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106  

2006-08-23 22:30:05|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6

 

乌江

江界河渡口

北风呼号 飞雪茫茫 红四团团长耿飚和政委杨成武站在渡口紧靠江边的一堵险峻岩石后面观察对岸已有好长一段时间了 他们正在为如何渡过乌江而苦思良策

昨晚下半夜 驻守在江界河渡口的黔军抢在红军到来之前逃到对岸布防 逃跑时搜走了全部船只和木桨 烧光了江边仅有的几间烂茅房 连一块像样的木板也没留下 渡口的居民不了解红军 除了自告奋勇特意留下来观察红军举动的赵子云和周金科两位船老板外 其余的人都躲进了大山深处

大雪漫漫地压着江面 对岸什么也看不见 置身在浪吼风啸雨打雪飘的渡口 团长耿飚还真有些急了 说 没船怎么过呀 便向请来的老船工打听乌江及对岸黔军情况

老船工赵子云说 乌江就是这个样子 再晴的天 江面上也是雾蒙蒙的 这次王家烈军长派了一个教导师来守乌江 副军长兼师长侯之担亲自担任江防司令 驻在桐梓 副师长侯汉佑担任江防前敌总司令 驻在猪场 正对岸的渡口放有一个连的黔军 山腰上有三个碉堡 最大的官是一个团长 往后走两里扎得有旅长刘翰吾带的大部队 沿江边往上走里把路还有一条小路与渡口大道相通 长官你看 就是那头 霸蛮可以单人通过 黔军在那里摆了三十来条枪 听说蒋总司令和王家烈军长下了死命令 谁丢掉渡口就砍谁的脑袋

团政委杨成武一边听着船老板的话 一边举着望远镜使劲地观察对岸 镜筒里只是云雾茫茫 听得江中吼声如雷 杨成武反反复复地想 要架桥 对岸有敌军 凫水吗 水太急 也太冷 怎么游过去呢 便放下望远镜 向两位船老板请教渡江的办法

赵子云说 渡乌江要有三个条件 大木船 大晴天 好船夫

耿飚摸着后脑勺焦急地说 雨夹雪 半个月 那要等到何年哪月呀

杨成武什么也没说 直管独自在江边彳亍 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到哪里去弄船 突然一头撞在被积雪压弯的竹子上 雪花掉了一身 杨成武眼睛一亮 大声叫道 团长 有办法了 我们扎竹筏行不行

行啊 耿飚当即赞同 吩咐工兵班长石长阶赶紧扎筏

石长阶说 耿团长 人手太少了 我打听过了 乌江水急礁石多 扎一层的竹筏不行 万一撞上就全散了 每一个竹筏都必须扎三层 撞掉一层还有两层 但我们人手不够 首长能不能支援一些人

耿飚二话没说 立即派出一个营协助扎筏

石长阶火速去了

雪 越来越猛 漫漫地压着江面 耿飚杨成武的肩上帽子上不知不觉已堆了厚厚一层雪糁 但仍旧岿然不动地站着 还在仔细地观察着对岸

轰隆隆 一声沉闷的巨响 崖顶上一块巨石凌空坠下 砸入江中 击起一股强大的水柱 观者无不咋舌

哗 对岸一梭子机枪子弹扫过来 打得杨成武身后的竹叶纷纷下掉

轰隆 五六颗迫击炮弹紧跟着又飞了过来 落在离耿飚不远的地方 雪尘泥土溅了耿飚一身

左右急劝耿飚杨成武退往安全地带

耿飚却大声疾呼道 快开枪 快开枪

火力侦察小组立即开火

红军一动 对岸的火力便全数亮开

冲啊 耿飚又带头高呼起来

快吹冲锋号 杨成武急声吼道

冲锋号响了 激起对岸黔军的斗志 长枪短枪机关枪迫击炮打得更欢更畅 所有的火力点都暴露无遗 红军侦察员将对岸黔军大大小小的火力点迅速而准确地记录下来

耿飚惊喜万分地嚷道 政委 没错 没有错 渡口是黔军的防守重点 兵力确实是一个连

杨成武低声问道 你准备怎么打

耿飙说 渡口地形对我们不利 硬攻难以奏效 以一部在此佯攻 主力从上游那条小路偷渡 先组织突击队试试绳桥 不行就夜袭

杨成武点点头 说 就这么办

突击队很快就组织好了 在团首长面前排成一字队形 队员们庄严挺立 他们是

    营长 罗有保

    连长 杨尚坤 毛振华 林玉贰

    连政治指导员 王海云

    班长 江大标 唐石钦

    青年干事 钟锦文

    战斗员 丁胜心 刘福炳 罗家平 刘昌华 钟家道 温赞之 朱光宣 林文来 曾传林 王家福 王友才 羽辉明 赖采芬

耿飚挨个儿检阅突击队员 问道 你们都识水性吗

突击队员纷纷答是在江边长大的

耿飚放心了 大声宣布说 从现在起戒酒令对你们无效 直到突破乌江为止

突击队员们高兴地散开 忙着去做准备

耿飚又对工兵连长黄朝天说 我们抢渡口 你们抢架桥 同时进行

黄朝天看着滚滚奔流 心里开始盘算如何架桥

杨成武见黄朝天面露为难之色 关切地问道 黄连长 有什么困难吗

困难是有 黄朝天说 在这么急的水上架桥我还是第一次 又加上什么架桥的材料设备都没有

耿飚说 现在不是能不能架 而是必须架

我正在想办法 黄朝天说着 又呆呆地看着江面

杨成武鼓励黄朝天说 你们不是在赣江湘江架过桥吗 那么多困难都克服了 难道这乌江就束手无策了

是啊 黄朝天充满信心地说 虽说眼下连根大一点的绳子都没有 架桥难度确实很大 但我一定要架起它

团参谋长李英华说 实在不能架桥就用船渡

有船还用说吗 黄朝天笑道 可是附近的船不是被黔军烧了就是被拖到了对岸 再说船渡也太慢 我们必须把桥架起来

看着工兵同志甚感为难 杨成武就使劲帮他们想办法 过了好一会 突然说道 把竹筏连起来不就成了浮桥了吗

对呀 大家都高兴地叫起来

黄朝天说 好在这里竹子多铁铺多 没有棕绳就编竹绳 没有锚就用大铁砧

耿飚喜道 政委 这个法子太妙了 等会把我们团里那些入伍前当过篾匠木工铁匠的人全部挑出来 统统送到工兵部队去 协助架桥

黄朝天欢喜不已 立即去召人

第二天拂晓时分 佯攻部队大模大样地来到渡口正面 大张旗鼓地构筑阵地 将几只竹筏搬来弄去 显得十分忙碌 耿飚杨成武则带上渡江突击队和第三营 抬着十余只三层竹筏和一捆棕绳 从江边的竹林中悄悄摸向偷渡点

北风呼啸 雨雪霏霏 江面仍旧雪雾漫漫 对岸还是什么也看不清

耿飚杨成武躲在坡坎后面看着对岸 渡江突击队和接应部队隐蔽在竹林里待命

嘀嘀嗒嗒嗒嗒嘀 渡口那头吹响了冲锋号 枪炮声也电闪雷鸣似的突然爆响 冲锋的呐喊声一浪高过一浪

耿飚低声对杨成武说 开始吧

开始吧 杨成武说着 向突击队招招手

毛振华等八名突击队员作为第一批渡江勇士 迅速脱下长衣长裤 仅穿一条短裤衩 腰插驳壳枪 头顶一捆手榴弹 坚定地屹立在江边 其中一名勇士扛着一挺轻机关枪 另一名勇士身背一捆粗棕绳 绳的一头早已系在江边的一块巨石上

雪花停止了飞舞 换成了绵绵细雨 气温下降得更加厉害 光着身子的突击队员不住地抖动 上下牙齿格格格格地响个不停

杨成武整了整冷似铁盔的军衣 来到突击队前 给每一名突击队员斟上一碗壮行酒 突击队员们迅速将酒一口干完

突击队长毛振华跨前一步 坚定有力地向团长耿飚报告 红四团渡江突击队准备完毕 请指示

耿飚右手使劲一挥 令道 出发

是 出发 毛振华走到江边 凶狠狠瞪着乌江 大口吸上一口气 拳头一紧 回头朝其他突击队员说一声 下 自己带头跃入冰冷的江中

扑通 扑通 其余突击队员紧随毛振华之后一个跟一个地跃入江中

耿飚杨成武全身热血奔涌 全神贯注地看着江面

八名渡江突击英雄在冰凉刺骨的江中奋力拼搏 仅十多分钟便游到了对岸 很快就架好了一条绳桥 岸上的同志们高兴得几乎要欢叫起来

耿飚立即让第二梯队下水 突击队员们还没来得及脱衣 杨成武突然叫声哎哟 耿飚急忙回头 问 怎么啦

杨成武放下望远镜 说 绳子绊在礁石上 被浪砸断了

啊 耿飚赶紧举起望远镜去瞧

哎呀 岸上的人跟着焦急起来

放筏 耿飚当机立断地发出命令

营长罗有保带上七名突击队员和三位船工急速冲出 将竹筏推到江里 奋力划向对岸 才划出两三米远 迎头一个巨浪打来 又将竹筏推回岸边

罗有保立即喊道 下水 推筏

随着话音 自己率先跳入江中

嗒 嗒嗒 对岸突然扫过来一梭子机关枪子弹 原来防守渡口正面的黔军发现上了当 迅速将枪口转了过来

轰 轰 黔军的迫击炮也打过来了 将江浪击打得更加喧嚣

重机枪 打 耿飚大声命令着

掩护部队开火了 强大火力暴风骤雨般倾向对岸

竹排斗风破浪继续前进 渐渐逼近中流 江边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全身肌肉都收缩得紧紧的 每一个人都在猛烈地呼喊着 划呀 用力划呀 为在江中奋力拼搏的勇士们鼓着劲

突然 竹筏停滞不前 他们遇上了强大的回旋逆流

加油啊 岸上的人纷纷奋力呼喊

罗有保他们全都站起来了 顶着炽烈的弹雨拼命地撑着竹筏

哗 一个浪头冲过 将竹筏顶得直立起来 筏上的突击队员全部落水 被激流冲向下游 竹筏随即被浪头砸得无影无踪

哎呀 耿飚心里一紧 一边派人去下游救人 一边把眼光看着对岸的毛振华

对岸的毛振华等八名突击队员几次想冲上山头 都被黔军火力压住 动弹不得

耿飚吼道 抬竹筏 我亲自上 说着就要脱衣

团长 冷静一点 杨成武跟着吼了起来

耿飚回头看着政委

杨成武放缓了声音 说 团长 为减少伤亡 是不是改在夜间偷渡

杨成武的及时提醒缓和了耿飚的急躁心理 看着风雪漫漫的江面 朝身后的司号员一摆手 冷静地说 吹号 收兵

司号员吹响了收兵号 毛振华等听到号音 迅速返回 黔军不让 追着扫射 温赞之游至中流 不幸中弹 被激流吞噬 看着八个人出去 却只有七个人回来 耿飚杨成武心里特别沉重

雪 越飘越大

浪 益吼益急

雾 愈涌愈浓

江面与对岸完全淹没在彤云密布的雪幕里

耿飚杨成武回到团部 罗有保等十一人已平安返回 耿飚杨成武心中稍安

值班参谋逯广平报告说 上面来了好几个电话 询问渡江情况 刘伯承总参谋长还发来了敌情通报 薛岳大军很快就要赶来 总部希望我们尽快攻占对岸渡口

耿飚忧心忡忡地对杨成武说 但愿今晚能成功

大团大团的雪花肆虐地飞舞着 天地间黑乎乎一片 江涛吼得更凶更狠了

耿飚杨成武囫囵吞枣地咽了几个冷饭团子 又急匆匆来到了江边 毛振华带着一部分突击队员和几名水手早已等候在此 三只竹筏一字排开 整装待发 工兵班长石长阶站在第一只竹筏上 毛振华屹立在第二只竹筏上 另外一只竹筏留作备用 每只竹筏配有三名水手五名突击队员并轻机枪一挺手电一支火柴一盒

耿飚上前一一为突击队员敬酒 握手道别 低声而有力地嘱咐说 好好打

突击队员挺直胸脯 信心十足说 首长请放心

杨成武特别嘱咐说 登岸后莫忘了打讯号啊

首长请放心吧 毛振华说着 回头对水手们一点头 率先撑着竹筏进入了黑乎乎的激流

石长阶向耿飚杨成武扬了扬手 跟着出发了随着几声水响 两只竹筏很快便消失在狂吼的浪涛声中和墨一般黑的江雾里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