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122  

2006-08-21 12:16:55|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2

 

杨成武甚感蹊跷 推开人群 走到王开湘身边一瞧 眼前情景使这位身经百战的英雄好汉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惊讶道 我的天啦 这桥怎么过呀

原来靠这一头的桥板已被守军拆走 呈现在红四团面前的只是十三根孤零零悬挂在惊涛骇浪之上的寒光刺眼的光溜溜圆滑滑大铁索 这就是红四团两千多指战员连着四十八小时不休息日夜兼程顶风冒雨摸爬滚打舍命血战梦寐以求朝思暮想望眼欲穿视之能挽救全军性命的泸定桥

这是一座铁索桥 整个桥身由十三根脚杆粗的铁环连接成铁索而成 九根铁索用作桥底 铺上木板即成桥面 两边各有两根铁索作护栏 眼下木板已大部被守军抽走 桥面只剩下九根光索索 下面是奔腾咆哮的河水 不要说走 就是瞧上一眼 也要胆寒脚软眼发花

对岸就是泸定城 城堡耸立在高高的河岸上 西大门正堵着桥头 用沙包堆成的桥头堡 露出一个个黑森森枪眼

正观察着 对岸一梭子机枪扫过来 几个守军尖声狂呼道 过来呀 飞过来呀 我们有好婆娘招待你们啦

他娘的 王开湘抽出20响快慢机猛声吼道 敢从这13根铁索上爬过去的跟我来 左手跟着就去抓铁索

站住 杨成武猛喝一声 一把拖住王开湘 批评他说 党是要你带领全团拿下泸定桥 不是叫你个人去牺牲

看着守军嚣张的气焰 王开湘气得双手叉腰 怒视着对岸 吼骂道 等会老子要你们的命

小心一点吧 杨成武强行将王开湘拖到隐蔽地

就在这当儿 对岸五六发迫击炮弹轰射过来 正落在王开湘原来所站的位置 将地面炸成一个大坑

她娘的 王开湘看着铁索桥呼呼吼气

随着一声报告 参谋澹台名光送来刘伯承的电报 刘伯承说他们正与增援的川军激战 无法按约定的时间赶到泸定桥东头 命令红四团单独拿下泸定桥

我的天啦 杨成武心里暗暗叫一声 扭头看着王开湘

王开湘说 不能耽搁了 准备夺桥

澹台名光看着悬空晃荡的铁索 骤觉冷气直逼心窝 说 妈呀 几根光索索 怎么过呀

王开湘与杨成武商定 组织突击队从铁索上爬过去 后面跟人铺木板

团长 我们上 二连长廖大珠立刻站了过来

团长 我们上 三连长王友才紧跟着奔了过来

王开湘两边看了一下 令道 二连组织突击队 三连负责铺木板 各就各位 立即准备

廖大珠回到连队 把任务一说明 立刻被战士们围住了 纷纷嚷着吵着要当突击队员 廖大珠左审右视 精心挑选了21名身强力壮会武术又机灵的勇士 组成精干的夺桥突击队 由他自己亲自担任队长

王开湘让突击队员美美地饱餐一顿 甜甜地睡上一觉 其余部队都去征集木板

临近下午四时 全团所有的轻重机枪和赵章成的迫击炮都配置到了桥头 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们布置在他们的附近 全团二十多名号兵也集中起来使用 22名夺桥英雄隐伏在桥头周围 他们每人手提短枪 身背大刀和冲锋枪 腰缠手榴弹 早已饭饱睡足 只等令下 便要大显身手

王开湘杨成武挽着衣袖 手握短枪 屹立在桥头 虎视眈眈地看着对岸

对岸的守军也已亮开全部武器 明碉暗堡里伸出一个个黑洞洞枪口

王开湘尽其目力仔细搜索着对岸 不时向各火力组发出准备射击的命令

杨成武看看手表 低声对王开湘说 四点正 开始吧 说罢 朝埋伏在身后的突击队挥了挥手

开始 王开湘一声令下

嘀嘀嗒嗒嗒嗒嘀 二十多支军号一齐吹响 所有轻重机枪全部亮开 子弹狂风暴雨般泻向对岸 所有能参战的战斗队员全都屹立在桥头堡两侧齐呼冲杀 霎时间 山摇地动 撼人心魄

冲 廖大珠大吼一声 第一个飞出隐蔽地

嘀嘀哒哒哒哒嘀 激越的冲锋号直透云霄

冲啊 22位夺桥突击英雄呼啸而出 奋勇上桥 趴伏在摇摇晃晃的铁索上 咬紧牙关义无反顾地爬向对岸 守军初以为红军无法过桥 都抱枪看着对岸 后看见红军冲了出来 守军仍旧看稀奇 想瞧瞧红军如何过桥 不料红军却趴在孤零零的铁索上向前爬行 守军都看呆了 半晌 突然有人狂呼一声 快开枪呀 官兵们如梦方醒 慌忙开枪拚命射击 机枪子弹如雨点般泻向桥面 噼噼啪啪地击在铁索上 闪着刺眼的火花 英雄们视而不见 舍生忘死地只管向前爬进 跟在后面的三连指战员 每人抱一块木板 一边前进一边铺板 铺完木板的战士也学着前面那22位英雄的样子  紧跟在后面舍命爬行 杨成武亲率一个营紧随第三连之后奋勇跟进

突然 守军几炮炸在河中 巨大的水柱直冲铁索 将几名站立攀援前进的红军砸到河中 眨眼便被河水卷得无影无踪 置身于炽烈的枪弹和铁锤般的浪击之中 22位突击英雄毫不畏惧 紧紧抓住铁索 一寸一寸地朝前挪 过到桥心 铁索晃荡得令人更加肉软筋麻 廖大珠一咬牙 毅然挺身而起 抓着边索 盯准底索 大步大步朝前跨 其他突击英雄看见 纷纷挺立 拼死向前 前进速度大大加快 守军胆战心惊 倾注全力向桥上射击 不断有红军中弹掉入河中 活着的夺桥勇士视死如归 一往无前 终于跨上了对岸铺有木板的桥面 英雄们一边猛扔手榴弹 一边快速冲进 守军慌了 赶忙抛射汽油瓶 点火烧桥 眼见得浓烟滚滚 烈焰冲天 即将接近桥头的英雄们大感意外 不由得呆住了 紧跟在他们身后的红军也都停止了前进

烧啊 烧啊 守军狂呼起来 不停地朝桥面扔汽油瓶

冲天烈焰烘烤得夺桥英雄们全身剧痛难忍 进也不是 退也不是

杨成武热血奔涌 霍地站起来 高举着手枪 拼尽全力呼喊道 红军万岁 冲啊

红军万岁 冲啊 桥头上的红军纷纷呼喊起来

嘀嘀哒哒哒哒嘀 催人奋进的冲锋号惊天动地地狂响着

红军万岁 冲啊 迎着熊熊火光 杨成武边高声呼喊边勇敢地向前冲

红军万岁 冲啊 王开湘也亮开了他那洪钟般的大嗓门

红军万岁 冲啊 廖大珠全身的血液沸腾了 大吼一声 率先冲入了火海

红军万岁 冲啊 其他夺桥英雄高呼着冲入了火海

红军万岁 冲啊 紧随在后面的王友才红三连冲入了火海

红军万岁 冲啊 披着硝烟战火 夺桥英雄怒吼着 咆哮着 冲入守军之中 挥刀猛砍 杀得守军鬼哭狼嚎

红军万岁 冲啊 王友才红三连越过烟火 一顿手榴弹炸得守军七仰八翻

红军万岁 冲啊 王开湘带着主力冲上了桥面

守军急了 赶紧去点炸药包 企图炸毁铁索桥 被冲过来的杨成武一眼瞥见 急将燃着的军帽一扔 一个箭步冲到正弯腰点火的守军面前 手起刀落 结果了他的性命

紧跟着王开湘的主力大军冲了过来 迅速扑灭桥头大火

守军见势不妙 四散奔逃 王开湘奋起直追 直到与迎面赶来的刘伯承会合方才止步 此时已是午夜时分

刘伯承告诉王开湘 碰上了两个旅的川军 打得好苦 不然早到了

王开湘说 那就是同我们比赛的两旅川军 便向刘伯承汇报了打火把赶路的情况

刘伯承心头一热 赞扬说 你们够英雄

杨成武到城门口迎接刘伯承

刘伯承说 走 到桥上看看去

杨成武忙劝阻说 都下半夜了 你们一路辛苦 还是天亮以后再去看吧

刘伯承说 我不要睡觉 我只要看桥

于是杨成武提着马灯走在前面引路 一行人穿城而过 直奔桥头 杨成武边走边向刘伯承汇报夺桥过程 刘伯承频频点头 赞叹不已

夜晚的大渡河 吼得比白日更加惊心动魄 晕黄的月盘颤巍巍地靠着西峰顶尖 将大渡河两侧的山峰映衬得面目狰狞 就象压在桥头的两尊凶神恶煞 冷冰冰的铁索桥完全被包裹在阴森恐怖之中

刘伯承驻足桥东 面向铁索桥 静听河伯咆哮 目光追扫着两侧山势 最后停留在桥头堡左侧的一块石碑上 刘伯承轻轻走到碑前 就着马灯 默读碑记 碑志详细记载了泸定桥的建造年月及捐款省份

刘伯承抚摸着冰凉的石碑 静听急流奔泻 喃喃自语道 将来我们要在这里建一座高塔 来奠纪我们的英烈 言罢 轻踏桥板 缓缓而行 从桥东走到桥西 又从桥西走回到桥心 摩挲着铁索 听着恶龙的奔吼狂啸 感慨万千说 大渡河 大渡河 多少豪杰在你面前丧魂落魄 然而红军胜利了 红军胜利了

哗 哗 大渡河震天动地地吼叫着 一泻千里

 

尊敬的读者 笔者一日曾有幸亲临泸定桥 驻足凭栏 抚索鸟瞰 置身于如银似雪波翻浪滚撼人心魄震耳欲聋的疾流上方 遥想当年那呐喊厮杀火焰冲天可歌可泣的血战壮举 不禁热血沸腾心潮奔涌 自创作以来的三十多年中 在客观许可的条件内 竭本人之所能 费尽九牛二虎四猛禽之力 遍查历史资料 始终无法搜全22位夺桥英雄的名字 知道姓名的只有五位红军 其余的都成了无名英雄 查到姓名的五位英雄是

            连长 廖大珠

            指导员 王海云

            党支部书记 李友林

            副班长 刘梓华

            战斗员 刘金山

亲爱的读者 当您阅读到这一段时 本作者虔诚地恳请您站起来 向为了中国人民的幸福而英勇奋斗的烈士们默哀三分钟 让伟大的无名英雄们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书写回来

昏月退隐 晓星尚明 毛主席到达泸定桥 极有兴趣地抚摸着铁索 久久不愿过桥

刘伯承 聂荣臻 杨成武过桥迎接毛主席

毛主席特地拉着杨成武 让他走在自己身边 无比感慨说 飞索浪悬曼河涛 潮怒水吼一飘摇 蒋介石三番五次想把我们挤上绝路 没门 你们看 我们不是都走在这上面了吗

朱德缓缓过桥 说 意志薄弱的人只怕过不得这种桥

林彪说 我的意志并不弱 就是有些头晕眼花脚打跪 看着有些怕

众人轰的一笑

警卫员赶紧上前 一边一个 牵着林彪小心翼翼过桥 林彪不敢睁眼 死死抠着警卫员 一步挨一步战战兢兢踏着桥板

这怕么子吧 彭德怀朗声说着 大步过桥 却舍不得马上离去 擦摸着铁索 问同行的毛主席 这家伙 这么粗 这么长 怕莫一根就有几十吨 是怎么扯过河的呀

毛主席笑道 你只问恩来

彭德怀当真便问周恩来铁索是怎么扯过河的

周恩来略略一笑 说 我在路上听一位老秀才讲 这铁索桥全长103点7米 采用13根铁链作为承重索 每根长127点45米 每根

彭德怀说 这些不要讲 你只讲是怎么扯过河的

周恩来嗨嗨一笑 说 几百年前要把这么粗这么重这么长的铁索从河的这一头扯到河的那一头 那可不容易啊

是啊 彭德怀专心致志地听着

周恩来说 据史书记载 开始船工们用木船拖着铁索由东岸向西岸扯 由于索重水急 才走得十几米船就翻了

唉呀 彭德怀听出了一身汗

周恩来说 正当人们束手无策一筹莫展的时候 几个在一旁扔石子玩的小孩引起了建桥督察官的注意 想出一个绝妙办法 轻而易举地就解决了这个大难题

什么绝妙办法 彭德怀急切追问

周恩来见彭德怀听得作古正经 便嘻嘻一笑 说 督察官赶紧叫人买来一大捆钓鱼线 在线的一头吊上一个不轻不重不大不小正合适的石头 猛地朝河那边一甩 呵呵 轻轻巧巧地就把这些笨重的铁索一根一根地都扯到了对岸

你跟我讲相声呗 彭德怀哈哈大笑 扭头见叶剑英走来 便笑问他信不信

叶剑英略略思忖 笑道 周副主席讲的没错 说罢 把一封电报递给周恩来 说是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发来的

周恩来看了 对朱德毛主席说 徐向前通报沿途敌军不多 他们正全力南下接应

毛主席激动地说 两军会合后是能打出一个新局面来的 现在有三条路可走 一是过天全走成都坝子 经灌县到岷江上游 二是由天全到宝兴 过夹金山到懋功 三是回头走康定再到阿坝 你们看走哪一条好啊

朱德说 成都坝子比较好走 但蒋介石设得有陷阱 走不得 康定虽无敌军 却又人烟稀少 粮食奇缺 也走不得 宝兴介于两者之间 就是路很难走 中间要翻越夹金山

毛主席说 商家能走 我们也能走 蒋介石把能走的路都给我们堵死了 我们只能死里求生了 若天不亡华 我们就一定能翻过夹金山

于是电告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 通报出发日期和行军路线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