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73  

2006-08-30 07:21:48|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3

 

徐向前火急赶回新集镇 新集早已被张钫占领 徐向前气得直想骂娘

张国焘正待要徐向前夺回新集 方面军参谋长陈赓急匆匆跑来报告 说 南京军卫立煌陈继承大军相继杀到 正在对我军形成包围圈

张国焘浑身颤抖 哭丧着脸说 进攻进攻 引火烧身 今天打出一个厉害码子来了 红军只能打一仗 没有打第二仗的力气

徐向前火气直喷 在心里恼怒道 蛮干也是你 说不行也是你 听你的没打过一次开心仗 你到底要如何搞嘛

你们快想想办法呀 张国焘一筹莫展地看着徐向前陈昌浩说

陈昌浩哭笑不得 对徐向前说 事到如今 气也没用 这仗到底该怎么打 你赶快拿个主意吧

徐向前看看张国焘 无可奈何 压住心头怒火 心平气和说 老板先生 南京军锐气正盛 不宜硬拼 当前之计 我们应隐蔽主力 力避硬仗 以地方部队袭扰敌军 待敌疲惫 主力乘势杀出 于运动中拣弱者打之 将敌各个击破

张国焘吼道 南京军都亲到我的嘴上来啦 还隐蔽个鬼哟 我已将此地情形电告了中央 且看他们怎么说吧

陈昌浩正想劝张国焘几句 见方面军政治部副主任傅钟大步走来 便闭口不谈 看傅钟有什么事

傅钟过来 给张国焘一封电报 说 毛主席和周恩来朱德王稼祥联名发来的 建议我们隐蔽主力 避免硬仗 以地方部队骚扰敌人 在运动中各个击破敌人

张国焘根本就不看电报 鼻孔里轻轻哼一声 扭头看着徐向前 冷冷地说 你与中央倒是不谋而合啊 可是党中央离我们那么远 根本就不了解这里的情况 却在那里指手画脚

徐向前说 中央的建议确实英明 我们可以西出平汉线 转到英山那边去择机歼敌

省委书记沈泽民说 去英山是脱离革命根据地 要不得 必须留在红安麻城一带就地坚持斗争

蔡申熙说 蒋介石逼得太死 内线作战已无任何回旋余地 只能向外线出击才有出路 我赞同总指挥的意见 西出平汉线 穿过英山 向贺龙的红二军团靠拢

陈赓也说 张老板 不要犹豫了 要找出路非外线出击不可

张国焘看看陈昌浩

陈昌浩说 我赞同向前同志的意见

张国焘遂嘻嘻一笑 说 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 三十六计 走为上计 就向贺龙他们靠拢吧

徐向前叹息一声 下令埋掉飞机 留下徐海东的独立师和刘震的独立团坚持地方斗争 以陈再道为前卫 蔡申熙红二十五军断后 全军向英山一线转移

临走 张国焘下令焚烧房屋 破坏财产

此举立即遭到几乎百分之百的人的反对

大家愈不赞成 张国焘的意志愈坚 凶狠狠说 我们不能给敌人留下一丝一毫可资利用的东西 一律实行坚壁清野 有反对者 以通敌论处 格杀勿论

高压之下 谁敢再言

一时间 根据地内到处浓烟滚滚 居民流离失所 无家可归 百姓怨声载道

南京军乘势追击红军 蔡申熙敌住 不幸牺牲

徐向前得蔡申熙死命抗敌 奋力冲破胡宗南第一师的阻击 一路疾行 来到川陕边界的漫川关 进入一个葫芦形隘口 徐向前闪眼一望 急令红一师留下守住口子

张国焘上来 问红一师为何不前进

徐向前说明情况

张国焘吼道 两边高地无任何敌军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走吧 留什么人

徐向前急忙申辩说 老板先生 这个地势太险要了 一旦被敌人占领 我们冲得出去便罢 万一冲不出去就退都退不回来 那就真的会被敌人全部歼灭

张国焘喝道 徐向前你要干什么 你怎么老只想到退呢 我们是共产主义者 只能前进前进再前进

徐向前哭笑不得 说 前方情况我们一点也不明了 倘若敌人设伏怎么办 我们不能只顾前进而忘记退路

我懒得理你 张国焘吼着 喝令部队只管往前冲

行约二十五千米 砰的一声枪响 两边山头无数伏兵涌出 红军奋力激战 地形不利 死伤累累 仓促后退 但山口已被伏兵堵死 红军无法退出 只在山谷内乱走

张国焘急了 问徐向前怎么办

徐向前无以回答 气得两头乱望

张国焘还要催

陈昌浩劝他说 老板先生你别急呀 向前同志正在想办法呢

激烈的枪声让徐向前痛苦不已 苦思苦想突围办法

敌军涌来 红军艰苦应战 情况危急万分

团长吴云山急步奔到徐向前面前 大声说道 总指挥快突围 我来掩护

说罢 带上警卫战士二十多人火速抢占道口左边一座山头 坚决阻住攻来的南京军

徐向前急命部队丢掉所有重物 火速通过山口

说时迟那时快 轰隆几声巨响 一顿炮弹砸了过来 有侦察员飞报 蒋介石近日晋升胡宗南为第一军军长 带着五个师从背后追上来了 前面是西北军杨虎城的三个主力团把守 左侧制高点乌头观已被罗启疆独立第三十四旅控制

张国焘急得打转转 只问徐向前怎么办

徐向前倒还沉稳 说 现已陷入敌人重围 只有奋力厮杀 方能死里求生

几经血战 南京军仗着人多势众装备精良 又兼所占地势优越 将红军围了个水泄不通 红军师长王宏坤负伤 团长林维权阵亡 南京军方面虽旅长罗启疆负伤 团长张虎臣阵亡 但攻击丝毫不减 将红军压缩在只有五千米活动余地的悬崖峡谷之中

茫茫夜色中  张国焘更加慌了 对徐向前说 还是化整为零 分散突围吧

不能分 徐向前态度坚决地说 一大块肉一口怎么也吞不下 分成几块就保不住了

陈昌浩也力劝张国焘说 这一次你无论如何要听取向前同志的意见

张国焘也知道分散非常危险 便问徐向前怎么办

徐向前把目光从北山收回来 说 北面南京军攻势稍弱 我们只有集中全力冲过前面的山谷 直插汉中 方能死里逃生

张国焘说 不好 不好

陈昌浩急声呼道 老板先生 再不听向前同志的 你我就都会要死在这乱葬冈了

那好 那好  张国焘忙说 就一起走吧 就一起去汉中吧

此时天已大亮 胡宗南攻击得更加猛烈 红三十四团团长许世友死死守着北面的一个山头 保护着全军的安全

徐向前先去许世友团察看了敌情 嘱咐了许世友几句 然后回到指挥所紧急召来团以上干部 铁青着脸说 我军已陷入南京军重围 只有北面的山口还有一线生机 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冲出去 谁愿担任突击队司令

我 人群中走出团长陈再道 只见他两眼圆睁 腰别短火 背插一把重33500克的鬼头大刀 威风凛凛地屹立在徐向前的面前

徐向前冷峻而严酷地盯着满身是血的陈再道 厉声说道 全军安危在此一举 只能成功 不许失败 行吗

轰 一颗炮弹落在附近 泥土溅了陈再道满头满脸

陈再道全然不顾 坚毅地说 总指挥请放心 今天我豁出去了

嗒嗒嗒 一串机枪子弹扫过来 击得陈再道头顶上的树叶纷纷掉落

陈再道连眉毛都没眨一下 大声说 总指挥 完不成任务我这条命不要了

徐向前上前一步 拍着陈再道的肩 郑重地说 拜托了

陈再道双脚一并 说 总指挥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 就一定为全军拼出一条血路来

陈再道风呼火急回到本团 大声呼喊紧急集合

全团指战员立即站了过来 陈再道三言两语说明战斗任务 大家立时热血奔涌 纷纷争当敢死队员

陈再道把刀一举 吼道 今天不是敢死队 今天是要做敢死团 每一个人都必须拼死拚命 不打开通道决不罢休 不怕死地跟我来 说罢 扛起大刀第一个冲向北山垭口

全团千多人紧随其后 视死如归地奔跑着

陈赓带一个师为第二梯队 师长王树声带第三队 依次出发 其余部队则紧张地进行突围前的轻装准备 砸碎行军锅 炸毁山炮 然后也一队接一队的依次出发 此时掩护部队正在不顾一切牺牲地顽强地阻击着气势汹汹扑来的南京军

陈再道走上一个簸箕形状的小高地 因为山地障碍视线 对方也有一支部队正向这边急进 互相都没发现对方 双方在山梁上骤然遭遇 陈再道眼明手快 大吼一声 不要命的跟我上 手上的手榴弹跟着就甩了出去 鬼头大刀一舞 冲入南京军之中 乒啷乓啷的刀枪撞击声和搏斗厮杀声立即响彻山谷 一个南京军军官举着手枪直接瞄向陈再道 陈再道眼快 身子猛一蹲 砰地一枪越过头顶 帽子被击飞了 原来陈再道小时学过武功 故能躲过此劫 陈再道见帽子被打飞 更加狂怒 飞身一跳 猛虎一般闪奔到那军官面前 不等那军官再开第二枪 手起刀落 那军官的头颅咕噜咕噜着向山坡下滚去 陈再道顾不上看那颈腔喷血身子却一个劲往前窜的无头军官 又挥刀砍向另一个南京军 几个回合下来 陈再道终于撕开了一条近两千米的大口子 陈赓王树声等立即跟上 拼命将两边的南京军朝后挤压

徐向前迅即跳上高处一块青石 向后续部队大声呼喊道 速度就是生命 时间就是胜利 冲啊 随即跳下青石 急步奔向裂口

冲啊 杀啊 红军呼喊着 迎着狂风急雨般的炮弹子弹手榴弹 义无反顾地冲向尸积累累血流成河的口子 前面的人一排排倒下去 后面的人仍一股股地向前涌 那些吓呆了的驮马迟疑不动 立即被推下山涧 为死里求生的勇士们让路

南京军仗着人多势众 又有飞机重炮助战 整连整营甚至整团的一次次向红军发起集群冲锋 企图堵住被红军冲开的口子 陈再道血红着两眼只顾砍杀 死守阵地 徐向前屹立于崖边不停地催促部队加速前进 陈赓在马上双手甩动匣子枪 往来冲突 掩护战士突围 不幸被飞机击伤 翻身落马 一群南京军涌上来 狂呼着要抓活的 被陈再道看见 大吼一声 一个箭步奔过去 挥刀猛砍 南京军纷纷后退 陈再道挟上陈赓就走 南京军追来 被红三十一师师长王树声师政委李先念死死挡住

陈再道将陈赓交给卫生员 回头一看张国焘被几个南京军抓住了 正大呼救命 陈再道全身热血奔涌 猛地冲上去 一刀砍死一个南京军 再顺势一推掌 推死一个南京军 其余南京军害怕 放开张国焘 陈再道大呼张国焘快走 张国焘竟死呆八板地冻在原地不动 四个南京军冲来 陈再道碍着张国焘使不开刀 干脆将大刀收起 轮开了拳头 一拳将正面那个南京军打翻在地 随即两只铁掌同时推出 一个白鹤亮翅 击毙左右两个南京军 身后呼地一阵风起 陈再道已来不及转身 干脆朝前一仆 一把刺刀从他的背胸三公分处飞速擦过 再晚得三秒 南京军的刺刀就插进陈再道的胸部了 陈再道躲过这一刺 在仆倒的一刹那 右腿顺势一弹 疾如流星 快如闪电 踢倒身后那个行刺的南京军 随即跃身而起 抽出大刀 飞身跳向一窝蜂涌来的南京军 一刀劈倒头一个 另一个南京军冲到陈再道面前挥枪直刺 陈再道见无法躲避 干脆硬挺上去 右手挥刀隔开南京军的刺刀枪 左手五指运气成金雕爪 闪电一般插入对方左肩胛骨 瞬间又猛地收手 南京军啊的一声惨叫 瘫倒在地 左肩部露出五个血淋淋的洞眼 其余南京军吓得倒退数步 陈再道迅速冲到张国焘面前 右手一揽 拦腰挟住肥肥胖胖的张国焘 举步如飞 十几个南京军大呼小叫着跟在后面追赶 徐向前率警卫连冲杀过来 掩护张国焘转移

陈再道奔到安全地带 放下张国焘 催他快走

张国焘此刻面色惨白 六神无主 见陈再道要走 生怕没有巴岸 拖着陈再道不让走 陈再道眼见南京军不断涌来 正想叫张国焘松手 张国焘忽然大哭起来 呜呜 我负伤了

陈再道这才注意到张国焘的脸上黏巴黏巴尽是血 赶紧帮他去擦 却没发现伤口在哪里 再看自己 原来自己身上红的白的尽是血浆脑浆 有一些揩到了张国焘的脸上

张国焘见不是自己负伤 咧嘴一笑 把血湖血海的陈再道一丢 撒腿就跑 陈再道正要嘱咐张国焘小心 突然心里一翻 蹲在地下不停地干呕

徐向前跑来 问他何事

浑身血透的陈再道指着身上说 血气太腥了 受不住

徐向前立即脱下自己的军衣 扔给陈再道 说 快换上 跟上队伍

徐向前回头再看左边山头 山头上满布敌军 吴云山所部已全部战死

徐向前怀着满腔悲愤 和陈再道走在最后 轮番掩护着主力部队冲过尸积如山的垭口

红四方面军一番苦战 侥幸退出隘口险关 继续西进 经新野 过邓县 涉丹江 抵达鄂豫陕交界处的南化塘 部队疲乏至极 晚饭一过便都早早睡下了

徐向前刚刚合眼 突然一个南京军朝他手腕上猛刺一枪 徐向前唉哟一声 猛然睁眼 四处乱看 哪里有什么南京军 原来是自己做恶梦 却又觉得手痛 低头一瞧 不知什么时候手腕上戴了一只绿色的手镯 徐向前扑哧一笑 自言自语道 我一个男人 戴什么手镯 可是过细一看 哪是什么手镯 原来是一只硕大的绿豆皮箍在手腕上正在吸血 嗨呀 徐向前勃然大怒 扯下绿豆皮 扔得远远的 被吸处仍流血不止 忽儿 不远处传来一阵细微的嚓嚓声 是南京军偷上来了 徐向前惊出一身汗 大叫敌人来了 抽出手枪就冲了出去

偷袭的南京军不妨徐向前猛冲过来 一时间慌了手脚

徐向前急令陈再道在前 许世友殿后 趁着天黑和南京军尚在犹豫之时 一顿猛冲猛打 挤出一道口子 向西如飞而去

 

蒋介石听说红四方面军突出重围 心里一涌 失声叫道 不可走脱了蛟龙 急命新从国外考察归国的张学良担任军事委员会北平军分会委员长 统率北方诸军全力围追红四方面军 自己则亲率大军围攻湘鄂西贺龙红二军团 不及出发 忽接南昌急电 报称中央红军围攻赣州 蒋介石吃惊不小 将进攻贺龙红二军团的任务交给何成濬 亲率生力军南下 以陈诚为先锋 驰援赣州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