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135  

2006-08-20 07:06:41|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5

 

中央红军的北上铁流出发了 他们在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统率下 沿着白龙江峡谷继续北上 江的两岸是黑黢黢峭壁 远远的峡谷尽头是银光熠熠的雪山 头顶是亮丽的一线天 不时有大团大团的白云飘过 此乃西北高寒地带 虽是夏秋之季 谷中却寒气凝重 直透骨髓 江边结着一层亮晶晶的冰凌 呲牙咧嘴的如同刀子一般

红军正艰难地走着 谷中忽地一黑 倾盆大雨急促而至 两边的崖壁骤然成了两张超级大瀑布 安澜流淌的白龙江突然变得奔腾咆哮起来 江水波澜壮阔地直朝上涌 一下子就漫过了人的半个身子 红军指战员紧紧黏着崖壁站好 不防下游的河水却汹涌澎湃地倒流向上游 眨眼间便将不少体弱者卷入了洪流之中

这场雨来得急去得也急 仅十来分钟便风停雨息 白龙江水势随即减退 很快又恢复了它缓缓而流的本来面目 红军的队伍中又少了一些人 哀伤的阴霾沉重地压抑着红军 行军队伍走得非常的冷寂

前面走到了尽头 要到江那边去走栈道上山 此地前不挨村后不着店 更无渡口桥船可言 江水虽然不是很深 但表面结着一层冰凌 使得一些衣衫单薄的红军有些怯步 更多的人则徘徊于江岸 焦急万分

正当大家愁眉苦脸的时候 先锋团政委杨成武来到了江边 大声问道 为什么不走了

有人指着江水说 政委你看 怎么过吗

杨成武看着江边的冰凌 厉声说道 雪山草地都过来了 还怕这条江吗

说罢 踩着沿岸的冰凌 卡嚓卡嚓走向江心

立即有人紧跟着下水 有些人的脚刚一着水就被冰凌划破了 一阵剜骨般的剧痛使得他们不由自主地往回缩了一下脚 但一抬头看到勇往直前的杨成武 便又猛吸一口气 大无畏地向前走 其间虽不时有人倒在水中再也没有浮起 但更多的人是咬着牙关 跌跌撞撞地坚持着爬上对岸

红军终于战胜了白龙江 绝大多数人胜利地登上了彼岸 他们身上挂满了冰花 几乎成了个玻璃人 于是赶紧跑步前进 直到身上冰消雪化 直到全身热气蒸腾

前面要走栈道了 不少人在窃窃私语栈道是个啥模样 待踏上栈道 方惊惧不已 原来栈道是在悬崖绝壁上打上洞眼 眼中插上木桩 桩上铺上木板而成的一种道路 路面仅宽两尺 沿壁而上 直达云霄 靠河这边却没有任何护栏 别说行走 看着都肉软筋酥腿发软

中央红军大多是南方人 还是头一回走栈道 心悸之余也甚觉新鲜 壮着胆子朝上走 岂料越朝上走心越虚 才上得几十百把米 便觉靠河这边似乎总有一只手老想把人朝深渊里拖 心里虚虚的直觉得头晕 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向绝壁这边靠 眼睛根本就不敢朝下瞰 只能死死盯着远处晶莹的雪山 绷紧全身肌肉 麻着胆子一步一步朝上挪 一些久经战阵的马匹吓得瞪眼竖耳不肯迈蹄 有几个饲养员只顾哄马前进 忘记了路的宽窄 不幸失足落下深渊 引起战友好一阵悲痛 直到快接近半山腰时 人马方才有所适应 队伍中开始有了谈笑 行走也自如了 这才发现褐色的崖壁上爬满了点缀着小黄花的绿藤 煞是好看 脚底下有数道飞泉哗哗涌出 清泉直泻崖底 对岸的崖壁上孤零零地伸出一株古松 枝干上古藤垂挂 一只苍臂老猿吊在古藤上悬空荡悠 猿的上方盘旋着一只雪鹰 虎视眈眈地看着老猿 底下的白龙江变成了一根灰色的丝线

走到山顶 头顶上突然一声虎啸 在山谷中激起轰轰的共鸣声 杨成武扭头一看 原来是对岸山顶立着一只老虎 正瞪着红军咆哮

杨成武扑哧一笑 朝王开湘说 这就是虎视眈眈呀

不像吗 王开湘朝对岸的老虎挥挥拳头 说

像 杨成武笑了笑 一本正经说 前面就是人称西秦第一关的腊子口了 听说甘军梁应奎旅守在那里 只怕有场恶仗

是啊 王开湘说 腊子口是我军东出的唯一通道 再恶也得闯啊

 

临近腊子口 王开湘将队伍隐蔽在密林之中 领着连以上干部去林边察看地势

这腊子口乃是两座高山夹一道十几米宽的山沟所形成的一道隘口 为四川到甘肃的唯一通道 隘口两边的崖壁直上直下 活像是用刀切出来的 隘口正前方像是一个喇叭口 腊子河就从喇叭口里喷涌而出 在隘口处卷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根本不能徒涉 河的出口处有一座小木桥 川甘主干道就从桥上经过 此时桥板已全被守军撬走 河上仅剩下两根光秃秃圆溜溜的木棍 隘口两边各有一座三角形碉堡 南北走向的陡峭山坡上还设有三个火力点 对小桥形成交叉瞰制火力

触目惊心的险关令隐蔽在密林里探头张望的视闯关夺隘如草芥的红军百战勇士们咋舌不已 纷纷摇头说道 插翅难飞 插翅难飞

杨成武正摸着脑壳想事 对岸砰的一枪打了过来 从杨成武头顶飞过 王开湘赶紧带人缩回密林深处 席地而坐 开起了战地研讨会

杨成武说 腊子口是我军东出的必经之路 我们左边是杨土司的两万多骑兵 右边有胡宗南第一军 后面是草地 我们只能不顾一切地向前 乌江大渡河都过来了 雪山草地都过来了 难道能让这腊子口挡住吗

连长胡炳云霍地站起来 请求担任主攻

王开湘同意了 并决定将团里的轻重机枪集中组织火力组 天一黑就开始攻击

夜幕降临了 三颗信号弹腾空而起 负责掩护的张云初营长打响了机枪 胡炳云带着突击队 每人抱一块木板 飞速冲出 奔向桥头 准备铺设桥面 对岸的守军没有急着开火 而是等红军跑到桥头铺下第一块木板时才突然射击 子弹手榴弹迫击炮弹如雨点般砸向桥头 看来守军有些慌急 很多手榴弹引线没拉便被扔了下来 在地上滴溜溜乱滚 鏖战大半夜 红军付出很大伤亡 桥面才铺了一米多 一直坚持到次日凌晨两点仍无进展 王开湘下令暂停攻击 胡炳云黯然收兵 守军也停止了狙击

战场沉寂下来了 腊子河荧荧地闪耀着白光 喇叭口下的那个大漩涡似乎搅得更凶更急了

王开湘呆呆地看着河面 突然一摆手大声吼道 你他妈的漩吧搅吧 我就不信你比泸定桥还难啃

杨成武劝说道 团长别燥 再考虑一下战斗方案

娘的 娘的 老子今天一定要把你啃下来 王开湘边吼边绞尽脑汁想办法 扭头却见林彪聂荣臻带着一队人匆匆走来 忙迎上去 报告说 首长 今天这仗打得很窝囊

林彪把脸一沉 不悦地说 毛主席就在后面 问你们有什么困难 要不要增援

增援倒不至于 王开湘搔着头皮说 主要是地形太险 根本就到不了桥头 首长你看那木桥 不然 我可以从桥下荡过去

聂荣臻没有丝毫的批评 而是朝杨成武笑道 什么时候难倒过你这个杨家将呀 有好点子莫埋在心里 贡献出来嘛

杨成武十分钦佩军团政委的镇定 挠着头皮说 要是能从悬崖上爬过去就能绕到桥后头 我发现守军有两个弱点 一是碉堡没有顶盖 二是山顶上没有设防 可是崖壁太陡了 没人爬得上去

肖华说 我能爬上去

林彪紧绷着脸 严峻地盯着肖华 低声问道 笔陡的 行吗

行 肖华很自信地说 白天我相过了 有抠手的地方 悬崖峭壁上还有不少老藤

聂荣臻严慈地看着肖华 问道 你什么时候爬过悬崖 那么陡的壁 你凭什么爬上去

肖华从挎包中取出两只五角铁爪 笑嘻嘻说 政委 我小时侯在家打柴时经常爬山 你看 这就是我的爬山工具

林彪仔仔细细看过五角铁爪 对聂荣臻说 只能这么办了 政委批准他吧

聂荣臻看着肖华 严厉中饱含着长辈的慈爱 说 你年纪虽小 已是师级干部 本不应该去冒险攀崖 可不这么做又拿不下腊子口 我军有反被敌人围歼的危险 我同意你去 也相信你一定能完成任务 记住 毛主席就在后面看着我们红一军团 也看着你

肖华热血沸腾 斩钉截铁说 聂政委请放心 我一定完成任务

林彪吩咐王开湘说 马上组织敢死队随肖政委一起去攀崖 军团的迫击炮交杨成武指挥 还有机枪连的神枪手 全调过来

机枪连连长司徒浩说 报告军团长 敌人的工事修得很刁 天又这么黑 还真不好打

林彪眼睛一眯 看着对岸慢慢说道 天黑放枪 必有火光 说罢 扭头看着司徒浩

我知道了 哪里闪光我就朝哪里打 司徒浩乐了 赶紧去布置

林彪又问王开湘谁跟肖华去攀崖

王开湘说 我亲自带一连随肖政委去攀崖 杨成武负责掩护

很好 去吧 林彪严峻地说

此时天正黑得好 肖华带上敢死队悄悄摸到崖壁下 凝神听听守军动静 守军认为崖壁笔陡 无人能攀 心想此处万无一失 都只看着桥头 肖华暗喜 从王开湘手上接过绳子背在背上 相相陡险的崖壁 朝手心吐一口唾沫 几搓几搓 说声我先上 瞅准崖壁上一棵小树 猴窜上去 一脚实一脚虚地向上蹦跳攀援 有树抓树 没树抠石缝 手指伸不进去的地方就挂上五角铁爪 再配上匕首 两手抓着 两脚蹬着 交替着向崖顶上爬 很快便攀上崖顶 肖华贴着崖壁听了一会 除了嘀嘀嗒嗒的水响 崖上再无其他声音 肖华松了一口气 纵身登崖 找到一棵大树 取下绳索 一头捆在树上 一头扔下崖壁 王开湘带着战士抓着绳索一个一个依次攀崖 突然喀嚓一声 一名战士攀折小树 连人带树一起坠下崖去 肖华冷汗一冒 忍着悲痛伏在地下 一动不动 紧张兮兮地听了一会 除了轰鸣的河水声 并无其他声响 遂放下心来 放胆行动 悄悄运动到小桥底下 抓住横木一手倒一手地向对岸荡去 前进没多远 一名战士手一滑 掉入河中

响声惊动了守军 立即呼叫起来 红军来了 快打呀

霎时间 万道火光直刺小桥 炸得河水扑通扑通响成了一锅粥

冲 肖华对紧跟在后面的王开湘大声说着 迎着弹雨火速荡向对岸

杨成武立即开火 掩护肖华

守军以为红军又是要铺设桥面 根本就没防着桥下有人 直管朝桥头射击

肖华放胆前进 奋勇登上桥头堡 插到碉堡后面 猛甩手榴弹 随即抽出大刀 冲入碉堡 一顿子乱砍

守军不防红军从后面攻来 乱作一团

杨成武趁势铺设桥板 后续部队源源过河 守军见势不妙 将几十箱手榴弹迫击炮弹乱投乱放 扔完了事 急逃而去 王开湘追出35千米方止

出了腊子口 眼前豁然开朗 谷外一坦平洋 枯草丰隆 蝙牛出没 藏羚成群 沿途村落稀少 直到走出几百千米后 方见到一些人家 时当秋季 漫山遍野的谷子已经黄熟 正待开镰收割 南京军侦察机偶尔也来光顾红军 红军不以为然 只管加速前进

远远的一线黄土山坡上露出大块大块的白色 与蓝天黄土互为映衬 煞是好看

喂 有人问道 你们说 那白色的是什么 大块大块的

旁人笑道 那有什么希奇 老百姓在晒棉花呗

走近一看 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原来是几群白山羊 几个回族牧童一边舞着羊鞭一边看着红军笑 一点儿也不害怕 倒令红军有些百思莫解

前面出现一座村落 不少人家的房顶上缕缕地飘散着淡蓝色的炊烟 下地归家的回民从红军身边走过时都亲切主动地同红军打招呼 当他们听说这支红军是从腊子口那边过来的 无不惊讶说 你们红军真是有打 连腊子口都闯过来了

见本地老百姓与红军亲密无间 毛主席甚感奇异 问一个刚从谷地里钻出来的回族青年 前面是什么村

回族青年说 那叫哈达铺 是个回民村

毛主席笑问道 村里人欢迎红军不

非常欢迎 青年高兴地说 我就是那村的 我们村里的人都欢迎红军

毛主席惊奇地问道 你们怎么知道红军的呀

青年笑嘻嘻说 上个月徐海东程子华带着红二十五军打这里经过 那可是一支天下难寻的好军队 一点也不扰民 非常尊重我们的习俗

啊 红二十五军就在我们的前头啦 毛主席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无比激动地将这个好消息通报了全军

中央红军立刻欢腾起来 行军劲头更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