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60  

2006-08-31 11:50:37|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0

 

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首府新集镇

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机关会议室此刻热闹异常 根据地党政军民高级干部济济一堂 正在就如何向外发展以及与中央革命根据地展开杀敌竞赛的问题展开热烈地讨论

会议主持人身壮腰粗 肥头大耳 却生着两粒细眼珠 他就是中共创始人之一 党的一大代表 现任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书记兼军分会主席的张国焘 会议一开始 他就要求红四军团进军安徽 威逼南京 占领一两座中心城市 尽快实现湘鄂赣闽豫皖六省的全面赤化

师长许继慎说 张老板 你这个目标既不现实 又过于冒险 根本就实现不了 不如先打湖北的英山 相机进入蕲黄广地区 与湘鄂赣革命根据地隔江呼应 要稳妥得多

张国焘把脸一跌 恼怒说 只有你就喜欢跟我唱对台戏 旷继勋呢 你的意见呢

正埋头沉思的红四军团军团长旷继勋 听到张国焘叫他 忙把头一抬 说 我赞同继慎同志的意见

做事要有主见 张国焘立即打断旷继勋的话 训斥道 莫总是打和声 你这个军团长不行 还是当你的师长去吧

宣布撤销旷继勋军团长职务 降为师长

乒 一声枪响 是防空哨报警 紧接着天上传来飞机声 会议立即中断 所有的人都向外面跑 找地方隐蔽

张国焘太胖 跑不动 寻了半天还没找到一个藏身之处

南京军飞机一下子就瞅准了张国焘 狂啸着俯冲下来

张国焘惊慌不已 在路上狂奔乱跑 听得头上呜呜乱叫 一颗炸弹从天而降 眼看就要砸在张国焘的头上 刹那间 旁边闪出许继慎 猛地拖倒张国焘 扑到他身上 就这当儿 轰的一声巨响 炸弹着地开花 一块弹片划过许继慎的左肩 连皮带肉剜去一大块 鲜血喷涌 许继慎当场昏死过去

敌机走了 张国焘抱住许继慎 大声呼唤卫生员

卫生员急匆匆赶来

张国焘嘱咐说 今天若不是许师长 我早见马克思去了 立即送医院 要不惜一切代价救活许师长

卫生员带着民工 抬上许继慎 火速送往医院

会议继续进行 张国焘坚持要撤消旷继勋的职务

军团政治部主任陈定侯说 旷继勋同志一向作风稳妥 思虑周密 不应降级

你的思想有问题 张国焘狂怒道 都像旷继勋这样犹犹豫豫 还打什么仗

空中又传来了刺耳的飞机声 张国焘大叫一声 快跑 飞身蹦过会议桌 第一个冲了出去 可别人都不动 纷纷喊道 是侦察机呢 张老板不要跑 张国焘那里听 早已不见了踪影 等了好一会还不见张国焘回来 军团参谋长徐向前赶紧派人去找 结果在一个刺楂子里找到了他 张国焘尴尬地返回会场 见大家都安坐不动 脸一红 继续开会 宣布免去陈定侯的职务 提升徐向前为军团长 以刘士奇接替军团政治部主任 命令徐向前和军团政委曾中生 统帅红军主力出征安徽 威逼南京

徐向前为了顾全旷继勋的情绪 与曾中生商议 向张国焘提出 留下旷继勋保卫根据地

张国焘知道徐向前的意思 说 你是长官你说了算

旷继勋感激徐向前的好心 愉快地接受了安排

散会之后 众将返回各自部队 旷继勋和曾中生同行

旷继勋带着讥笑的口吻说道 张国焘这个人什么都不懂 尽打屎主意 牵着猫去抓老鼠 嘻嘻

曾中生小声劝道 你今后说话千万注意点 病从口入 祸从口出

旷继勋朝两边一瞧 忙改口说别的

不想人群中正有一人乃是张国焘派出的暗探 立即跑去向张国焘打了小报告

张国焘夸奖了暗探几句 在心里咬牙切齿说 总有一天老子要收拾你们几个

 

徐向前接任军团长 深感责任重大 到各单位检查战备情况 直到天黑时分才回家 妻子不在 徐向前见桌上放有一张纸条 拿起一看 原来妻子去医院慰问伤病员去了

徐向前心想 天黑路窄 又下过雨 摔坏了可不得了 我去接接她吧

赶紧点起一个火把 急急忙忙朝医院赶

今夜星月全无 山道弯弯尽泥浆 徐向前惦记着妻子 只顾匆匆忙忙赶路 一不小心滑倒在地 滚得全身是泥 徐向前顾不上脚痛手痛腰子痛 爬起来 抓起火把又走

前面出现一个身影 徐向前忙问道 是小瑄吗

是我呢 走来的正是徐向前的妻子程训瑄 她刚从医院慰问伤病员回来

走到一块 徐向前忙问妻子摔着没有

程训瑄见徐向前自己摔得浑身是泥 还反过来问她摔着没有 既感激又心疼 说声没事 挽着丈夫的臂膊 高高兴兴朝家走

一路上徐向前不说也不笑 似乎有什么心事 程训瑄感到很奇怪 忙问徐向前哪里跌伤了

徐向前把会上的情况对妻子说了 程训瑄也觉得张国焘对旷继勋陈定侯的处理有些过份 但还是安慰徐向前说 你是服从党的安排 同志们会理解你的

徐向前心里好过了许多 又说了明天要出征的事 一到家 程训瑄便忙着为丈夫换衣  整理行装

徐向前思虑着明天出征的事 突觉肚子气鼓气胀 便朝厕所跑 蹲了大半天拉不出 回到房中 坐也不是 站也不是

程训瑄见他坐立不安 便问怎么啦

徐向前痛苦地说 大便干结 老拉不出来 胀得难受

看着满头大汗的丈夫 程训瑄想去叫医生

徐向前拦住妻子说 部队要出征 医生都下到连队去了 不要去麻烦人家 这会子显得好一点 没事了

没过多久 徐向前突然哎哟一声 倒在床上直打哆嗦

程训瑄见丈夫脸色惨白 全身冰凉 忙说 来 脱掉裤子 我帮你掏

徐向前不忍心 但又胀得难受 只好顺从了妻子

程训瑄拿一根小竹签 趴到徐向前的腿边 一点一点地将粪便挑出来 渐渐地 徐向前感觉得舒服了很多 眼睛也不知不觉地蒙上了一层泪水 突然 扑的一声 一大堆粪便呼地涌出 徐向前顿感通身舒爽 可妻子却蹲在一边哇哇地呕吐不止

徐向前赶紧起身 护理起妻子来

次日 徐向前早起 程训瑄已为他备好了洗脸水和擦牙灰 徐向前洗嗽毕 揣上妻子半夜里为他弄熟的大饼 喜孜孜地出了门

 

徐向前奉命出征 以师长蔡申熙为前卫 向英山进发 许继慎闻讯 火速赶来 坚决要求带伤杀敌 徐向前仔细询问了许继慎的伤势 见无大碍 叫他带队先行 许继慎二话不讲 带上队伍急急而去 临近英山城 许继慎稍一琢磨 让部队乔装成南京军去诈开城门

英山守军团长张汉全是位过细人 一下就看出了破绽 不但不开门 反而打起枪来

许继慎恼怒了 下令强攻 以重机枪营展开火力掩护 搭人梯强行登城

冲锋号一响 连长陈再道奋不顾身冲在最前面 率先登梯爬城

战士刘震紧随其后 呼喊冲杀

守军探身射击 被红军掩护部队击毙不少 张汉全便改投石块 朝下猛砸 不少爬城的红军负伤坠地 陈再道和刘震也相继被石块砸了下来

刘震陈再道恼怒万分 顾不得疼痛 找来两只水桶 一人提一只 陈再道在前 刘震紧随其后 一手举桶护住头部 一手抓梯强行登城 看看逼近垛口 陈再道猛将水桶掷向守军 左手趁势攀上墙垛 纵身要跳 左边一个守军一枪托砸向陈再道 陈再道把头一偏 枪托击在肩上 震出一口鲜血 几乎坠地 陈再道强忍着揪心剧痛 右手按着墙垛 纵身一跃 飞上城头 抽出大刀 奋勇砍杀 刘震跟上 挥枪猛刺 红军源源登城 扩大战果 守军死伤累累 张汉全不敢顽抗 举起了白旗

红军首战告捷 徐向前非常高兴 决定进军安庆

许继慎说 威逼南京 看似妙招 其实是败笔 你们想 进攻安庆要通过四百五十里白区 一路险阻难料 不如南下恢复蕲黄广老革命根据地 比较有把握

徐向前颇觉为难地说 南下确实强过东进 但违背张老板的命令 恐怕不好

我们给党中央写信 许继慎理直气壮说 把我们与张老板的分歧都写上去 请中央分析是非曲折

徐向前认为这么做不大妥 委婉劝说道 绕过中央分局直接致信党中央不大好吧

军团政委曾中生说 党中央也写 中央分局也写

政治部主任刘士奇认为问题不大 表示赞同 便由曾中生执笔

许继慎兴冲冲回到自己的住处 刚一进门 忽听有人叫他 定睛一看 屋里坐着北伐时的熟人蔡孟坚 以为蔡梦坚是由党中央派来根据地工作的 热情地打着招呼说 你来了 向中央分局报过到了吗

报什么到呀 蔡孟坚故作惊愕地问道

许继慎奇怪了 忙问道 你到这来是

不是你约我来的吗 蔡孟坚笑嘻嘻说

什么什么 许继慎猛地跳起来 我什么时候约过你

蔡孟坚哎呀一声 脱下一只皮鞋 拿出鞋垫 用刀割开 取出一封信 交给许继慎 说 你自己看啰 杨永泰对我讲 你想带上队伍归顺蒋总司令 叫我来面谈 你装什么傻 蒋总司令已委任你为军长 还奖赏十万元 你看你看 信上写得明明白白

许继慎更加莫名其妙 接过信一看 气得帽子都被顶了起来 愤然骂道 无耻 无耻 来人 把这个坏蛋绑起来

蔡孟坚故意大喊大叫道 姓许的 你好坏呀 竟施阴谋诡计把我骗来 好向上级邀功请赏 好升官发财

许继慎喝道 瞎了你娘的狗眼 我光明正大一名共产党员 为老百姓舍身奋斗 谁像你们 当了官根本就不顾人民死活 只管自己发财 哼 你被杨永泰耍了 还蒙在鼓里

蔡孟坚还要喊叫 被红军保卫队员五花大绑地推了出去

许继慎认为事关重大 立即将信交给师政治部主任熊受暄 拍着胸脯说 我是问心无愧的 我愿接受党的审查

熊受暄看过信 冷笑道 连三岁伢妹子都看得出 这完全是蒋介石耍离间计 想借刀杀人 你放心 党是相信你的 我马上去报告曾政委

曾中生看过信 当即审问蔡孟坚 蔡孟坚一口咬定是许继慎约他来的

押走蔡孟坚 曾中生与徐向前刘士奇商议说 继慎同志坚持斗争 忠于革命 决不会投降蒋介石 我以党性担保他不会有什么问题

刘士奇说 以前继慎同志担任红一军军长时 令敌闻风丧胆 蒋介石硬是伤透了脑筋 后来部队改编 撤销军的编制 他由军长改任师长 毫无怨言 说他投敌 打死我我也不信

徐向前说 蒋介石是借刀杀人 我们决不能自毁长城

对 刘士奇说 我们不能上蒋介石的当

曾中生对刘士奇说 事关重大 你必须马上赶去新集向张老板当面汇报 给分局的信还没写好 就不写了 你口头汇报吧

刘士奇没多说 押上蔡孟坚动身了

赶回新集 刘士奇将蔡孟坚朝保卫局一交 便急着到中央分局向张国焘汇报情况

张国焘听过刘士奇的汇报 好一阵冷笑 说 蒋介石的手法也太不高明了 你回去告诉许继慎 我完全相信他 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呐 哈哈哈哈

刘士奇又说 中生同志已向党中央写信汇报了这里的情况

什么 张国焘的两只眼睛立时睁得胀鼓鼓的

刘士奇遂将曾中生给党中央写信及部队改变行动方向的情况向张国焘作了汇报

张国焘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过了好一阵方把手一挥 说 你去吧 我要好好想一想

刘士奇走了 张国焘独自一人呆呆地坐着 一想到曾中生给党中央写信的事 心里就发毛 坐了好一会 突然想道 可恨许继慎曾中生几个老不把我放在眼里 今天告我的状 明天岂不要我的命 哼 老子来个先下手为强 趁此机会杀鸡儆猴 树立个人绝对威信 看哪个还敢跟我过不去 可是 明眼人一看就清楚这封信是假的 再说许继慎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啦 怎么办呢

冥思苦想了好多天 忽报从党中央派来了特派员 张国焘听了顿觉心惊肉跳 不知道王明将要如何处置他 忐忑不安地迎接了特派员的到来

特派员见过张国焘 向周围的人大声宣布说 党中央王明同志完全支持张国焘同志的工作 认为曾中生等同志绕过中央分局致信党中央的做法违背了组织原则 是极端错误的

啊 张国焘立即心花怒放起来 连连谢过特派员 并请他再向共青团鄂豫皖中央分局书记陈昌浩和鄂豫皖省委书记沈泽民两人传达一下中央指示 然后独自前往监狱 他要连夜亲自提审蔡孟坚

蔡孟坚听说张国焘要亲自提审他 不由得心中大喜 一进审讯室 见到端坐在上的张国焘 便佯装着害怕 朝地下一跪 连声求饶不止

张国焘鄙夷地看着蔡孟坚 说 不要害怕 只要说出真相 我就放了你

蔡孟坚抖簌簌地佯哭道 我被杨永泰害了 他百般哄我来找许继慎 还说派了好几百人来根据地准备搞暴动 首先就是配合许继慎炸毁红军医院的药房 并抢走我方被俘将领

哼哼 张国焘冷冷一笑 说 后方要暴乱 前方搞兵变 你们倒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啊

蔡孟坚闪眼瞟一下张国焘 知道那封信起作用了 更是喜上眉梢 暗中笑道 蒋总司令啊 您的目的快要达到了

起来吧 张国焘吼着 自己倒先站了起来

蔡孟坚抖颤地站起来 恐惧地看着张国焘 不知他要搞什么名堂

张国焘没有理睬蔡孟坚 却走到隔壁一间房 大声对值班的保卫队员说 我们的队伍里有人要投降蒋介石 保卫队马上组织精干力量加紧侦察 不论什么人 不管他功劳多大 职务多高 一有怀疑 立即逮捕

蔡孟坚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 脸上飞起红润 暗暗叫好说 张国焘呀张国焘 谢谢你呀谢谢你

张国焘派人叫来军法局执法队长么生光 将一应情况告诉他 说 许继慎想投降蒋介石 必须立即逮捕

不可能吧 么生光半信半疑说 许师长斗争坚决 蒋介石一提起他就头痛 出那么高的价钱买他的人头 怎么会投降蒋介石呢

我比蒋介石还头痛呢 张国焘在心里说 背着手在屋里转了转 对么生光说 你还年轻 不知道敌人是多么的狡猾 你仔细想一想 红四军团抗命南下 许继慎叫得最凶 别的人打仗那么费力 许继慎却轻松自如 每一次进攻 南京军总是闻风先逃 真的是许继慎厉害吗 不是的 是他和蒋介石配合得好 许继慎为何将信上交呢 他是想骗取我们的信任 以便将整个红四军团都带到蒋介石那边去 曾中生这个人会不会投降蒋介石我暂且不讲 但他至少是中了许继慎的计 他们之所以闹着要南下 之所以敢于违抗中央分局命令 究其本源 就是因为他们密谋要推翻中央分局 搞垮工农红军 这一连串事件充分表明 蒋介石的魔爪已完完全全渗入到了整个革命根据地 完完全全渗入到了红军的各个要害部门 若不采取措施 红军要亡 革命根据地要亡 我们党要亡

张国焘一番话 说得惊天动地 让么生光惊讶了好半天 说 真是不想不知道 一想吓一跳 老板 眼下该怎么办呢

你马上赶到前线去控制部队 逮捕许继慎 张国焘咬着牙说

是 么生光撒腿就跑

回来 张国焘叫住么生光 说 这是一股暗流 决不止许继慎一个人 肯定有个小集团 凡是与他相从过密的人一律逮捕 这件事暂且不要跟徐向前讲

是 么生光转身就走

回来 张国焘又一次喊住他 说 坐飞机去 别让许继慎跑了

是 么生光大声应答着 扭头便走

回来 张国焘再一次叫住么生光

么生光立定 回头 看着张国焘

张国焘说 人抓到后 立即审讯 口供笔录 签字画押 留档备查 一个也不能少 好了 去吧

么生光深感案情的严重 丝毫也不敢耽搁 火速走了

张国焘的声音相当大 蔡孟坚听得一清二楚 眼中立刻大放异彩 但很快又黯淡下来 因为张国焘走了进来 他看到了张国焘那凶残的目光

张国焘笑嘻嘻地问蔡孟坚 你都想好了吗 还有什么打算

蔡孟坚说 我还有一机密相告 请退去左右

张国焘说 这都是我的亲信 你说吧

蔡孟坚说 刚才出去的那个人是谁 你知不知道

张国焘忙问道 刚才出去的哪一个

蔡孟坚手一指说 喋 那不是吗

张国焘说 他是

说时迟那时快 蔡孟坚趁着所有的人都把脑袋扭向门外面的时候 靠近张国焘 在他身上轻轻一点 飞身夺门而出 闪入朦朦夜色 瞬间即消遁得无影无踪

保卫队员要追 张国焘却叫唤连天 倒在地下 口吐白沫 人事不知 保卫队员只好先照顾好张国焘

听着茫茫夜色 张国焘脸上涌起一丝别人极难察觉的阴笑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