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141  

2006-08-19 07:54:54|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1

 

毛主席在信中真切感人地说道 从踏上长征路途第一天起 抗日的誓愿就象烈火一样 燃烧在每一位红军战士的心里 北上抗日的标语和口号 一直跟随着我们长征的脚步 尽管蒋介石层层阻拦围困 封锁我们抗日的去路 但是 百折不挠的工农红军怀着拯救祖国拯救民族的伟大信念 壮志未酬 义无反顾 终于从密密层层的刺刀缝里杀出一条血路 到达了陕北 今天 工农红军将东渡黄河 出兵华北 实现抗日夙愿 我们再次重申 停止内战 一致抗日 只要贵军不拦阻红军的抗日去路 我们首先停止向贵军的攻击 谁好谁坏 何去何从 愿将军三思

张学良看罢 悚然动情

一阵西北风滚过 远处传来凄凉悲伤深沉哀痛的东北小调 唱得张学良心头一阵紧似一阵

歌声越来越近 东北军官兵都跟着哼唱起来 唱着唱着 歌声变成了哭声 唱着唱着 哭声变成了吼声 打回老家去的呼喊一浪高过一浪

张学良前瞻后顾 更是喉头哽咽 热泪滚滚

高福源泣不成声地劝张学良说 副总司令 我们东北军实在不应该攻打红军 红军不远万里 九死一生 为的什么 还不是为了抗日救国吗 还不是为了替咱东北人收复失地吗 多年来我们受制于人无法抗日 已经愧对父老乡亲 如今再要阻拦红军 无论如何也讲不过去呀

张学良心想 红军个个生龙活虎 我军却死气沉沉 硬干实在搞不过人家 再说要抗日救国打回老家 光指望蒋介石一个确实不行 非得联合共产党不可 可是中共是真抗日还是假抗日呢 我得试试他们 想到这里 静下心来 对高福源说 你讲得很有道理 我现在委任你为我军驻红军的秘密联络官 你马上返回去转告毛主席 就说我愿意联共抗日 请他们派一位高级代表来面谈

谢谢副总司令 高福源破涕为笑 欢天喜地地重返红军阵地 兴奋地向毛主席作了汇报

毛主席欣喜不已 决定亲自去东北军阵地会晤张学良

消息传开 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毛主席冒此风险

毛主席畅然笑道 革命哪有不担风险的呢 说不定哪一天我还要去会晤蒋介石呢

不管毛主席如何解释 同志们就是不肯放他走 正在为难之处 周恩来来了 他是来向毛主席汇报有关与西安绥靖主任兼第十七路军总指挥杨虎城谈判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事的

毛主席笑道 你来得正好 我过硬有些为难呢

周恩来问明情况 自告奋勇说 我代主席去一趟

好吧 毛主席同意了

大家纷纷嘱咐周恩来说 你可得担心啦

你们放心吧 周恩来胸有成竹地带上李克农 由高福源陪同 前往东北军阵地会晤张学良

此刻张学良正在心里盘算 如果共产党真是诚心诚意 就会派代表来 我呢 也一定真诚相待 忽报周恩来亲自来了 张学良惊喜交集 亲自迎出数里

双方见面 由高福源作了介绍

周恩来爽快地笑道 张将军 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啊

张学良也很激动地说 今天能结识周先生 真乃三生有幸啊

于是双方握手言欢 有说有笑地来到周福成的师部坐定

略事寒暄 周恩来便开门见山说 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中国不应再打内战 张将军集国恨家仇和毁誉荣辱于一身 发誓要雪耻报仇 光复家乡 我们深表同情 并愿真诚地帮助张将军实现心愿

张学良目光一闪 说 贵党贵军的抗日诚意 国人有目共睹 三千万东北同胞无不感激 但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非我一人说了算 还有待于蒋先生决策

周恩来紧紧盯着张学良 呵呵笑道 野物尚且鸟飞返乡兔走旧窟狐死首丘代马依风 难道张将军就真的不愿合浦珠还

张学良脸色微微一红 低头不语

周恩来将目光移向窗外 放缓语气 似乎是不经意地说道 倦老思林 人老想家 叶落归根 张将军正当英年 风流倜傥 青春正富 不想家 呵呵呵呵

张学良想起自己几年来背井离乡 寄人篱下 不觉满脸绯红 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周恩来收起笑容 既严肃又很动情地说道 古诗云 胡马依北风 越鸟巢南枝 细细研摩其深层含义 张将军一定是深有体会

张学良还是不吭声 但眼睛明显地湿了

周恩来说 当年东北军入关 张将军必是迫不得已 自有难言之隐 国人也当会有所体谅 但你现在的所作所为 又如何能够获得国人的谅解呢

张学良泪眼矇矇地看着周恩来 欲言未语

周恩来把头靠近张学良 低声说道 张将军 难道你就真的愿把不抵抗将军的黑锅背到底 张将军 恕我直言 你可以不要自己的家乡 我们可要祖国的神圣领土 你可以忍心让自己的父老兄弟姐妹儿女遭受日寇的凌辱欺压 我们可要解放那些遭受日本强盗蹂躏的骨肉同胞 我党我军不避艰险 万水千山到此 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抗日救国 说到这里 周恩来站了起来 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张学良 义正辞严说 是中国人 有狠莫失家乡土 是血性男儿 有本事去和外国侵略者拼 大敌当前 国恨家仇你不去报 却一个劲地在屋里打内仗 你算哪门子狠 咹

一番鞭辟入里慷慨激扬惊天地泣鬼神的话 说得张学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放声大哭道 周先生 不是我不想抗日啦 我是爱国有心 抗日无由啊

周恩来点点头 说 张将军心中的苦痛 别人不理解 我们共产党理解 我们完全清楚张将军的

不等周恩来说完 张学良哭得更伤心了

周恩来不说了 轻轻落座 默默看着张学良

张学良擦了一把眼泪 说 周先生请放心 我一枪也不放 马上给贵军让道

周恩来呵呵一笑 道 一枪不放你也不好交差 我军过境时 你的部属也可放上几枪

张学良神情严肃地说 我再和红军打仗就不是中国人

可以朝天打嘛 周恩来笑道 权当是放鞭炮为我军送行吧 哈哈哈哈

嗨嗨嗨 张学良也笑 打心里深深敬佩共产党人的胸怀开阔和善解人意

周恩来知道张学良内心已有所触动 为了进一步消除他的疑虑 便说 如果张将军仍然怀疑共产党的抗日诚意 我可以留下作人质

张学良急忙说道 周先生说哪里话 我张学良决不是那号人 但是内战不停止 则很难造成抗日局势 以前我认为非先统一不能言抗日 现在则认为只有抗日才能求统一 其实我久欲抗日 却苦于无门 请问周先生 我该怎么办呢

周恩来轻轻说道 解铃系铃

噢 张学良恍然大悟 牢记心头 说 贵党贵军抗日主张深得国人拥护 我也极力赞同 但有一事大惑不解 今天幸逢周先生 不知当问不当问

周恩来爽朗地笑道 我们共产党人光明磊落 张将军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痛快 张学良一笑 说 既然周先生如此开朗 我也就直言不讳了 周先生 请问贵党所倡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否也包括蒋先生在内

周恩来反问道 你说是包括他好呢 还是不包括他好呢

当然是包括蒋先生好 张学良不假思索地说 贵党反复强调抗日力量越大越好 蒋先生掌握着国家的政权军权财权 抗日战线不包括他 有许多事情不好办 依我看 蒋先生完全有可能参加抗日 贵党能否将反蒋抗日改为联蒋抗日或是逼蒋抗日呢

周恩来沉思着说 诚邀蒋氏加盟 抗日当更有力量 不过 要是蒋先生死活不肯停止内战呢

那我就带上部队跟你们走 张学良豪爽地说

不行 周恩来也来了个直言不讳 说 这样一来 东北军势必分裂

张学良肃然起敬

周恩来说 我们还是力促蒋先生站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一边来吧

张学良嗨嗨一笑 说 那好 你们在外面逼 我在里面劝 不怕姓蒋的不抗日

李克农适时向周恩来使个眼色 周恩来会意 起身告辞

张学良送到门口 吩咐唐君尧旅长护送周恩来出境 目送着离去的周恩来 张学良情不自禁地在心中赞叹说 原以为蒋总司令的学识无人可及 现在看来 周先生的学识比蒋总司令还要高出十几个台阶 壮哉 周恩来

 

与张学良达成了共识 周恩来轻松愉快地回到军中 向毛主席作了汇报 问道 蒋介石硬不抗日怎么办

毛主席很自信地说 蒋介石并不蠢 他总有一天会要作出抉择 要么他自己改过自新 要么被下面人抓起来逼他停止内战 你留下来继续做张学良杨虎城的工作 广交朋友 争取实现西北大联合 不愁蒋介石不站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一边来

于是两人分手 毛主席和彭德怀继续东进

张学良信守诺言 让开大道 任红军通过 并暗中赞助弹药钱物 预祝红军多杀小日本鬼子

红军一路通行无阻 直达黄河岸边 此时黄河水面仍旧冰封雪冻 人马均可踏冰而过 看对岸 碉堡林立 几十里河岸被削成壁状 晋军三步一岗 五步一哨 戒备森严

彭德怀指着河冰问向导冰有多厚

向导相了相 说 至少有三尺

彭德怀走到冰上连着使劲跺了几脚 确实坚硬无比 又走了几圈 仍不放心 叫人砸个冰窟窿具体量一下冰层厚度 确有三尺

彭德怀热情地拍着向导的肩膀说 老乡 没说错 这冰确有三尺 完全可以通过 今天晚上我们就从这冰上面跑过去

突然脚底下喀喇一响 大家都吓了一跳

向导抬头看看天 说 不行 你们不能走冰上过

彭德怀愕然道 为什么

你刚才没听见响声吗 向导说 那是水发热要散冰 你看天 马上就要转暖 今晚黄河就要解冻

真的吗 毛主席问道 一旦解冻 这黄河能不能过

能过呢 向导说 木船也可以 羊皮筏子也可以

彭德怀摸着后脑勺说 这时候那来这么多船和筏子呀

渡河司令部政治委员张纯清说 彭司令员不要急 送船的来了

彭德怀扭头一看 一人快步走来 正是毛主席先期吩咐在此造船的黄河游击师师长阎红彦 便朝毛主席笑道 还是你有先见之明

阎红彦急步过来 向毛主席彭德怀报告说 已造好67条大木船和345只羊皮筏子 一条船每次可坐一个排 一只筏子每次可坐一个班 现在交差 请毛主席和彭司令员验收

彭德怀高兴不已 夸奖了阎红彦一番

毛主席当场宣布升编黄河游击师为红军第三十军 阎红彦为军长 令他继续督造船筏 以应急需

当夜果然天气变暖 黄河开始解冻 次日一清早 毛主席便和彭德怀领着众将 踏着厚厚的积雪 急急忙忙来到河边察看水势

北风呼啸的渡口一个人影也没有 四野空空荡荡 混黄的河水携带着成堆成团的浮冰从上游滚滚而下 但靠岸边十余米的河面上仍然结着厚厚的一层冰 对岸的晋军哨兵虎视眈眈地盯着河这一边

刘志丹说 阎锡山苦心经营河防十余年 对外号称是踢不开的钢门 无人能攻破

毛主席冷笑说 在我看来 无论多么坚固的工事 无论多么高明的指挥官 只要他违背人民的意愿 都不堪一击

看了一会 毛主席对彭德怀说 战略上我们要藐视敌人 战术上还是轻视不得 今晚能过去吗

能过去 彭德怀转身吩咐身边人说 今晚的攻势要加强 动作要猛 偷渡不成就强攻 力争一晚突破

叶剑英说 渡河时间不可参差 一律于20 时开始 现在开始对表

将军们纷纷把头伸向叶剑英

毛主席又嘱咐众将说 这次东征有三个任务 一是宣传抗日 二是扩大红军 三是筹款筹冬衣 你们看战士们都还穿着单衣呢

此刻将军们自己也都是穿着单薄的军衣 一个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遂将毛主席的指示牢记心头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