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75  

2006-08-29 12:10:28|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5

 

听说由毛主席率队打漳州 东进的路上几乎沸腾了 一路之上 不少地方部队和游击队纷纷加入到东征队伍的行列中来 道路有多宽 队伍有多宽 全是滚滚东进的充满着激情的队伍 游击队更是利用环境熟悉抢路走 从没有路的地方走出路来 所有参战的人都发出会心的微笑 互相鼓励说 快走啊 快走啊 跟着毛主席 准能打胜仗啦

闽南国民党统治区的人民听说红军要来攻打漳州 天天烧香拜佛 盼望红军早一点来解放他们

行进在雄纠纠气昂昂的人潮中 已有好久没有闻过战火硝烟的毛主席 此刻心情特别的好 一路之上 不时下马和竞相前进的战士及随军支前的民工说几句笑话

置身在这车水马龙歌声激越军民同进的热闹场景之中 与毛主席并骑而行的红一军团政委聂荣臻 心里极为快畅 高兴地对毛主席说 哈 主席 你看他们 似乎胜利已经到手了

不等毛主席开口 警卫员吴吉清抢着说 聂政委 只要跟着毛主席 包管赢 打十仗可以胜十一仗

聂荣臻嗨嗨笑道 那第十一仗是怎么胜的呀

吴吉清说 有些逃兵跑不出去 晓得我们优待俘虏 就又返回来向我们投诚 第一件事就是要我们赶紧为他们弄吃的

哈哈哈 聂荣臻仰头大笑

毛主席微微一笑 对吴吉清说 你马上赶到前面去 告诉林军团长 叫他不要顾坎市 直趋龙岩城 今晚宿大池 不去小池

聂荣臻问道 主席 为何不宿小池呢

毛主席说 这样可以乱敌探耳目

我知道了 聂荣臻高兴地说 主席是想示形 出敌不意

毛主席点点头 转个话题说 当前日寇侵略矛头已达厦门 我们进军漳州 对日寇的侵略阴谋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无论对国内国外 都将产生极大的政治影响

主席 打下漳州后 我们还进攻厦门吗

只要客观条件允许 就坚决打

要是日本军队来进攻我们呢 聂荣臻又问

那就坚决消灭他 毛主席用力挥着手说

聂荣臻肃然起敬 看着一队队精神抖擞意气风发昂首阔步向前进的红军队伍 在心里由衷地钦佩毛主席 虽然他还是第一次直接在毛主席率领下带兵打仗 但毛主席的大无畏精神与卓越的领导才能 已经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当夜林彪宿于大池 有地方党委书记东方渐浩来反映敌情 说 张贞得知红军要打漳州 派了两个团防守龙岩 前哨叶扬渝营则放在小池镇

林彪喜道 张贞不如马崑 漳州夺定了

即叫东方渐浩去通知龙岩游击队连夜袭扰小池

叶扬渝带兵几年 屡受游击队袭扰 早已司空见惯 见游击队又来麻烦 次日早饭不吃便杀出了小池镇 正肆无忌惮地追击游击队 左权红十五军突然从侧后袭来 一枪击毙叶扬渝 闽军四散奔逃 杨得志红一团趁势急进 直指龙岩 龙岩城里城外的闽军已如惊弓之鸟 红军尖刀班一次火力侦察便使他们全线炸窝 军官竞换便衣 士兵呼救不迭 还没等杨得志发起攻击 早已逃得不知去向 林彪进入龙岩县城 让董振堂驻守龙岩 监视粤军 并与远方位布防的罗炳辉红十二军一起保障后方补给线 其余部队俱攻漳州

杨得志红一团仍为前卫 沿龙漳公路向漳州挺进 进抵天宝山下 遭遇闽军王祖清旅顽强阻击 天下大雨 遮挡视线 杨得志改进攻为监视 向上级报告敌情

林彪火速来到天宝山脚 观察闽军防务部署

向导告诉林彪说 天宝山距漳州城仅20里 张贞在此经营多年 工事坚固 听说张贞已经离开漳州 正急急赶往设在山后茶铺镇的炮兵阵地坐镇指挥

林彪看了一会 命令红四军和红三军一个师攻击闽军右翼 令左权红十五军攻敌左翼 并叫杨得志从上游宝林桥绕攻天宝山侧后 另以陈伯钧红七师直进漳州

陈伯钧冒雨出发 越过种有香蕉甘蔗的旷原地带 顺着平阔的公路直插茶铺 走出不远 一条小河横在眼前 木桥狭窄 红军成单列队形缓缓过桥

轰 轰轰 张贞的炮弹射过来了 将一河清流炸成了暴跳的恶龙 小木桥也在硝烟中四分五裂 红军都被阻在了河边

陈伯钧从后赶上来 闪眼朝河中一瞧 立即大声吼道 不要停 统统下水 摸着桥桩过去

说罢 带头跳入急流中 攀着桥桩 顶着头上呼啸的炮弹和数米高的浪花 奋力蹬水 靠得岸来 急速前进 直冲茶铺镇

炮击忽然停止了 一路上地方百姓且纷纷传言 都说张贞撤退了

红军跑得更加欢快 互相催促说 快追呀 活捉张贞啦

不对头 陈伯钧忽地吐出一句 紧急下令停止前进

几位团长很快赶来 纷纷询问为何不追

陈伯钧说 平素敌人逃跑 都是乱成一团 今天张贞却撤得这么有秩有序 难道不奇怪吗

是奇怪呀 团长们说 难道张贞耍花招

对 陈伯钧指着前方说 你们看 这一路地势平坦 但靠镇边却有一线小山 山上树木葱郁 张贞是绿林起家 老谋深算 他明里撤退 暗地里却布下口袋 想打我们一个伏击

几位团长一合计 认为陈伯钧的分析判断很有道理

我们将计就计 陈伯钧笑道 你们可如此如此 怎么样

好计 团长们纷纷说着 火速去了

等过二三十分钟 陈伯钧亲自带上一个连直奔茶铺镇 临近小山头 陈伯钧嘱咐大家小心前进 等赶到密林前 陈伯钧猛喊一声 隐蔽 率先钻入路边的林中

说时迟 那时快 早从山坡高过人头的荒草中涌出无数伏兵 正待射击 没想到红军突然钻入了林中 伏兵不知所措 竟呆住了 还没等他们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身后突然枪声大作 杀声震天 紧接着陈伯钧又冲出密林 杀向伏兵 一顿枪弹手榴弹袭去 闽军前后遭袭 死伤无数 成片成片地举手投降

张贞本想打红军一个伏击 自以为天衣无缝 没想到红军来了这么一手 张贞还想顽抗 忽报红军杨得志从上游宝林桥过河 绕攻天宝山之后 张贞仰天长叹道 红军天下无敌呀

带上残兵败卒 仓仓皇皇逃回漳州 一把火狠心烧掉军火库 匆匆收拾一些细软家私 连夜逃往闽粤边境的深山密林中 重操土匪营生

陈伯钧向漳州急进 前卫报告前面山头有埋伏 陈伯钧火速奔到山脚 但见山上有些闽军在活动 举起望远镜一瞧 山上除了少许闽军外 没什么工事

陈伯钧立即令道 只是侦察小分队 没埋伏 冲上去

战士们奋勇登山 山上的闽军果然一枪不放 一哄而散

陈伯钧紧追不舍 直进漳州 城区一片混乱 军火库尚在噼噼啪啪地烧得响 无数居民遭受牵连 流离失所 无家可归 陈伯钧派出警戒分队后 其余的都去救火 总算保住大部居民免遭损失 政工部门随后广贴告示 安抚市民 中共漳州地下市委立即公开 迅速组织汽车驾驶员为红军运送战利品

红军攻占漳州的消息如同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与光辐射飞速扩散 天宝山守敌斗志全无 纷纷溃逃 向漳州前进的红色军民们跑得更欢更快了 纷纷说道 嗨 跟着毛主席 准能打胜仗

毛主席的心情也极为欢畅 兴高采烈地同沿路的军民们打着招呼 每当满载缴获物资由漳州开往瑞京的汽车队伍驶来时 毛主席更是兴奋不已地哈哈笑道 我们也有汽车运输队了

迎面走来了团政委杨成武 毛主席问他去那里

杨成武说 林军团长特地叫我来迎接主席

毛主席笑道 那好 一起走吧 成武同志 你这个杨家将 这一仗打得过不过瘾啦

嗨 真是过瘾 杨成武喜气洋洋说 这次缴获了好多好多新式武器 都是从国外进口的 有些以前还从来没看到过 真是大开眼界 还缴获了两架飞机呢 大家都争着跑去飞机场看飞机为什么会飞呢 哈哈

哈哈 毛主席兴奋地说 我们也有飞机了 成武同志 有人说我们只会诱敌深入关门打狗 不能够外线出击到国民党统治区打仗 你说能不能啊

怎么不能呢 杨成武笑道 今天我们不是打过来了么

是啊 毛主席笑道 从江西一下子打到这福建海边上 张贞做梦也不会想到啊 哈哈 红军成天兵天将啰

毛主席的爽朗笑声 感染了身边同行的人 大家都发出会心的欢笑 走得更加欢快了

杨成武突然手一指 说 主席 他们接你来了

谁呀 毛主席向前望去

原来是福建省委的几位主要负责人 他们见到毛主席 纷纷喊着迎了上来

毛主席高兴地和他们走到一起 饶有兴趣地听他们讲述城里的新闻

有人噗哧笑道 这次打下漳州 真让大家开了眼界 也闹了不少笑话 许多战士第一次看到电灯 第一次吃刨冰 第一次洗温泉 一些战士把肉松当烟丝抽 用电灯点火抽烟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大家都笑

不肯这些呢 福建省委副书记陈寿昌比着两只手笑着说 这里有很多华侨 养的洋叫鸡有这么大 身子雪白雪白 鸡冠子呢这么大 通红通红的 脚杆子呢这么粗 嘴巴子呢铁样的 啄起人来痛得要死 一些人看稀奇 争着抱 有些小鬼还骑到鸡背上当马骑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毛主席仰头大笑道 我们这些山里猛虎碰上将来进行时喽

说着笑着 不知不觉走进了漳州城

漳州城里好热闹呀 人来人往 川流不息 秩序井然 安堵如常

大家邀毛主席先去看飞机

毛主席却急着要办公 问中共漳州市委书记蔡协民办公室设在哪

蔡协民说 要问林军团长

恰好林彪迎面走来 向毛主席报告 我军全线展开 占领漳州六属 前锋直达厦门海边 主席的办公室设在芝山天主教堂

你辛苦了 毛主席说着 吩咐陈寿昌蔡协民要抓紧发动群众 宣传抗日 扩大红军的影响 然后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茶也不及喝 朝办公桌前一坐 立即叫工作人员拿文件来看

东路军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将誊正的两份文件放到毛主席案前 请毛主席签发 一份文件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颁布的对日作战总动员令 另一份文件是中央政府和革命军事委员会 关于要求全国各党各派各军 在抗日和民主以及停止进攻革命根据地等三个条件下 联合起来共同抗日的宣言 毛主席看了 极为满意 当即署上大名 让秘书长谢觉哉司印

罗荣桓说 我马上拿去印刷 印好后装上飞机 送到厦门上空去散发 嗨嗨 吓死日本鬼子

毛主席问道 飞行员哪里来

罗荣桓说 随营军校里有两名教官曾在苏联学过飞机 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们了

哈 我们也有自己的空军了 毛主席高兴地说 过后叫他们直接将飞机开到首都去

罗荣桓答应着去了

红色战鹰飞临夏门上空 传单如雪片般纷纷扬扬从天而降 吓坏了驻在厦门的日本舰队 当即升火起锚 加强戒备 每到夜晚则用探照灯不停地照射岸边 防止红军夜袭

两份红色文件也唤醒了厦门各界爱国人士 他们议论纷纷 反响强烈 不少教师和热血学生争相涌到漳州 上书毛主席 要求参加抗日 毛主席热情接待一切来访者 招贤纳士 委托陈寿昌送往瑞京

陈寿昌说 就让他们在漳州干不好吗

毛主席说 蒋介石已将第十九路军调来福建 第四次军事大进攻很快要开始了 我们不能在此久呆 你要调到中央高级党校去学习 就请你辛苦一下 带上他们一起去吧

这时林彪聂荣臻两人匆匆走来  将一份十万火急电报交给毛主席 说 中央军委电报 红三军团攻击大余受挫 反陷入粤军湘军包围 中央局命令我们火速由信丰直取南雄 击退粤军 增援彭德怀

原来就在毛主席率领东路军一路东进顺利攻占漳州的同时 彭德怀的西路军却遇到重重困难 在湘南桂东一带遭遇何键主力堵截 彭德怀交战不利 被迫撤退 广东陈济棠趁势侵入赣南革命根据地 前锋直逼于都

毛主席看过电报 说 其实我们根本用不着去什么南雄 只要我们这里佯攻潮梅二州 声言偷袭广州 粤军自然就退了回去

林彪脱口叫绝 说 高招 这叫指桑骂槐 是三十六计中的一计 主席的兵法真个用得活

陈寿昌问道 主席 我们不是与陈济棠定得有密约吗 陈济棠不是要求我们保证他们的安全吗 怎么反倒打起我们来了 他这不是言而无信吗

毛主席苦笑说 你不行嘛 能怪人家背信弃义吗 这年头 谁不讲实力呀 赣州一仗 暴露出我军弱点 又再一分兵 犯兵家大忌 说明我军战略存在问题 人家不失信才怪呢

林彪说 当时要是听主席的 三个军团都来这边 半个福建都是我们的了 硬要分开 三军团还不就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算了 毛主席把手一扬 说 过去的事还提它干吗 蒋介石的第四次军事大进攻就要开始了 我们的一些人啦 还连不清白

聂荣臻说 去南雄也是好事 我们先集中兵力击退粤军 免除后顾之忧 然后全力对付蒋介石的大进攻

毛主席看着林彪 略略点头

林彪忙说 我赞同政委的意见 让陈伯钧任红十五军军长 带队先行

毛主席点头赞同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