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92  

2006-08-26 11:46:31|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2

 

夜 黑黢黢的 风从山谷中刮来 有些冰人 这时已是半夜时分 朱德带领着上万红军悄悄钻过南京军堡垒群 插向南京军后方 急行军三十千米 黎明时分到达目的地温坊的松毛岭 在公路两侧的密林中埋伏下来

当晨雾渐渐散去的时候 南京军许永相第八旅开过来了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在他们的堡垒线后面会出现红军主力 一反过去只前进千多米便筑碉宿营的习惯做法 笔直地进到了温坊 正当他们忙着捡石头筑碉堡时 砰的一声枪响 无数红军从两侧林子中突然冲出 许永相顿时吓得饭都呕了出来 本能地朝碉堡里钻 可红军是从碉堡后面冲杀过来的 南京军尽挨打 红军一阵枪弹手榴弹猛砸过去 接着就展开短兵格斗 红军的轻重机枪还没架好 两军就已纠缠到一起了 机枪手们干脆不用机枪 纷纷冲到南京军中肉搏拼杀 许永相见势不妙 丢下官兵独自潜逃 所部三个团失去指挥 乱打一气 不出五个小时 除了死去的以外 全都成了红军的俘虏

红军大获全胜 指战员们纷纷向总司令报捷 兴高采烈说 好久没打过这么痛快的仗了

朱德却急令转移 再次隐蔽于密林中

朱德亲自审问俘虏 你们为何一反常态这么大胆地向前突进

俘虏们纷纷抱怨说 上面说贵军是一个外国人在指挥 这个人七不懂八不懂 是个半瓶醋 好欺负 蒋总司令认为不必再像以前那么谨小慎微 命令我们放胆向前推进 哪里晓得所谓子外国人在指挥 原来是毛主席布下的疑兵阵 唉 结果还是上了你们的当

朱德听了 心里真是五味俱全

不一会 南京军飞机来了 看着地上累累的己方尸体 飞行员傻眼了 骂道 带队的是那个蠢猪 竟败在红军手里 悻悻返航

看着回去报丧的飞机 伏在林中的红军高兴不已 纷纷说道 照毛主席说的办 准能打胜仗

朱德乘势回师 猛击南京军堡垒线守备部队

南京军欺负红军无飞机重炮 堡垒均修成半圆形 后面是敞开的 无任何屏障 正好被红军兜个正着 红军勇猛冲杀 将南京军堡垒守备部队扫了个七零八落 中央革命根据地辖区一下子就恢复了好几十千米

正在华北视察的蒋介石听说此事 气得三餐没吃一点东西 电令陈诚将第三师师长李玉堂由中将降为上校 仍挂师长职 戴罪图功 许永相送交军法处处以极刑

 

红军打了胜仗 所有参加战斗的人都有说不出的高兴 趁着回首都开庆功大会的机会 朱德 林彪 罗荣桓 谭政 杨勇 杨成武 杨得志 陈伯钧等相邀一起去毛主席家玩 半路碰到陈赓和张震彭德怀 听说是去看毛主席 也赶紧一同来了 快到毛主席家门口时 被贺子珍望见 开始还以为是去别人家 再一瞧是朝自己家来的 赶紧喊毛主席迎接客人 自己也忙不迭地搬凳子摆桌子

欢迎 欢迎 毛主席闻声而出

彭德怀老远就扬着手嚷道 你把酒准备好了冇 我们可是如约而来呀

有 有 毛主席热情招呼大家坐

哈哈哈 客人们突然放声大笑

毛主席莫名其妙 回头一看 也乐了

原来毛毛戴着爸爸的帽子跑了出来 一张娃娃脸被军帽盖得只露出一个小下巴 小毛毛不知大人们在笑他 乐颠颠跑到朱德面前 甜甜蜜蜜叫着伯伯

朱德乐得眯眼直笑 从口袋里掏出一小袋炒熟了的豆子 直朝毛毛手上放

毛毛却两手背后 退几步 回头看着爸爸

毛主席取下毛毛头上的军帽 说 快接了伯伯的 谢谢伯伯啰

谢谢伯伯 毛毛这才接过豆子 走一边吃去了

毛主席朝朱德笑道 细伢子鼻子尖 一见你就晓得有吃的

朱德笑道 炒豆子香得远

毛主席给朱德递过一把竹靠椅 说 那天我错怪你了

没什么 没什么 朱德随和地笑着

贺子珍提出一包壶茶和一大碗扑辣椒扑刀豆等泡菜走出来 笑盈盈招呼大家说 酒是没得 请大家尝尝我做的扑水坛子菜吧

一股酸酸的清香立刻弥漫开来

贺子珍有一双好手 做出来的扑水坛子菜特别好吃 喜得大家口水直滴 赞不绝口地吃起来

看着宾客盈门 贺子珍嘻嘻直笑 可是才笑了几下 却又蓦的泪水一涌 赶紧回到房里 强捂着嘴巴 靠在门边幽幽地哭泣

外面的人没有注意贺子珍的表情 边吃边高兴地向毛主席报告温坊大捷的战果 纷纷说道 还是主席那套打起来舒服

毛主席看了看彭德怀 低声问朱德 听说德怀同志被撤销了军委副主席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朱德低声说 他看不惯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的蠢搞法 说是崽卖爷田心不痛 说秦邦宪是书憨子 瞎指挥 是纸上谈兵 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就要砍他的头 因为大家都反对 邦宪同志就撤了他的军委副主席

毛主席又问 刘伯承又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被撤的职

也是因为顾问的事 朱德说 伯承同志对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牛抵角的战术特别反感 他说这不叫打仗 叫挡仗 蒋介石呢也不叫打仗 叫滚仗 就好比一个大石滚子向我们滚来 我们就傻瓜似地用人去挡 哪能挡得住呢 就这样 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到秦邦宪面前告状 说刘伯承还不如一个普通参谋 就撤销了他的总参谋长职务

毛主席叹了一口气 低声说 邦宪同志怎么想起要请个外国顾问呢

还不是因为 朱德说了半截子话又不说了 神情变得黯淡起来

朱德完全清楚秦邦宪自己对军事一窍不通 又一直以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自居 老是瞧不起毛主席 就从共产国际搞来个军事顾问想取代毛主席 万万没想到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竟然是一个狗屁不通的军事白痴 又蠢又倔还咬人 可是这一切又因秦邦宪规定的铁的纪律所约束而无法向毛主席说清楚 所以朱德心里是十分的痛苦

哇 毛毛突然哭起来了

大家抬头看去 只见毛毛睡在地下恋地打滚 林彪在一旁尴尬地笑着

彭德怀朝林彪吼道 你死嗒血 这么大一个男子汉抢细伢子的东西吃 你丑不丑

朱德早已奔了过去 抱起毛毛 哄着他说 毛毛最听话嗒 毛毛不哭呢 来 我帮你搞好啊

毛毛哭道 不是这样是这样

到底要哪样啰 毛主席大声吼着儿子

毛毛莫哭啊 罗荣桓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洋菩萨递给毛毛

莫理他 让他去哭 毛主席说着 又大声朝儿子吼道 莫在这里发妖风 把鼻子擤咖

贺子珍出来了 爱怜地从朱德手中接过儿子 边拍灰边疼爱地骂道 啊呀 你这个画胡子 一身泥巴糊喽嗒

妈妈 哇哇哇 毛毛钻到贺子珍的怀里放声大哭

毛主席烦道 是个哭是个哭你跟我闭嘴不 再闹 老子一丁公

毛毛虽不敢大声哭 却仍在不停地抽泣

贺子珍一边拍打着毛毛身上的灰 一边抱怨地瞟着毛主席

谭政早已从口袋里掏出几张菩萨子 笑着塞到毛毛手里 逗他说 毛毛好伢子 毛毛不哭 呃呃呃 毛毛笑了 笑了

嘻 毛毛咧嘴一笑 笑出两条好粗的鼻涕龙

贺子珍忙摸出手帕为毛毛擦去鼻涕 要拉他回房里去 毛毛却挣脱妈妈的手 趴一边玩石头骨去了

哈 都在呀 周恩来的通讯员跑了来 大声嚷道 秦总书记叫你们都去开会

好 我就不留你们了 毛主席忙起身送客

通讯员说 请主席也去

毛主席笑道 你没搞错吧

没错 通讯员很肯定地说 总政委特别嘱咐过我

不会错啰 走啰 彭德怀不由分说 拉着毛主席就走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