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96  

2006-08-25 12:59:10|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6

 

奉命留守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中共中央分局书记 中央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项英 送别秦邦宪 回到机关 立即召开留守干部会议 担任中央政府中央办事处主任的陈毅 因腿伤未愈尚在医院 由担架抬来开会

项英见陈毅脸庞黄瘦 一条伤腿肿得又红又粗又亮 伤口处不停地流着脓血 便上前关切地询问了他的伤情和诊治情况 叹口气 从口袋里摸出一盒万金油 递给陈毅 说 我现在只有这点灵丹妙药 痛得厉害就搽一点

谢谢你 同志哥 陈毅忍着痛 爽朗地笑着说

留守中央革命根据地的高级干部都来了 这中间有何叔衡和陈潭秋 他们是党的第一大代表和创始人之一 有党的第二任总负责人瞿秋白 他现在的职务是教育部长 有参加过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的杰出领导 真算得上是人才济济 项英作为这一班子的带头人 心里极为惬意 听着四野隆隆的炮响 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而是充满信心地对大家说 虽然主力带走了可以带走的一切东西 但中央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一万多战斗部队 而且我手上还有两万多伤兵 痊愈后可以重新上阵 我准备创建一个新的军团 进而扩编为红三方面军 还要建立新的军校 开设新的兵工厂 设立新的红色医院 主力红军很快就会要打回来 我们要集中部队死守住每一寸土地 坚决击退南京军的进攻 迎接中央凯旋

大多数人都乐呵呵地笑着 可是陈毅脸上的笑容却骤然消失 痛苦之状逐渐堆积

项英注意到了陈毅的脸色 关切地说道 痛得厉害就哼一声 会好过一些

陈毅咧咧嘴 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有些莫可奈何地说 我这心里比伤口还痛咧

咦 项英笑道 心里痛 哈哈 说出来 我为你治治 哈哈哈哈

陈毅不笑 忧郁重重说 项英同志 不是我扫你的兴 主力是不可能回来了 我们要赶紧转变

转变什么 项英脸色一变 不高兴地打断陈毅的话

转变什么 转变脑壳 陈毅心里所有的愤懑和不满全部爆发了 敞开嗓门大声说道 我们要立即转变观念 改变斗争方式 由阵地战转入游击战 作长期准备

项英勃然变色 也放大嗓门吼道 你怎么知道主力红军不会回来 难道秦总书记跟你说了

他没跟我说 我是估计

那你太悲观了

十万主力在这里都没能挡得住蒋介石 靠我们这万多人能挡住吗 同志 决心代替不了现实 还是赶紧部署打游击吧

不行 这么大个中央革命根据地就这么白白送给蒋介石 我不甘心

事实如此 不甘心也得甘心啦 趁南京军还不知道我们的底细 趁他们还在慢慢爬 赶紧采取措施还来得及 拖延下去 损失更大

不行 项英热血奔涌 厉声说道 敌人来了 不是勇敢地斗争 却选择逃避 那是懦夫 是怕死鬼 我决不干 我要和敌人血战到底

陈毅哑然一笑 反倒放低了声音 耐心劝说道 在座的都是好同志 都不是怕死鬼 但是形势变了 我们也得灵活一点呀 硬碰硬的亏我们还吃少了吗 赶紧转入游击战吧 保存实力 作长久打算 方能

不行 不行 项英一意孤行 坚持要死守阵地

你这么做会拐大肠的 陈毅猛地站了起来

算了算了 分局委员贺昌见项英陈毅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争得面红耳赤 连忙出来打圆场 劝陈毅说 你还是多听老项的吧 他是这里的一把手

陈毅看一眼项英 强忍住不说了 不停地抚摸着伤口 心里像有千根针在刺

项英见陈毅不再争论 也就算了 吩咐教育部长瞿秋白说 你要加紧剧本创作 准备会演 强档节目多下点功夫 各剧团都要加紧排练 档期就放在下星期三

轰 远处传来一阵炮声

瞿秋白侧耳听了听 忧心忡忡说 还会演呀

哈哈 项英笑道 会演可以鼓舞士气呀 会演可以安定民心啦 会演可为欢迎中央凯旋作准备呀

瞿秋白不吭声了

陈毅却硬是忍不住 带着火气说 南京军的刺刀都已戳到我们的鼻子尖尖了 还会什么演嘛

项英满肚子不高兴 说 你不要悲观好不好

贺昌见两人的脸色不对 怕他们吵 忙劝项英说 大敌当前 还是团结要紧

陈毅再次忍住了 脸上愁云密布

项英看看陈毅 继续吩咐瞿秋白说 会演一定要组织好 还要评奖

瞿秋白忙点头应承

嗒嗒嗒 一串机关枪子弹从空中划过

项英略略抬头 轻蔑地一笑 吩咐赣南军区参谋长龚楚说 你去通知周建屏红二十四师 还有毛泽覃的独立师 即刻去谢坊的湾塘岗埋伏 只要南京军一出现 就坚决消灭

好咧 你就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龚楚兴冲冲去了

看着项英大咧咧地调兵遣将 陈毅硬是急得心里痛 他想到结局的悲惨 就反复给别人讲 劝说大家赶紧转变观念 改换斗争手法 可是绝大多数人都成天乐呵呵笑哈哈的 不听陈毅的劝 甚至有的人还讥讽陈毅是杞人忧天 根本就不理睬他 陈毅有气无处发 也不好发 憋在心里真不是个味 一条伤腿又总是不见好 红肿得厉害 伤口老流脓水 一天到晚像火燎针扎似地痛得揪心 陈毅气不过 就走到两棵挨得很近的树中间 将伤腿横绑在一棵树干上 背靠着另一棵树 撕开绑带 露出血糊糊伤口 猛地吸口冷气 双手按住伤口边缘 一边下死劲挤压 一边不停地叫着 我叫你痛 我叫你痛 脓血从伤口里一股一股朝外冒 尽管痛得全身颤栗 满头大汗 陈毅仍不心慈手软 待血中不再带脓时 陈毅便折下一节树枝 撕去树皮 缠上纱布 涂满万金油 狠心朝伤口里一戳 忍着剧痛 边绞边说 我叫你痛 我叫你痛

当啷一声 从伤口里掉出两块东西 跌在脓血中 陈毅俯身拾起 抹去脓血仔细一瞧 是两块碎骨 不禁笑道 哈哈 原来是你们两个在捣乱啦 此时已是全身大汗淋漓 脸色蜡黄 通身发软 有气无力地瘫靠在树干上

警卫员聋牯找了过来 见状 禁不住放声大哭 赶紧蹲下 解开陈毅的伤腿 放到自己腿上 一边不停地掉泪 一边不停地抚摸着伤口周围 一边不停地朝伤口吹气

陈毅软绵绵说 小鬼 帮我把纱布塞到伤口里去

嗯 聋牯含泪答应着 展开纱布 撕下一小节 涂满万金油 轻轻揞在伤口上 用小树枝将纱布条一点一点地小心翼翼地朝伤口里塞 直到塞满为止

豆大的汗珠从陈毅头上沁出来 等到伤口包扎好后 聋牯扶着陈毅躺到地铺上 陈毅软弱弱地朝聋牯笑道 这就舒服多了 谢谢你呀

 

南京军在推进 随着瑞金的到手 南京军已占领共产党中央根据地所有城镇

陈诚召见蒋鼎文 说 追杀中央红军主力我负责 收捕残余红军你负责 有信心吗

蒋鼎文苦笑说 只怕搞不干净 因为他们是属草的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属草的好哇 陈诚扑哧笑道 我们就来个斩草除根 连根须须都抠出来烧掉 看他还怎么吹又生

蒋鼎文领了旨意 回到司令部 立即着手对共产党中央根据地展开全面清杀 但他还不知道项英陈毅的具体位置 仍令部队一寸一寸地慢慢紧缩包围圈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