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63  

2006-08-31 07:37:25|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3

 

就在逮捕许继慎的这天深夜 张国焘还下令保卫队秘密逮捕了好几百名师团级干部 连夜审讯 所有被捕的人都莫名其妙 矢口否认自己要投降蒋介石 张国焘下令严刑逼供 一心指望能有人屈打成招 以使自己的阴谋得逞 可怜不少红军指挥员 白天还在为了人民的利益和崇高的理想与敌人浴血奋战 夜晚却惨死在自己人的棍棒皮鞭之下 一些人直至被打死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想要投降蒋介石

这天 张国焘来到囚室 要单独找许继慎谈话

看守打开牢门后离去 远远地站着

看着睡在冷湿的地下全身无一块好肉的许继慎 张国焘脸上闪过一丝阴笑 提过一张靠椅放在许继慎身边 说 起来坐会吧

许继慎睁眼瞧一下张国焘 艰难地爬起来 摸着靠椅坐下

张国焘假惺惺地哀叹一声 说 我也是很为难啦 你救过我的命 论理我也应该救你一次 可是你却要投降蒋介石 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叫我怎么替你解脱呢

许继慎冷冷地瞥一眼张国焘 闭上眼睛

张国焘说 你反对我可以  为何要投降蒋介石呢

许继慎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连眼皮都没张

张国焘蠕动了几下脸皮 突然喝道 你知罪吗

罪 笑话 许继慎冷冷地说了一句 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张国焘竖耳听听窗外 突然一声狞笑 压低声音说 你何苦跟我作对呢 你会不会投降蒋介石还不是我一句话吗 平素你若能稍稍阿谀奉承我一点 我又何至于做得这样毒呢 嗨嗨 你还是顺了我吧 我马上放了你 新成立一个军 由你任军长 生死抉择关头 你还是

许继慎猛地把眼一张 瞪着张国焘 惊悸地张着嘴巴 一时间竟不知要说什么

张国焘盯着许继慎 低声说 只要你死心塌地地跟着我 我是决不会亏待你的

你还是不是一名共产党员 咹 许继慎圆睁双眼 眉头倒竖 愤怒的目光犹如两把利剑 直刺张国焘

张国焘哈的一声干笑 将声音压得更低 凑近许继慎的耳边说 别看我是中共创始人之一 又是党的一大代表 还是第一任中央组织部长 现在也是中央政治局委员 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我没那傻 你眼里喷火干什么 嘿嘿 为了保住我的既得利益 我可以把死活倒过来 不错 你确确实实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 可是我硬要说你投降蒋介石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不信 那么你现在出去看看 看还有谁相信你这个爱民如子令敌闻风丧胆令蒋介石一提起就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呢 嘿嘿嘿 你就不要幻想有人来救你了 所有为你讲好话的人 我要统统杀掉 我就是放你出去又怎么样呢 不出三分钟 你就会被坚决拥护共产党而又不明真相的狂热群众用乱棒活活打死用嘴活活咬死用口水活活淹死 不信 嘿嘿 那么你听听 嘿嘿嘿 嘿嘿嘿嘿

随着张国焘的阴笑干笑假笑浪笑狞笑恶狠狠的笑 窗外传来阵阵打倒反革命分子许继慎的吼声

许继慎脸上的肌肉一阵一阵地抽动 再次痛苦地闭上眼睛

哈哈 张国焘得意忘形地狂笑着

卑鄙 卑鄙 许继慎嗔目怒视着张国焘

卑鄙 哈 哈哈 张国焘狂笑道 我不卑鄙 能混到今天吗 我不卑鄙 能有那么多人为我卖命吗 我不卑鄙 能出人头地吗 我不卑鄙 能建立起我朝思暮想的张家王朝吗 我不卑鄙 能抓到你这员老百姓都有口皆碑的猛将吗 哼哼 你放清白点 你是我案板上的肉 随我割 任我剁 既然你不肯识抬举 那好 我就成全你 嘿 嘿嘿 嘿嘿嘿 嘿嘿嘿嘿

呸 许继慎愤怒地瞪着张国焘 无比痛悔地说道 我真是瞎了眼 我为何要救你

哈 哈 哈 哈 张国焘再次浪声狂笑 笑得屋顶上的阳尘纷纷下落 笑了不到五秒钟 张国焘来了个紧急刹车 将一路狂笑改为阴笑不止 说 不错 你 还有那么多和你一样关押在牢房里的很多人 没有一个会投降蒋介石 确确实实是真心实意愿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坚强战士 是令蒋介石闻风丧胆的革命功臣 以前不论 就说这次出击吧 你们大获全胜 战果非凡 几乎震破了蒋介石的五腑六脏七心肝 为中国共产党立下了赫赫战功 可是 你们的功劳再大 违抗我的命令就不行 反过来 只要你们绝对忠实于我 即使把红军都拼光了 把革命根据地全毁了 我不但不会怪罪于你 反而要大大地奖赏你 提升你 你如果

呸 许继慎厉声骂道 你胡说八道

许继慎的顽强不屈着实让张国焘恼怒万分 气极败坏说 你死到临头了还敢吼我呀 我要叫你好看 我要召开十万军民大会来公审你批判你斗争你打死你 我要让那些以前诚心诚意拥护你支持你关心你爱戴你钦佩你而又不明真相无法明辨是非的群众 活活弄死你磨死你打死你咒死你 我看你服不服 哼 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说罢 将门一乓 走了 一路狞笑不止

张国焘回到自己房里 还在想着如何折磨许继慎 一会 徐向前来了 问许继慎到底犯了什么错 怎么关了这么久还不放

你莫替他讲情 张国焘跌着脸说 案件的性质积极恶劣 许继慎违抗分局命令 图谋反叛 罪大恶极

许继慎的个性是强了些 徐向前忍愤劝说道 对你也尊重不够 工作中虽有错误 但仅仅是误犯 绝不会投降蒋介石 我们不能中了蒋介石的离间计

是不是离间计我还不清楚吗 许继慎一贯与我作对 我并不怪他 可他反对中央分局 反对中央分局就是反对党中央 反对党中央是什么性质 你难道不清楚吗

即使有问题可以叫他反省嘛 不该把人打成那个样子嘛 五痨七伤 今后还怎么上阵杀敌呢

人是苦虫 不打不招 你只管你的军事去 政治上的事不要过问 哼 寒婆婆操辣心 到时吃亏莫怪我没喊应你 你走吧 我要休息了 张国焘说罢 装模作样地打了一个哈兴

徐向前好生不然 怏怏而去

哼 你也小心些 张国焘瞅着徐向前的背影 悻悻地说

次日上午 公审许继慎的大会在河边沙滩上举行 九点不到 会场上便已是人头攒动 喧声四起 会场四围遍贴反许标语 到会军民劲头十足地齐声高唱新编的反许歌曲

张国焘看着时辰已到 趾高气扬地登上主席台 威武地向台下一挥手 会场上立时鸦雀无声

张国焘目光彪彪地扫视会场一周 大声吼道 把反革命分子许继慎押上来

两名保卫队员用担架抬着许继慎来到台上 一把拖起 推到台前 喝令他站好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枪毙许继慎打倒许继慎的吼声

许继慎仅穿一条短裤衩 遍体鳞伤 头上的一道鞭痕还在不停地朝外浸血 面对台下黑压压的狂热无知且又绝对忠于革命的与会者 许继慎痛苦无比 百口莫辩

张国焘阴沉而冷酷地看一眼许继慎 取出杨永泰写给许继慎的信 向大会高声朗读一遍 台下再次旋起龙卷风 愤怒的人们纷纷举起拳头 枪毙许继慎的口号代替了往日的许师长热许师长冷

许继慎强忍着揪心剧痛 声嘶力竭地呼喊道 诬蔑 统统是诬蔑 假的 统统是假的

可是 此时此刻谁也不相信许继慎的辩白 谁也不理睬许继慎的辩白 谁也不认可许继慎的辩白 谁也不允许许继慎有丝毫的辩白 许继慎单弱的呼声完完全全被台下狂风暴雨般的吼声所淹没

张国焘背对着与会群众 朝许继慎阴笑三声 小声说道 怎么样 想通没有 是准备为共产主义英勇献身 还是做我的忠实奴仆 咹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呸 许继慎圆睁双眼 猛地喷出一口血痰 直射到张国焘紫胀的脸上

你 你 张国焘气急败坏 转身面对群众 指着粘在脸上的血痰 大声喊道 大家看 大家看 许继慎就是这样对待党的中央分局书记兼军委分会主席 你们说 怎么处置他呀

打死他 打死他 军民们激怒了 一个个挥舞着拳头声嘶力竭地吼叫着

五六名保卫队员一拥而上 将许继慎一脚踢倒 乱棒猛揍

打死他 打死他 台下旋起一阵高过一阵的狂潮

许继慎咬着牙怒斥张国焘说 你假公济私 陷害忠良 你 你不得好死

张国焘嚎叫道 把投降蒋介石的叛徒许继慎拖到河滩上 用他自己的战马拖死他

保卫队员立即行动 抓住许继慎的两条腿连拖带拽地拉到河滩中间 又扯来他心爱的坐骑 将许继慎拴在一条马腿上

战马嗅嗅许继慎 昂首悲鸣 慢慢俯下身去 紧紧贴在主人身边 不停地用舌头去舔许继慎身上的伤痕

许继慎在昏迷中闻到了坐骑的气息 下意识地朝马背上爬

啪 保卫队员猛地一鞭抽在马身上 大声喊走

嘘 战马惨叫着立起 前蹄乱扬 不肯迈步

啪啪 保卫队员又是两鞭抽在马的身上

嘘 战马惨嘶悲号 死活不肯迈步

许继慎睁开眼 撕肝裂胆地呼喊道 我是党的儿子 我永远忠于党

一群废物 张国焘吼着 抢过一把刺刀枪 冲到河滩上 挥腿踢开保卫队员 端起刺刀枪 咬着牙 切着齿 暴着两只细眼睛 狠命朝马屁股上一戳  凶神恶煞般狂叫道 你给老子拖 你给老子拖

嘘 呜 战马哀号 负痛狂奔 河滩上立时被划出一条血的沟痕

张国焘嫌马跑不快 跳上另一匹马 赶上许继慎的坐骑 不停地挥鞭抽打 直到该马累倒在地才停手 再看许继慎 全身仅剩了一副骨架子

张国焘似乎杀红了眼 大会之后更加疯狂肃反 对人稍有疑心即行捕杀 而一些办事员唯恐自己不左招致张国焘怀疑惹来杀身之祸 屡屡捕风捉影甚至无中生有 使得不少忠厚老实人蒙受不白之冤 短短三个月时间 抱屈含冤死去的党政军民领导人和红军战士竟达五六千人之多 革命根据地中凡是对张国焘的言行有异议的 无论职位高低无一幸免 根据地军民人人自危 终日惶恐不安

徐向前忧心忡忡 多次婉言劝谏张国焘说 我们处在白色恐怖的四面包围之中 我完全清楚蒋介石总是千方百计地派遣一些特务钻到我们的革命队伍里来 也知道革命队伍本身不可能纯而又纯 不肃反就无法巩固胜利 对革命队伍进行适当整顿也是很有必要的 可是龙蛇不辨又怎么行呢 钻进来的特务顶多就那么一小撮 根据地内部的奸细也就那么几个人 保卫队大搞逼供信 头发胡子一把抓 你把那些忠于革命的猛将勇士都杀光了 我拿什么去跟敌人拚搏呢

你能不能少讲两句 张国焘厌烦地看着徐向前说

徐向前忍气吞声道 我读书不多 文化不如你高 参加革命晚 资格不如你老 笨嘴拙舌不会说话 可是你能不能听我两句呢

不听不听 张国焘横眼吼道 我就是把红四方面军败得精光也决不听你的 你少在这里罗嗦 看着就碍眼 去 去把陈昌浩给我叫来

徐向前万般无奈 悲苦地走出张国焘的办公室 陈昌浩则麻起胆子走进张国焘的办公室

张国焘瞪着陈昌浩 咬牙切齿说 搞火了 连徐向前一路杀

搞不得 陈昌浩急忙制止说 你看我们这里还有哪个比向前同志更会打仗 你还要命不 一旦失败被蒋介石抓住 他决不会因为你杀了徐向前而饶恕你啊

那就把他老婆杀了 张国焘恶狠狠说

你可不能胡来呀 陈昌浩惊道 这里哪个不说小程同志好啊

我呕不得这口气 张国焘狞笑说 杀她是为了警告徐向前

不行 我决不同意 陈昌浩说 你这么干 蒋介石求之不得

张国焘盯着陈昌浩 正要发火 突然转眼一笑 说 好吧 我听你的 不杀程训瑄

陈昌浩心想 张国焘疑神疑鬼 不少同志蒙冤受屈 他连徐向前都要杀 今后不知还会有多少人死在他的刀下 不行 我得制止他 可是 张国焘根本就听不进同志们的劝告 我该怎么来劝说他呢

陈昌浩就这么想着 想着

张国焘十分清楚陈昌浩此时的心思 在心里阴笑说 陈昌浩 你还嫩了点 哼哼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