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113  

2006-08-23 08:09:39|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3

 

红军分路向遵义急进 沿途群众听说红军又回来了 争相跑到路边迎接 一些人前一阵子还为红军当过向导 此刻见到熟悉的连队 备感亲切 主动走到队伍中间 为红军带路 留在地方上养伤治病的红军 此时已有不少痊愈 早已归心似箭 得到主力消息 纷纷归队 战友重逢 更有一番甜蜜在心头

邓萍进到大娄山下 不及歇息 立即闯关 沿着笔陡的石板路向上攀登 路边一侧是挂着冰柱的悬崖峭壁 一侧是令人脚麻筋软的万丈深渊 路面又滑 稍不小心就摔个四脚朝天 立即就要掉下悬崖 红军咬着牙小心翼翼地慢慢向上爬进 早已布防在此占据着关口左侧制高点的黔军刘鹤鸣团立即以强大火力压制红军 邓萍略略思忖 以一部佯攻正面 让张震杨勇绕攻关后

战斗数时 黔军官兵烟瘾发作 都软不拉几地瘫在雪地里

杨勇张震乘势冲锋 突入敌阵 直杀得黔军官兵喊爹叫娘 狼狈而逃 刘鹤鸣仓皇退守关下的南坡 据险顽抗 红军前赴后继 勇往直前 邓萍正待插入敌后 左翼突然枪声大作 黔军宋华轩第十团从南面的峡谷里钻了出来 沿公路增援刘鹤鸣 击伤红十二团政委钟赤兵 夺占红军设在半山腰的一座哨所 接着又向关口发起反扑 张宗逊黄克诚红十团火速赶来增援 狙击宋华轩 双方都是第十团 顿时杀得难分难解 红十团参谋长钟纬剑阵亡了 伍修权立即顶替上去 黔军金祖典第十六团接踵而至 扑向邓萍 邓萍欲待冲锋 但盘山公路又陡又窄 兵力施展不开 抬头看见右侧山峰地形较好 急令作战参谋孔宪权带几个侦察兵爬上去侧击黔军

不一会儿 孔宪权又气喘吁吁跑了回来 向邓萍报告说 那上面树太密 站在里面什么也看不见 只听见山下的枪声响 却看不见山下的射击目标

邓萍说 算了吧 就在这公路上打

孔宪权说 参谋长 这样不行 须派一部从那边上

邓萍急得搓手跺脚说 我们只有这点子人嘛 哪里还分得人出嘛

哎 来人了 孔宪权高兴地指着右侧山道说

邓萍一看 原来是陈赓宋任穷率干部团赶到 忙把手一举 大声喊道 快过来 快过来

陈赓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

邓萍说 你们来得正好

陈赓说 吴奇伟纵队过了乌江 很快就可到达遵义 毛主席派人传令 要你尽快拿下遵义 以便对付吴奇伟

那好 邓萍说 你们赶快从那边上

是 陈赓大声应着 边跑边整队 一路在想 邓参谋长历来能攻善守 不到万不得已 不会临阵告急

前方硝烟迷漫 炮声隆隆 南京军一架飞机俯冲后正好从干部团头上拉升 陈赓不屑一顾 命令部队扔掉重物 加速前进

登上山峰 只见黔军正气焰嚣张地压向邓萍

陈赓急令 一营随我突击黔军左翼 政委带二营突击右边 肖劲光带上干队迂回包抄 立即行动 快

队伍迅速散开 陈赓以掌旗兵开路 十几个号兵同时吹响冲锋号 突然冲向黔军侧翼 干部团政委宋任穷和上干队队长肖劲光紧跟着冲了上来 杨勇在山腰上看见 振身跃出战壕 正面冲杀 金祖典见状 惊慌不已 仓皇奔逃 反把刘鹤鸣和宋华轩的队伍冲得稀乱 黔军溃不成军 逃向黑神庙 陈赓奋勇直追 奔至黑神庙 与增援上来的黔军师长杜肇华劈头遭遇 陈赓一顿枪弹迎头袭去 击中杜肇华的肺部 黔军大乱 抬上杜肇华就跑 恰逢杨得志红一团赶到 拦住黔军一顿好杀 黔军四散奔逃

杨得志欲率部追杀 林彪赶了上来 告诉杨得志 电话兵侦听到黔军的电话 守在遵义城的王家烈准备逃跑 城里只有一个营的守军 你马上向前追击 如前面有三军团的人 你就直插江边 断敌后路 如三军团未追击 你就越过他们 直至拿下遵义

杨得志撒腿就跑 又被林彪叫住 原来是邓萍赶来了 林彪向他通报了敌情 邓萍二话不说 直插遵义而去 杨得志便向乌江渡口急进 两个军团展开了杀敌大竟赛

邓萍一鼓作气拿下了遵义新城 击伤黔军团长江荣华 迫近遵义老城 不防右边冲来一个团的南京军 一枪击中邓萍头部 当即身亡 红军不知敌军虚实 赶紧抬上邓萍的遗体 火速撤离

守在城里的王家烈大开城门 迎接南京军进城 迫不及待地问他们来了多少人

南京军团长告诉王家烈说 吴奇伟军长已到忠庄铺 你快去见他吧

王家烈欢喜不已 吩咐柏辉章师长好生守城 自己则带上手枪排 登上汽车 驶往城东

急驰一小时 赶到了忠庄铺

吴奇伟正与参谋诸葛孔亮看地图 听得汽车响 忙把头抬起

王家烈走下汽车 向吴奇伟扬着手 急切地说 吴军长 你终于来了 这下遵义就有救了 吴军长 你赶快把队伍派出去吧

吴奇伟看着遵义方向 说 跟红军作战性不得急 现在薛岳周浑元都还没上来 我也还有一个师没到

王家烈急道 你再不上去遵义就完了

吴奇伟对诸葛孔亮说 你带上两个人到前边侦察一下 看看红军究竟到了哪里

王家烈忙说 你不要骑马了 就坐我的汽车去吧

吴奇伟向诸葛孔亮眨眨眼睛 说 放机警些

知道了 诸葛孔亮答应着 坐上王家烈的汽车疾驰而去 一会回来报告说 遵义新城已被红军占领 老城也没了枪声 估计红军确已占了遵义

吴奇伟回头朝王家烈一笑 说 看来只好就地展开了

王家烈冷笑说 老城那边还有红花岗和老鸦山两个高地 你不去占领 等会红军一压 请你们到乌江里喂鱼去

师长韩汉英说 军长 这一带地形确实不很理想 如不控制高地 红军打过来 真个危险

吴奇伟沉吟一会 命令韩汉英师去攻占红花岗和老鸦山 其余部队就地展开

王家烈眉开眼笑说 我也赶紧去部署吧

可是汽车刚开出一箭之地 很快又倒了回来 王家烈步态迟疑地走下车 脸上还带着几分扭捏

吴奇伟诧异地问道 王军长 有什么事吗

王家烈脸呈紫红色 不好意思地说 吴军长 不瞒你 薛总指挥一进贵阳 就断了我的兵饷 我的部队连伙食费也开不出来了

吴奇伟莫名其妙 说 你不是还兼着省主席吗

王家烈更不好意思了 长叹一声说 现在我连进出省会都要受到严格盘查 还省主席呢 吴军长 不到万不得已 我是决不会开这个口 待小弟领下军费 一定奉还

吴奇伟二话不说 当即叫来供给处长点出五千块钱现钞递给王家烈

王家烈写了借条交给供给处长 谢过吴奇伟 飞快地上了汽车 可刚一落座 心里却酸酸地难受 暗暗叹道 如果不是薛岳占了我的窝 又何至于讨饭吃

想到这里 王家烈不禁凄然地飘下几点伤心的泪来

看着一溜烟而去的汽车 韩汉英说 军长 这钱只怕是要不回来了

你知道什么叫受制于人吗 吴奇伟凄苦地说 看到王军长 我就想起了以前我们自己 唉 不说这些啦 还不起就还不起吧

韩汉英心里也不是个味 带着部队疲疲沓沓地向着老鸦山方向移动

天空中忽地飘起了蒙蒙雨花 吴奇伟心里怏怏的 不时派人打探周浑元的消息 周浑元老不见上来 却从遵义那边传来不好的消息 韩汉英进到老鸦山后 因红军抢了先手 韩汉英被压在山谷之中 始终无法摆脱被动局面

雨越来越大 也越来越急 哗哗哗哗地浇得吴奇伟心烦意乱 伙夫连送两次饭给吴奇伟吃 都被他挡了回去

伙夫正有气呢 突然冲来一支队伍 直捣伙食担子

伙夫头也不抬地直管吼 跑什么 跑什么 自家不去舀 还要老子喂你吃呀

来军却把枪一横 大吼一声 老子是红军 缴枪不杀

啊呀 伙夫饭勺一丢 撒腿就跑 一路高喊红军来了

正在吃饭的南京军好似头上炸了一个晴天霹雳 顿时惊恐万状 四散奔逃

有人飞报吴奇伟 说是林彪的红一军团杀来了

吴奇伟陡地站起 急令身边部队就地抵抗 同时紧急打电话向薛岳报告战况 请求撤退

薛岳在电话中厉声吼道 战事不利可以退 但绝不许过乌江

吴奇伟口中唯唯 悻悻然放下电话 脸色极为难看

诸葛孔亮说 薛长官远在贵阳 根本就不了解实情 军长还是快走吧

吴奇伟说 不要管我 快去抵抗红军

诸葛孔亮知道再不转移要吃大亏 不由分说 叫上几名身高力大的士兵抬起吴奇伟强行架上汽车 向乌江渡口疾驰而去

聂荣臻在后猛追 南京军且战且退 一弹紧挨着聂荣臻腰间擦过 聂荣臻觉得有些腰痛 低头一看 挂在腰上的草鞋被打穿了一个洞 腰上擦破了一点皮 有些麻辣火烧的 聂荣臻将烂草鞋一甩 又飞步追杀

吴奇伟的专车仓仓促促跑到距乌江渡口还有七千五百米的刀靶水时 南京军拥塞于途 乱成了一锅粥 偏偏汽车又抛了锚 听得后面枪声由远而近 司机忙下车查看 想尽快排除故障 哪知还才跨出一只脚 便被乱兵裹走 喊了几声军长 便无影无踪了 吴奇伟爬上车顶两头望 想整理一下溃散的部队以便就地抵抗红军 诸葛孔亮见状焦急万分 赶紧叫卫士们硬将吴奇伟背下汽车 左右搀扶着从人群中抢路逃命

跌跌撞撞地挤到渡口 看着长长的浮桥和滚滚江水 吴奇伟突然朝高处一站 朝混乱的人群大声呼喊道 顶住 顶住

可队伍已经乱成了一团遭 谁也不听吴奇伟的嘶喊

卫士们都面面相觑 不知所措

诸葛孔亮上前劝说道 军长 不能再耽搁了 快点过江吧

吴奇伟厉声说道 我死在这里算了

诸葛孔亮侧耳听着一阵紧似一阵的追杀声 转身大骂周围的卫士 混蛋 还愣着干什么 快把军长硬拖过江去呀

六个卫士争涌上前 抬的抬 扶的扶 推的推 夹着吴奇伟的两个膀臂上了浮桥 吴奇伟气得破口大骂 诸葛孔亮哪管这些 硬是将吴奇伟抬过了江

爬上半山腰 正要坐下来喘口气 对岸忽然喊声大震 吴奇伟回头看去 红军已经追到了浮桥处 又是打枪 又是喊话 南京军麕集渡口 乱哄哄争上浮桥 红军也不顾一切地插在南京军当中朝桥上挤

守桥军官万俟幸跑上山坡 向吴奇伟报告 军长 红军抢夺浮桥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跟我去拼 吴奇伟高声吼着 抽出手枪就朝桥上冲

快拦住军长 诸葛孔亮呼叫着拦在了吴奇伟的前面 又对万俟幸喝道 混蛋 什么都要请示 你是不是想把军长出卖给红军啦

万俟幸明白了 转身就跑

不一会儿 江面上突然发出一阵撕裂人心的惨叫声 原来浮桥已被万俟幸斩断 桥上的南京军哭着叫着骂着纷纷跌落江中 岸上的官兵尚不知情 仍一个劲朝桥上挤 但见江面人头起伏 随波逐流 不及过江的南京军朝着这边破口大骂 无可奈何 面对红军 只能缴械投降 吴奇伟看着对岸己部惨景 失声痛哭 由卫士搀着 黯然离去 韩汉英侥幸从别处逃过乌江

 

红军大获全胜 再占遵义 胜利捷报如雪片一般飞遍了中央红军每一个单位 所有的人都嘻笑颜开

毛主席兴致高极了 决定去休养连看看怀孕的妻子 亲口把胜利的消息告诉她 半路上碰上董老董必武的通讯员 特意来找毛主席的 说是贺大姐临产了 毛主席又惊又喜又愧又疚又痛又怜 马鞭一扬 催动坐骑撒蹄飞奔

远远望见一副担架缓缓走来 董老的通讯员告诉主席那就是贺大姐睡的担架 毛主席心头一紧 鞭马急奔 临近担架 毛主席飞身下马 疾步迎了上去

董老见过毛主席 笑嘻嘻说 恭喜主席 一个千金

毛主席谢过董老董必武 赶紧走到担架边 向担架员道声辛苦 再俯身看妻子 贺子珍脸色惨白 眼睛微闭 担架下方还在滴血 毛主席心里一阵酸痛 附在贺子珍耳边疼爱地呼唤着

贺子珍没有睁眼 却有两行泪水从眼角滚滚而出 全身剧烈地抖动起来

毛主席接过医生李治递来的手帕 爱抚地拭去贺子珍眼角上的泪水

石三哥 呜呜 贺子珍唤着毛主席的乳名 猛地抱住毛主席的手 幽幽大哭起来

大家的心里都酸酸地 不时有人叹上一两声长气

毛主席一边安慰贺子珍 一边四处张望

董必武知道毛主席是在找刚出世的孩子 忙走过来 告诉毛主席说 主席 我替你作主 孩子送给了老百姓 留下了30块大洋

你做得对 毛主席红着眼圈 哀伤地说

贺子珍呜呜哭道 这是第三个了

只能这样 只能这样 毛主席爱怜地安慰着贺子珍 轻轻地说 为了下一代的幸福 眼下又不能不丢掉自己的下一代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是红三军团通讯员来了 向毛主席报告说 彭军团长抱着邓参谋长的遗体死活不肯让人安葬

毛主席看着贺子珍 欲言又止

贺子珍脸上飞起两朵红润 说 你快去吧

董老也说 主席放心吧 有我呢

毛主席向董必武说一声拜托了 又看一眼贺子珍 飞身上马直奔凤凰山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