟为何意

营教导员读的书多 见识比较广 走到井边仔细地看着 井水依然清亮透彻 依然无任何异味

战士们纷纷走到井边 指着 说着

教导员抬头看着天 自言自语说 他们似乎并无恶意 似乎在暗示着我们什么

嗷 远处传来一声狼嚎 令人毛骨悚然

嗷 又一声狼嚎 黑暗笼罩着大地

三百多名红军都不约而同地疑惑不解地抬头看天

天宇深邃无比 无数颗或明或暗的星星无数个奇形怪状的星座点缀着无极无限的苍穹 向地球人展示着另一个世界的神妙莫测

嗷 嗷嗷 群狼竟嚎 更给荒凉的大西北凭空增添了一层阴森恐怖

 

次日一早 中央红军继续前进 可是等了好半天 还不见驻在耿湾的那一个营前来集合 彭德怀火星烦躁 派人去催 派出的人却大呼小叫着狂奔回来 急慌慌向彭德怀报告 住在耿湾的红军全死了

这一消息震惊了所有的高级领导人 纷纷奔向耿湾

北风籁籁 黄云黯黯 太阳迟迟不肯露脸 一只乌鸦在山卯上呱呱乱叫 黄土高原显得极为凄清冷落荒凉

 这是谁干的 彭德怀咆哮着 面对死去的三百多名指战员 彭德怀这位轻易不肯掉泪的刚强铁汉 终于忍不住滚出了涟涟泪水

怎么会是这样呢 周恩来强忍着悲痛仔细察看死者遗体

三百多名红军除一人死在哨位上外 其余全部死在地铺上 他们都面带微笑 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和外伤 一个个就像睡熟了一样 他们的武器也全在 连一颗子弹也没有遗失

彭德怀吼道 谁下的毒 一定要把他抓出来

周恩来说 看死者表情 不像是中毒

面对不明不白离去的战友 负责保卫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委员邓发深感责任重大 立即展开调查 逐一询问本村居民

居民早已吓慌了 战战兢兢地都说不知道这些红军究竟是如何死去的

邓发又找来十多个外村居民问情况 这些人或指着天 或指着井 颠三倒四地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毛主席抬头看天 天空灰雾蒙蒙的 再回头看那口井 井水是清清澈澈的 毛主席纳闷了 说 雪山草地都过来了 怎么会不明不白无缘无故地死在这里呢 整整一个营啦

查了两天没有结果 中央红军只好忍着极大的悲痛 怀揣不解的困惑 掩埋了战友的遗体 挥泪上路

一路行去 渐渐地敌军多了起来 两军开始有些零星接触 审问俘虏 追来的敌人全是东北军何柱国的骑兵军

毛主席告诫指战员们说 鹬蚌相争 渔翁得利 为了保存国防实力 我们应力避内战 不到万不得已不开火

红军坚守此项原则 凡遇东北军 只要对方不开火 红军都不打 有时逼急了不得不开火 也是适可而止 对所有俘获的东北军官兵 一律优待 在对他们进行当前形势教育和劝其打回老家去之后 全部释放 感动得东北军官兵个个含泪 人人发誓今后决不再打内战 打回东北老家的情绪在东北军中日见蔓延 何柱国耳濡目染 渐渐地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追堵红军的劲头也大不如前

中央红军趁势加速前进 沿途守军闻听毛主席之名 都如惊弓之鸟 溜之不迭 工农群众则像迎接救星一样热烈欢迎中央红军的到来 一路上也出现了不少中国工农红军第三方面军的标语 看着久违而又熟悉的标语 红军心头一热 竟滚下了热泪 纷纷说道 到家了 到家了

过铁角城不远 前面小山包上忽然飞出四名骑兵 直冲中央红军而来 中央红军的尖兵赶紧迎了上去 迎面而来的四个人 清一色头扎白羊肚手巾 腰别驳壳枪 见到中央红军 四人下马 热烈而大声地问道 你们是毛主席领导的中央红军吗

中央红军答道 正是 你们是

四人中有一人说道 我们是红三方面军派来迎接毛主席党中央的联络员 请问毛主席在哪

四人立即被领到毛主席跟前 领头的那人向毛主席敬礼说 报告毛主席 红三方面军手枪团团长傅春早奉命前来迎接党中央毛主席和中央红军

你们辛苦了 毛主席亲切地和傅春早四人一一握手 问起了红三方面军的情况

傅春早赶紧取出北方局和红军首长写给党中央的信 呈给毛主席 毛主席高兴地看起来

北方局的信这样写道

去年程子华奉中央之命到达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后 向鄂豫皖省委书记徐宝珊传达了中央指示 省委立即召开扩大会议 决定向鄂豫陕边转移 于是扩充红二十五军 为2918人 以程子华为军长 徐海东为副军长 吴焕先为政治委员 由鄂豫皖省委领导 向北线作战略转移 留下来的部分武装和大批伤病员组成红二十八军 由皖西道委书记高敬亭任军长兼政委 坚持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游击战争 红二十五军出发后 先后与七个师的南京军周旋于桐柏山伏牛山终南山一带 四战四捷 一度打到西安城郊 建立了鄂豫陕游击根据地 辖地五个县 红二十五军扩充到3789人 另有地方武装2345人 徐宝珊因操劳过度不幸病逝 由吴焕先继任鄂豫陕省委书记 今年七月 省委从俘虏口中得知中央红军北上陕甘的消息 立即决定留下陈先瑞独立师坚持地方斗争 主力则北上甘南创建新区 全力接应中央红军 泾川遭遇战 吴焕先不幸牺牲 程子华继任省委书记兼军政委 徐海东任军长 在西兰公路与四倍于己的南京军周旋17天之久 因无电台 始终得不到中央红军的任何消息 在敌人重兵压来的情况下 于是转进陕北革命根据地 与刘志丹的红二十六红二十七两军胜利会合 北方局依中央原定红军编制方案 将三军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三方面军 总部设在瓦窑堡镇 张学良重兵围攻 我军三战三捷 陕北根据地扩大一倍 此时传来了中央红军冲出腊子口的消息 听说中央带来的是红一红三两个军团 北方局遂将红三方面军改编为第十五军团 以徐海东为军团长 程子华为政委 刘志丹为副军团长兼军团参谋长 高岗为政治部主任 三个军分别缩编为三个师 大举出击 屡有收获 目前正全力围攻张村驿的东北军 积极策应中央红军的北上

毛主席看了信 兴奋地对傅春早说 多亏你们红二十五军在前面策应 我们一路上非常顺利 我代表中央感谢你们

毛主席说罢 又将信高高举过头顶 边摆动边大声喊道 同志们 红三方面军的同志来接我们了 我们马上要到陕北革命根据地了 我们又有自己的家了 我们胜利啦

哦嗬嗬 我们又有家啰 山坡上的红色军人们欢呼跳跃起来

毛主席高兴地给北方局和红十五军团领导写了回信 交给傅春早说 你要亲手交给军团首长 你带一个人回去 留下两人作向导

傅春早收好信 留下两人 与另一人回去报喜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