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119  

2006-08-22 11:06:42|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9

 

大小凉山 彝族聚集区 因历代反动政府及汉霸对少数民族的歧视和压迫 使得这里人烟稀少 土地贫瘠 瘴疠弥漫 荒草丛生 地面上淤积着厚达数寸的腐叶 狭窄崎岖陡峭的羊肠小道伴着恶泉险瀑 一直伸向蛮烟瘴雨的密林深处 且不时被乱石老根打断 不少地段是从独木桥上通过的 桥的两头是高不可攀的险山恶岭 桥下是黑咕隆咚的万丈深渊 光滑溜圆的独木桥悬空横搭 看着都令人肉麻筋软骨头酥 行走在上面更是一颗心几乎要冲到舌头上 有些溪涧连独木桥都没有 看着不宽 可要跳过去也非易事 好在工兵连走在最前面 临时砍树架桥并不为难

此时正是春夏之交 气温逐渐转暖 山谷中地气蒸腾 瘴疠充溢 天地之间终日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昏蒙蒙的雾气 更给大小凉山增添了几分神秘 越向山区深入 行走越艰难 一些红军走着走着突然倒在地下 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脸色苍白 全身冰凉 有的人口渴难忍 在山泉中捧几口清水喝了 立即声音嘶哑说不出话来 卫生员初还以为这些战士是背了痧 紧急抢救 可是办法想尽 无济于事 眼睁睁看着他们几喘几喘便永别而去 卫生员手足无措 心急如焚 刘伯承猛然想起这不是中暑 乃是瘴气所致 又记起早年寻师访友时一位走方郎中献给他的一付土单方 急令后勤部门向沿途居民大量采购八辨七叶草 火速分发到每一个人 口含嚼食 此法果然灵验 过后再也无人因呼吸瘴气而倒下

路越走越难 随同前卫行动的肖华正在心里盘算如何说服彝民让红军顺利过境 前面忽地啊呜啊呜地响起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吼声 抬头一看 但见山上山下 彝民成群结队 怪喊怪叫 在林中飞奔疾走 更有一些剽悍的壮年男子 舞刀弄棒 拦在大道上 口中啊呜啊呜地叫着 挡住了红军的去路

肖华急令停止前进 严令部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更不许开枪

红军刚一停下 密密麻麻的彝民便一拥而上 将红军工兵连团团围住 抢走他们手上所有的东西 连衣服都不放过 一个个被剥得全身精光

怎么办 怎么办 看着赤身露体的战友 肖华不停地问自己

一伙彝民直奔肖华而来 警卫员举枪想要拦阻

肖华急呼道 上级有令 不许开枪

说罢 滚鞍下马 带着通司迎着彝民走去

彝民反倒站住了

通司立即上前 迎着彝民呜嗬嗬一阵喊叫

彝民也呜嗬嗬地回应着

通司笑盈盈走到彝民面前 温和而热情地说道 彝胞们 彝胞们 红军是菩萨军啦 你们看见了 红军不抢劫 不扰民 只是借路过境 并不在大凉山安营扎寨 红军是彝民的好兄弟啦 你们都亲眼看到了红军的一举一动啦 你们说 天底下哪里还有像红军这么好的军队呢

彝民们交头接耳叽叽喳喳了好一阵 便一个一个把手伸向肖华

肖华不知何意 问通司

通司笑着说 他们知道你是头 向你要买路钱

肖华笑问要多少

通司问过彝民后告诉肖华 他们要两百块

肖华叫工作队员如数送给 彝民一抢而散 肖华刚要迈步 哄地又围上来一大堆彝民 一个个伸出手来 叽叽喳喳地嚷着不让路

肖华笑问通司 这又是为何

通司上前问过明白 告诉肖华 他们是沽基家的 刚才那些人是罗洪家的 沽基家的也要给钱

肖华二话不说 又给了两百块钱

再往前走 又围上来一堆人 不管通司如何解释 彝民就是不听 也不要钱 只是摆手舞刀 高声嚷叫 拦住红军不让走

看着眼前这不可开交的混乱局面 肖华心急如焚 正在束手无策之时 忽然一阵马蹄响 喧闹的彝民立即安静下来 肖华抬头望去 前面山谷入口处扬起一阵烟尘 飞出几匹骡马 到山口人群处打住 虎视眈眈地看着红军 为首一位长者 身材高大 年约五十 身披麻布 骑一匹黑骡 显得极为剽悍

通司告诉肖华说 小叶丹的四叔来了

肖华问道 小叶丹是谁

通司说 是沽基家的首领

肖华喜道 有头人就好说话 你快去请小叶丹的四叔前来答话

通司赶紧上前大声喊道 四叔 红军首长要和你谈话

四叔听见 欣然下骡 挥手喝退聚在路上的彝民 大步朝肖华奔来

肖华也急步迎上去 两人见面 由通司作了介绍

肖华亲切地说 红军为了北上抗日 路经贵地 只是借路北上 决不侵犯彝胞利益

四叔半信半疑地看着嘴唇上铺着一层粉黄色绒毛的肖华 偏着脑袋笑问道 你这个嫩崽司令 今年几岁呀

肖华脸色微微一红 笑着说 我们是先遣队 刘伯承司令带着大部队还在后面 刘司令愿与彝民首领结为兄弟

是大名鼎鼎的刘伯承将军吗 四叔眼睛一亮 说道 好 好 我马上回去跟小叶丹头人说 刘司令就来吗

就来 肖华说着 当场将自己的小手枪送给小叶丹的四叔 以为信物

四叔高兴极了 也把自己的骡子作为信物回赠给了肖华 然后疾步而去

这下彝民可友好多了 都静静地站在路边 很有兴致地打量着红军

通司向肖华祝贺说 真正了不起 这么大的事被你几句话就给化解了 罕见 罕见

肖华深感责任重大 立即返回司令部向刘伯承和聂荣臻报告此事

刘伯承正为前方受阻而发愁 听得肖华汇报 顿时喜出望外 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聂荣臻慈爱地摸着肖华的头说 你这个小鬼 点子蛮多嘛

肖华嘻嘻笑着 说 刘司令 未经你的允许 我私自代你答应与彝民首领结盟 不知

你做得对极了 刘伯承高兴地打断肖华的话说 彝民最重义气 我这一结拜呀 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走 与小叶丹结盟去

刘伯承边说边上了马 随着肖华来到队伍前面

小叶丹的四叔早已来到 在他身后站着一名剽形大汉 头缠黑帕 赤膊赤脚 腰围麻布 肤色黝黑 身边围拥定十多个背梭镖的彝兵 见到肖华 四叔他们立即迎了上来

刘伯承翻身下马迎了过去

肖华向四叔介绍说 这就是刘司令

不等四叔介绍 四叔身后的那名汉子立即摘下黑帕 朝地下一跪 用汉话说道 我是沽基家的小叶丹 见过刘司令

刘伯承连忙伸出双手扶起小叶丹 亲切地说 都是兄弟 不必多礼 兄弟请起

小叶丹瞪大双眼看着刘伯承 说 早闻刘司令乃川中名将 要是刘司令同意 我们就来喝酒盟誓

刘伯承满口答应 小叶丹高兴得手舞足蹈 吩咐四叔主盟 四叔欢天喜地地去了

小叶丹随即拉着刘伯承的手 亲亲热热朝前走

刘伯承热乎乎说 红军是彝民的好兄弟 北上抗日 路经贵地 愿与首领结为兄弟 将来红军打败日本侵略者后 一定帮助彝族人民解除一切外来欺压 建设自己美好的生活

小叶丹高兴地听着 一双眼睛却四路里溜 当要穿过一片密密的森林时 小叶丹突然不走了 他看见红军警戒战士荷枪直立 戒备森严 不由得犹豫起来 他带的那些护卫的眼里也都充满着疑惧和警惕

刘伯承明白小叶丹的心思 挥手叫战士们退到后边 小叶丹哈哈一笑 放胆前进

翻过一道山垭 又穿过一片密林 来到幽谷海边 海水清澈明净 海底躺着一棵朽蚀的老松 犹似一条静卧的苍龙

四叔迎面走来 向小叶丹打个手势

小叶丹停步 双手抱拳朝刘伯承一拱 说声请 自己便先就地坐下

刘伯承跟着席地而坐 两人各述庚辰 刘伯承年长为兄 小叶丹年小为弟

述罢庚辰 四叔在两人中间放下两只雪白大瓷碗和一只雄赳赳火红大公鸡 虔诚庄重地朝天祈祷道 本年本月本日本时 刘司令与小叶丹在海子边结义为兄弟 日后谁有变心 就同鸡一样死去 祷毕 舀上一瓢清水 分别倒在两只白瓷碗里 提起公鸡 撕开鸡嘴 将鸡血分别滴到两只碗中 然后跪在地下 口中念念有辞 把手朝两人一摆 说一声 请

小叶丹立即跪下 看着刘伯承

刘伯承跟着跪下 面对鸡血水 神情专注

一些红军要笑 但一看总参谋长面色庄重 都强行忍住了

小叶丹把手一摆 说 刘司令 请

刘伯承毫不犹豫地端起鸡血水碗 举过头顶 朗声说道 上有天 下有地 我刘伯承愿与小叶丹结为兄弟 如有背弃 天诛地灭 誓毕 将鸡血水一饮而尽

小叶丹也举起鸡血水碗 昂首苍天 洪钟般说道 上有天 下有地 小叶丹今天同刘司令结为弟兄 愿同生死 如果变心 就如同鸡一样死去 誓毕 也一口喝干了鸡血水

哦嗬嗬 彝民群中顿时欢声一片

眼见得层层绿浪留不住 点点残红随晚枝 刘伯承与聂荣臻商议 继续前进 今天也走不出彝民区 不如退返三十里 在汉区宿营 于是邀请小叶丹叔侄一同到红军宿营地作客 彝族人善于喝酒 刘伯承令将驻村所有的酒全部买下 酒量如海的客人也只不过微有醉意

席间 刘伯承代表红军总司令部宣布成立中国彝民红军沽鸡支队 任命小叶丹为支队长 四叔为参谋长 留下几名伤员 一边养伤 一边负责指导沽鸡支队的军事训练

小叶丹叔侄俩高兴不已 开怀畅饮 至半夜方睡

第二天 小叶丹早起 带着红军伤员先行回寨 为过境红军作欢迎准备 留下四叔向导红军入境 结盟的消息早已传开 成群结队的彝族姑娘站在路旁 好奇而亲切地看着浩浩荡荡北去的红军队伍 老年彝民在路边摆上熟食请红军品尝 年轻男子则漫山遍野地飞跑 不断发出欢快的呼声

小叶丹带着彝兵 举着军旗 在沽基寨村口迎送红军 见刘伯承过来 小叶丹迎上前 亲亲热热地拉着刘伯承的手有说有笑地并肩而行 走过一山又一山 前面出现一个大村寨

小叶丹躬身对刘伯承施礼说 大哥 我不能再走了 前面不属我的管辖 我派人送到前面村寨 我把我的大黑骡送给大哥 祝大哥一路平安

说到这里 小叶丹洒下两行热泪

刘伯承也动情地拉着小叶丹的手说 兄弟 谢谢你这一路的关照

说着 解下自佩手枪 配上子弹 送给小叶丹

小叶丹高兴地收下手枪 随即推过两名漂亮的彝族姑娘 送给刘伯承

刘伯承知道向客人赠送姑娘是小叶丹的一片至诚 不收不好 谢过小叶丹叔侄 愉快地拉着两位彝族美少女的手 说了几句赞美的话 然后把她们交给肖华 叫他送到卫生队去培训成护士 这两名彝族姑娘后经傅连暲院长亲自培训教导 成了红军中颇有名气的卫生员

书写回来 刘伯承安置好了两位彝族美少女 对小叶丹说 兄弟 我后面还有很多人 我都托付给贤弟你了 你一定要把他们全送过来

小叶丹把胸脯一拍 信誓旦旦说 大哥放心 你的人就是我的人 我一定会关照好的

刘伯承又特别嘱咐说 红军走后 你要赶紧转入深山隐蔽 小心官府迫害

小叶丹噙着泪说 大哥的话 小弟记住了 大哥打败日本鬼子 一定要回来看我啊

说罢 朝地下一跪 泪如泉涌

刘伯承挥泪扶起小叶丹 哽咽着说 贤弟请放心 将来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刘伯承与小叶丹洒泪而别 由小叶丹委派的彝民去前寨交涉 平安过境 且每过一寨换一个彝民带路 双方互赠礼物 交接很有秩序 小叶丹忠实履行盟弟的责任 昼夜奔忙 迎前送后 中央红军以强行军速度顺利而快速地通过百里彝族区

走过彝境最后一个村寨 山下就是彝汉杂居的开罗场

翻过分水岭  刘伯承回首暮色苍茫的大凉山 感慨不已

聂荣臻说 多亏了你这一拜 过彝民区就跟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差不多 抢回了好多时间

刘伯承收回目光 深情地说 我们要永远记住小叶丹这位彝族英雄 我们要告诉后人 在中国工农红军的队伍中 还有小叶丹这位为中国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支队长 凡是沽鸡支队的战士都应享受红军待遇

过了开罗场 天晚时分进入纯汉族居住的岔罗街

暮色中 地方官吏带着民团在路边夹道相迎红军的到来 嘴里却不停地呼喊着欢迎从首都来的南京军

一个蓄着八字胡的官样的人跑到刘伯承面前 点头哈腰说 不知长官驾到 有失远迎

刘伯承知道他们误把工农红军当成南京军了 便将计就计地笑问来人是什么人

这人说 长官 鄙人是这里的区长 贱姓夏侯 名锛逯

刘伯承说 很好 请带路

进了村子 来到一处库房前

刘伯承问道 这是什么地方

夏侯锛逯说 是刘文辉长官的兵站 共有大米4567包 每包一百二十斤

刘伯承手一挥 说 我们征用了

哎 哎 夏侯锛逯不住地点头哈腰答应着

来到区公所 公务员早已备好酒席 为刘伯承洗尘

刘伯承顺水推舟 边吃边问沿途驻军防务情况

夏侯锛逯一边殷勤劝酒 一边尽知所答 说 长官请放心 这里早就部署好了 安顺场渡口归赖执中营长管 他天天在那里烧房子 说是要坚壁清野 所有的船都要拉到对河去 这边只放一条小船 夜间在这边 白天就划到对岸 向上到泸定桥有三个团 听说刘文辉长官还要派兵增援 向下到富林就归羊仁安土司管辖 昨天富林又开来了刘湘的一个旅 那可是清一色的新装备 再往下到金口镇 就全归杨森的二十军管了 听说杨军长正没日没夜地朝大渡河边赶 没想到你们南京军也往这边来

刘伯承心想 蒋介石的动作好快呀 如果不能抓住安顺场唯一的那条小船 要过大渡河就非插翅不可了 当把一应情况都搞清楚后 便笑问夏侯锛逯说 你见过南京军吗

夏侯锛逯摇头笑道 从未见过

刘伯承又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南京军

夏侯锛逯酒杯一放 神气地说 上司讲了 红军是过不了番鬼区的 你们首都军过道 大凉山里的番鬼们还有不逃的呀

刘伯承好一阵冷笑 道 你见过红军吗

夏侯锛逯仍旧摇着头笑道 也没见过

刘伯承昂头笑道 哈哈 我们就是

夏侯锛逯嘻嘻笑道 长官 您没喝醉吧

谁喝醉了 刘伯承猛地把桌子一拍 喝道 来人 把这个欺压彝胞的贪官捆起来

我的妈呀 夏侯锛逯浑身颤抖 瘫倒在地下 两眼翻白 吓昏过去

此刻杨得志早已将民团控制住 赶来向刘伯承汇报

刘伯承令押走夏侯锛逯 然后与杨得志团长商量说 走了一整天 大家都累得不行 但为了夺到唯一的那条小船 我们又不能休息 此刻大家都吃饱喝足了 你看 是不是该出发了

没问题 杨得志精神抖擞地回答 立即集合队伍 顶着茫茫夜色 向着大渡河继续前进

一会 空中飘起了蒙蒙细雨 路途越来越不好走 肖华走前跑后地做着宣传鼓动工作 杨得志想到那只船 深感责任重大 不断催部急进 经过一夜又一天的冒雨急行 来到一座大山脚下 前方传来空隆空隆令人生畏的吼声 杨得志吓了一跳 小心翼翼地走着 攀上山顶 只见远处有一道较为宽阔的山谷 山谷中 一条蜿蜒曲折的带子在暮霭中闪着银光 激越而沉重的空隆空隆声正从那里不断地涌来

是大渡河 杨得志脱口而出

啊 大渡河到了 大家都争着张望 脚步也迈得更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