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94  

2006-08-26 07:57:03|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4

 

连日来 周恩来为战略转移没日没夜地忙碌着 这天来了一个人 径直找到他 说是向党中央报到 周恩来一看是鄂豫皖省委宣传部长成仿吾 喜出望外 赶紧带他去见秦邦宪

秦邦宪很高兴 急问情况

成仿吾说 第四次反围攻时 张国焘带着四方面军主力一去不返 省委书记沈泽民挺身而出 集合留下来的队伍和伤病员重建了红二十五军 军长是徐海东 政治委员是吴焕先 最初有一万三千五百多人 七里坪围困战失败 红军损失近三分之二 余下四千多人全被压迫在天台山中 包括沈泽民在内的许多人都活活饿死在岩洞里 现在的省委书记是徐宝珊 因无电台 省委特派我来中央汇报情况 并请求中央派军事干部去鄂豫皖工作

听完汇报 秦邦宪对周恩来说 仿吾同志就不要回去了 留在中央工作 派军事干部的事你全权负责

周恩来说 派师长程子华同志去吧 以前他曾在江北组织过武装起义 对那边的人文地理都很熟 在师级责任上干得很不错 军事指挥很有一套

秦邦宪点点头 表示同意

周恩来又说 另外 我还想 若红二十五军继续留在鄂豫皖有困难 也可以向外线转移 名义就叫第二抗日先遣队 如何

很好 秦邦宪说 你去安排一下 叫程子华同志尽快出发 仿吾同志留一下 我们还谈一谈

程子华去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后不久 在湘赣边区担任中央代表的任弼时 给中央发电报来了 告诉周恩来和秦邦宪 按照军事顾问制定的作战方针 红六军团虽竭尽全力 仍无法阻挡湘军前进 现已陷入湘军重围

秦邦宪立即向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作了汇报

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好生不然 走到地图前撕起笔记本来 一页纸还才撕得一半便高声嚷道 叫红六军团立即突围西征 为中央红军探路

秦邦宪赞同 任命任弼时兼任红六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 率红六军团刻日西征 去湘东南发动游击战争

周恩来正要起草电文 却突然一笑 笑得秦邦宪和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两个都莫名其妙

过了好一阵周恩来方说 唐僧西天取经有九九八十一难 我们西去会有多少难呢

秦邦宪紧绷着脸不吭声

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问道 取什么经呀

哈 秦邦宪撑不住 捧腹大笑 差一点把眼镜都笑跌

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搞不清他们两个笑什么 也在一旁傻笑

秦邦宪对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一说 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却不笑了

周恩来不想让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太难堪 便埋头忙着起草电文

十余天后 任弼时电告中央 说采取声东击西方针 连破湘军四道封锁线 顺利到达湘南桂东寨前圩 参加突围的部队总计为9758人 电报同时告诉中央 红六军团出发时因携带的东西过多 行动迟缓 吃了不少亏 建议中央红军出发时一定要轻装 东西越少越好 目前湘军重兵正向桂东涌来 六军团不宜留在湘东南 请中央指示行动方针

秦邦宪把电报给顾问看了

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说 让六军团继续西进 渡过湘江 火速进军武冈 至少坚持十天 力求消灭敌人一旅以下单个部队 而后去湘西与贺龙红二军团取联系 吸引更多的湘军于湘西北

周恩来不无担心地说 红六军团已经相当疲劳了 还要他们吸引更多的敌人 行吗

不行也得行 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蛮横地说 为了我们即将展开的战略转移 就是把整个红六军团全部拼光了也在所不惜

你怎么能这样呢 周恩来来火了 愤怒地说 难道我们就不能灵活点吗

好啦好啦 秦邦宪拦住周恩来 说 一切以顾问说的为准 我们马上就要行动 这也是迫不得已

周恩来看一眼秦邦宪 强忍住了 平静地起草电文 电文中既讲明了军事顾问的要求 又给红六军团以机动选择 秦邦宪认为这样最好不过 当即发给任弼时

红六军团突围成功 使秦邦宪和李德华夫奥托布劳恩忧郁阴闷的脸上稍稍有了些喜色 但对任弼时的忠告却嗤之以鼻 仍令各单位将能带走的设备器材统统捆扎好

周恩来给任弼时发过电报 寻思红六军团走了 红七军团也走了 红八红九两军团也已组建完毕 看来中央红军的行动也会要开始了 便找到毛主席 暗示他说 中央要有大的举动 你看从哪里走好

毛主席问道 你们想去哪

周恩来犹疑了一会 说 你能尽快在于都河上架好几座浮桥吗

行啊 毛主席知道周恩来不讲必有难言之隐 便没有多问 骑上心爱的黄鬃马 叫上警卫员吴吉清 一口气奔波一百八十千米 来到于都

于都河不宽 水也不深 毛主席顶着烈日 卷起裤脚 反反复复在河中试探水位地质 选择最佳架桥点 当第一个浮桥架设点选好后 毛主席又去选第二个桥址

吴吉清劝阻说 主席 上面太阳晒 下面冷水沏 你搞了这么久 怎么受得住 快上去吧

不要紧的 我挺得住 毛主席嘴里这么说 心里却老在想 什么事这么保密 连我这个共和国主席都不让知道 啊呀 难道秦邦宪和那个外国饭桶要抛弃中央革命根据地

想到这里 毛主席心里一翻 只觉眼前一黑 猛地栽倒在水中 便人事不知

吴吉清吓坏了 赶紧从凉水中捞起毛主席 大声哭着 拼命朝岸上拖

河边几位在田中劳作的群众看见 飞奔过来帮忙 直问毛主席怎么啦

吴吉清将毛主席平放在河滩上 喊了几声不见毛主席开口 不由得嚎啕大哭道 主席呀 哇

快 快抬到屋里去 热心的群众捧着人事不知的毛主席 跑到就近的一户人家 将毛主席安放在床上 迅速换上干衣

主席呀 呜 你要是 呜呜 我也不活啦 吴吉清不停地哭着

远近四乡八里的群众闻讯纷纷赶来 一见床上一动不动全身冰凉的毛主席 无不放声大哭

几位哭肿了喉咙的老人冲到屋外面 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朝天大声呼喊道 老天爷呀 你要开眼啦 我们老百姓离不开毛主席呀

两位老大娘慢慢爬起来 围着坝基 边走边一人一句地大声喊道

毛主席 回来吧

毛主席回来啦

毛主席 回来吧

毛主席回来啦

这凄厉感人的喊声 感染了无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他们全都跪倒在地 不断向天上呼喊道 老天爷呀 你要保佑我们的毛主席呀 穷苦人不能没有毛主席呀

屋里面 地方干部陪着土郎中为毛主席把脉扎针打火罐 吴吉清在一旁啜泣当下手

忽然 毛主席轻微动了一下

毛主席 毛主席 吴吉清急呼起来

毛主席 回来吧

毛主席回来啦

外面两位老大娘的喊声更加急切了

吉清同志吗 毛主席睁开寒涩惺忪的眼睛 慢慢移动着眼神

毛主席 毛主席 毛主席醒过来啦 毛主席醒过来啦 吴吉清高兴得热泪直滚 大声地喊叫着

毛主席醒过来了 好啊 人们争先恐后地朝屋子里涌 纷纷围到床前 屏声敛息地看着毛主席笑 笑得连泪珠子掉在地下都听得一清二楚

谢谢老天爷 谢谢老天爷 未能挤进屋的人一个劲地朝天顶礼膜拜

毛主席看着眼前一张张老的面孔小的面孔男的面孔女的面孔哭的面孔笑的面孔熟悉的面孔陌生的面孔 心里似乎明白了 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吧嗒吧嗒掉在枕头上 身子不住地抖动

主席 毛主席 人们深情地呼唤着

谢谢乡亲们 毛主席说着 泪眼花花地挣扎着要坐起来 不料突然打个冷噤 身子猛烈颤抖 口中不住地叫冷

房东大娘一连抱来三床厚棉被盖在毛主席身上 毛主席仍喊冷不止 等第四床棉被盖上时 毛主席又转口嚷热 被子一床一床地被取走 最后只剩一条短裤衩 毛主席仍一个劲地叫热 吴吉清摸毛主席的身子 唉呀 滚烫滚烫 不由得又伤心痛哭起来

一连三天 毛主席水米不进 身子忽儿冰凉 忽儿滚烫 土郎中一会打火罐 一会扎银针 一会拔寒疔 一会熬草药 没日没夜地守着毛主席 民间土单方用尽了 仍不见效 吴吉清急得两只眼睛哭成了金鱼泡

地方干部也很着急 劝吴吉清说 光哭不行啊 快去首都请医生呀 毛主席有我们照顾 你放心去吧

一句话提醒了吴吉清 骑上马朝首都狂奔 进了瑞京 吴吉清顾不上喘口气 直奔中央政治局 恰逢秦邦宪与张闻天在研究工作 吴吉清径直走到张闻天面前 礼都没来得及敬便急着报告说 毛主席病了 起不得床 三天没吃东西了

唉呀 张闻天顿时急了

秦邦宪轻轻推一下眼镜 冷冷地说 那就把他留下来吧

使不得 张闻天急声说 毛主席必须随军 走不了就抬 一定要带上他

秦邦宪想了一会 吩咐吴吉清说 你去找医生吧

我去吧 张闻天赶紧起身 边走边急切地向吴吉清询问毛主席的病状 吴吉清一一讲了 两个人气喘吁吁赶到红色医院 直奔院长室

一见傅连暲 张闻天便说 毛主席在于都病得很厉害 你快去看看

啊 毛主席病了 傅连暲惊讶地问一句

吴吉清急忙谈了毛主席的病症

傅连暲心里一颤 仔细判断着毛主席的病症 边捡药边对张闻天说 我马上就去给毛主席治病

张闻天说 部队即刻要有大行动 毛主席要随军 你必须尽快治好他 有困难吗

没困难 我马上走 傅连暲说着 背起了药箱

看着纵马急奔而去的傅连暲 张闻天暗暗祷祝说 傅院长 你可千万要治好主席的病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