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40  

2006-09-06 07:31:16|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

  

汪精卫得知唐生智又一次败走东洋 真有点歇斯底里了 在自己的房间里成天价不停地狂吼 蒋介石 蒋介石 我绝不会输给你的

婆娘陈璧君扭动着丰乳肥臀劝道 我看你还是收场算了吧 你搞他不赢的

不行 汪精卫说 我绝不承认失败 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

陈璧君噗嗤一笑 说 你是阿Q 啦 还是夜郎呢 算了吧 老公啊 别不自量力了

汪精卫猛地跨前一步 怒视陈璧君 狂吼道 我们不能饱食终日 无所事事 必须有所作为

陈璧君见汪精卫发了宝气 不敢去撩发他 赶紧闪进内室里去

汪精卫仍不停地在屋里转悠转悠 突然几步擂到桌边 抓起一瓶老湘干酒 咕嘟咕嘟灌下几口 猛将酒瓶朝桌上一墩 啪 酒瓶儿碎了 醇香四溢的美酒溢满桌面 复从桌上流到地下

陈璧君在内室窥见 急得蹦跳 又不敢出来看 正五内俱焚 外面传来了陈公博的声音 陈璧君这下找到了救世主 赶紧走出来 对陈公博说 兄弟 你快劝劝他吧

又拌嘴了 陈公博低声笑道

汪精卫自知失态 忙叫佣人收拾散碎玻璃 一边问陈公博 你来干吗

陈公博闻着满屋酒气 看着杯中之物流溢于地 眉头一皱 顾不得佣人在场 急不可耐说 我们改组派设在上海的总部被蒋介石端了 王乐平主任遭暗杀 我们在中山大学发展的42名学生被公开处决 汪先生 我们这次损失可大啦

汪精卫顿觉手脚冰凉 眼冒金花 扑通一下倒在沙发上 颓丧地说 公博先生 那么热火朝天的讨蒋形势 为何这么快就失败了呢

陈公博哀叹道 有么法呢 都想当鸡头 都不想当凤屁股 帮忙的少 挖墙脚的多 结果被蒋介石各个击破

汪精卫伤心地说 难道我们就不能东山再起吗

难啦 陈公博显得极为颓丧 正要说出更为难听的话 却见陈璧君向他眨眼睛 忙走过去问她有什么事

陈璧君以极低的声音说 你要多安慰安慰他 千万不可再刺激了

陈公博猛然醒悟 忙朝汪精卫一笑 说 汪先生 我们当然能东山再起啦 我已派胡今予潜往天津筹建北方总站 不久就会有好消息报来

好啊 汪精卫又来劲了 兴奋地说 我马上到北平去 动员阎锡山即刻反蒋

陈璧君当即反对 尖声吼道 你不要乱来呀 你不要干单刀赴会的蠢事啊 阎锡山老奸巨猾工于心计 冯玉祥唐生智就是前车之鉴 你这一去 万一姓阎的故伎重施 你喊天呀

汪精卫笑道 我又不是第一次去

陈公博也劝阻说 确实太冒险 我也不同意先生北上

汪精卫狞笑说 想太平无事吗 哼 只要我们停止反蒋 就一切都平安了

陈公博问道 阎老西真想反蒋吗

汪精卫说 我以前去过他那里 他的野心大得很 只是有些顾虑

男陈女陈都问道 他那么大的势力 还顾虑什么呢

汪精卫见两陈都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便说 顾虑的多啦 他一虑冯玉祥靠不住 二虑驾驭不了石友三 三虑张学良戳屁眼 四虑赵戴文反对他 要不他早就反了 我这次北上 就是要向他陈述利害 只要阎锡山肯出头 我一定动员所有反蒋派别都来拥戴他为领袖 不怕蒋介石不倒台

喂 陈璧君吼道 你让他当领袖 那你呢

汪精卫不答 双手卡腰 目视前方 一付义无反顾的样子

陈公博急忙叫道 快 璧君姐 快拿酒来

干吗 陈璧君惊愕地问道

陈公博笑道 我要为汪先生壮行

陈璧君大为慷慨 连忙从壁柜里拿出一瓶湖南出产的世界名酒 斟满三杯 顿时满屋飘香

陈公博带头举起酒杯 对汪精卫说 平素我一直反对你喝酒 今天我却要你喝 能否打败蒋介石 就在这一次 来 祝你此行成功 我们干一杯

干一杯 汪精卫高兴地举起了酒杯

干一杯 陈璧君也举起了酒杯

三人同时说着干字 同时一仰脖子 同时干完了杯中物 同时发出一阵吓走鬼的浪笑 脸上都同时泛滥着青里带紫的猪肝色

陈公博放下酒杯 用手背来回抹了几下嘴巴 看着汪精卫说 先生此时北上正是时候 目前贺龙红二军离开湘西 大举东进 与鄂西的周逸群红六军会师于洪湖 蒋介石因贺龙直接威胁武汉 决定全力进攻 中原一带极为空虚 阎锡山正好起兵

汪精卫脸上放着紫光 把头一昂 朗声说道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喂喂喂 陈璧君叫了起来 你还就要还啊 你一 留下我如何过哦

陈公博笑道 还有我在 你怕什么

你想得美呢 陈璧君说着擂了陈公博一拳

汪精卫笑道 我当然要还 我又不是死卵

哈哈哈 三人都仰头大笑 震得天花板上的阳尘纷纷下落

当夜汪氏夫妇即打点行装 启程前往山西 一路风尘仆仆 来到郑州 打听到阎锡山尚逗留郑州车站未回山西 即便下车 来到阎锡山临时充作指挥部的专列旁大声呼叫着

阎锡山正与左右玩纸叶子 听到有人喊他 眉头一皱 抬头看窗外 原来是汪精卫夫妇 忙叫人接上车厢

汪精卫登上阎锡山的专箱 向阎锡山恭贺不迭说 阎总司令大功告成 乐不思蜀了 嘿嘿嘿嘿

阎锡山呵呵笑道 不瞒你说 打了几十年的仗 还从未赢得这么畅快过

汪精卫脸色一变 故作惊讶说 阎总司令真的不知道吗

什么事呀 阎锡山莫名其妙

汪精卫正待要开口 却见阎锡山的秘书长南桂馨匆匆走来 便不作声 且看南桂馨如何说话

南桂馨也没顾得上看汪精卫夫妇一眼 径直走到阎锡山面前 附耳低声说 今天韩复榘来看望总司令 带的卫士特别多 似有非常举动 我看总司令还是早点回山西 免遭暗算

不可能吧 阎锡山半信半疑

又有第三十路军总参议黄因过匆匆忙忙走来 一眼瞥见汪精卫夫妇 略略踌躇 依旧走到阎锡山跟前 低声说 韩复榘与何成濬商定 今晚动手扣押阎总司令 以便交换冯玉祥 我怕阎总司令吃亏 特来通报 说罢 也不理会汪精卫 自个儿去了

阎锡山瞧着陈璧君 知道她办事比汪精卫要精明 怕好汉难敌两把手 便让女服务员陪陈璧君去另一车箱玩

陈璧君看着汪精卫

汪精卫说 去吧 你在这里只会帮倒忙

陈璧君嘴巴一瞥 扭着腰随女服务员朝另一车厢去了

孔繁蔚匆匆走来 朝汪精卫一点头 算是施礼 然后对车厢内所有的服务员说 阎总司令需要休息 你们都去吧 有事我会叫你们

服务员早就不耐烦守在阎锡山面前 求之不得 一窝蜂玩去了

阎锡山心里不快 问孔繁蔚搞什么名堂

孔繁蔚笑道 汪先生也不是外人 我就直说了吧 总司令 这些服务员都是韩复榘派来的 还是支走为好 总司令不会怪罪我吧

么子事快讲 阎锡山不耐烦说

孔繁蔚瞧瞧窗外 低声说 电讯室截译鹿钟麟给韩复榘的电报 他们已与石友三商定 准备直接进攻山西 解救冯玉祥 并决定由韩复榘扣押总司令 若攻不进山西 也可用来交换冯玉祥

娘的 阎锡山忍不住骂道 搞到爷爷头上来了 娘的

汪精卫心里的那个高兴劲啊 别提有多阳光灿烂了 他想这可真是歪打正着 便说 阎总司令 今天我就是专为这事来的 蒋介石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今天他利用你搞别个 明天他又利用别个来搞你 我来之意就是想喊醒一下阎总司令 与其遭蒋介石暗算 不如轰轰烈烈干一场 只要阎总司令敢为天下先 我一定在政治上全力支持阎公

阎锡山一咬牙 说 先生言之有理 我立即回太原 先生可否一并去山西逛逛

汪精卫说 我暂且先去为阎总司令多网罗一些英雄好汉吧 像李宗仁啦 张发奎啦 唐生明啦 湖南的何键啦 还有四川的刘文辉 贵州的王家烈 云南的龙云啦 等等等等 我都可以串动

阎锡山脸一红 说 痴人说梦 唐生明的哥哥唐生智刚刚被我搞垮 他会拥戴我 笑话

汪精卫把舌子一伸 笑道 你看看 不止三寸呢

阎锡山探拢去瞧上一瞧 一股臭气熏得他连退三步 嘻嘻笑道 上面好像生了个火疔 也罢 我就借你这三寸不烂之口条 大会天下反蒋英雄 干他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来 汪先生 咱们就此分手吧 来 我送送你

汪精卫却站着不动 看着阎锡山皮动肉不掣地傻笑 一付卑贱相

阎锡山早已明白 在心里冷笑道 他还自以为聪明伶俐 其实愚蠢至极 便问汪精卫还有什么事

汪精卫扭扭捏捏了老半天方支支吾吾说 阎总司令 能否提供些活动经费

阎锡山好不耐烦 眉头一皱 问道 要多少

汪精卫把双手一伸

十万啦 阎锡山两眼鼓起好大

汪精卫涎着脸说 阎公 一旦事成 你获利何止百万千万万万亿万呢

对啊 对啊 阎锡山脸皮几颤几颤 慢慢吞吞开具一张支票 递给汪精卫 没好气地说 细着点用啊

谢谢阎总司令 汪精卫急忙伸手去接

阎锡山又猛地缩手将支票收回 说 我跟你讲啊 要用在正道上啊 嫖堂客就搞不得啊

我屋里堂客一天到晚盯着我呢 汪精卫厚着脸皮讪讪笑着 一把夺过支票 瞟上一眼 说 只一万啦 还是你们山西的小洋 你 也太抠了吧 打发叫花子也不止这些呀

你要不要 不要就算了 阎锡山边说边伸手想夺回支票

汪精卫连忙把手一缩 迅速将支票藏入贴肉衬衣的口袋中 笑骂道 抠麻匹 一万就一万吧 说罢 去另一车箱叫上老婆 洋洋得意地去了

呸 阎锡山一口灌绿的老痰 狠狠朝车窗外面一吐 厌恶地骂道 正事不做 只会骗钱 狗婆养的杂种

陈璧君回头问道 你骂哪个

汪精卫赶紧拖走陈璧君 说 他骂服务员呢 他骂服务员呢 关你屁事 走 走

阎锡山也知道陈璧君为人泼辣 不敢惹发她 赶紧换出一副笑脸目送着他们夫妇俩走远 只是在心里不停地骂着 娘的 狗男女 娘的 沆瀣一气 娘的 狼狈为奸 娘的 娘的

夜间12点 南桂馨轻轻拍醒阎锡山 低声说道 总司令快走 我已悄悄叫火车司机挂一辆闷罐车立即开太原

阎锡山会意 摸索着起床 几个人蹑手蹑脚下了专厢 跌跌撞撞摸上闷罐车 立即封车落锁

阎锡山蹲在漆黑的角落里忿忿骂道 蒋介石蒋介石 你害得老子好苦 老子跟你没完

落锁声惊动了正在巡查的站长 立即赶过来询问

南桂馨说 阎总司令要我回去取要紧的东西

站长不疑 摇灯放行

火车头单拖着一节闷罐子车飞快驶出郑州 一直开到新乡方才止火 早有一辆小轿车等候在车站口 将阎锡山接到后防司令周玳的营中 阎锡山看到周司令 终于松了一口气 一把拉着周玳的手 大有劫后余生之感 几乎是哭着说道 这次差点见不到你了

周玳也很动情 唏嘘着说 职下正要向总司令报告一件事 南京发来通知 将平津地区的税收全部收归中央财政部 断掉我方最大一宗财源

这无异于是火上浇油 阎锡山指着南方忿忿骂道 蒋三痞子你这个贼骨子 我不带领天下豪杰都来反对你 誓不为人

即令前线驻军火速撤回冀南待命 然后由周玳护卫 改乘专列返回太原 连自个儿的家门都不及进 便先急着去建安村看望冯玉祥

冯玉祥见阎锡山来 怒从心起 哈哈笑道 今天这是刮哪门子风嘛

阎锡山脸上一时红一时白 苦笑说 先生也来怄我

哈哈哈哈 冯玉祥又是一笑 冰冷着面孔说 无事不登三宝殿 有什么事阎副总司令你只管讲 是问罪 是处决 还是押送南京 请便

嘻 阎锡山尴尬地一笑 说 冯总司令言重了 我想立即反蒋 望冯总司令全力助我

哈哈哈哈 冯玉祥放声大笑

阎锡山却嚎啕大哭道 大哥 是小弟不是 务请原谅

冯玉祥本是个爽直之人 见阎锡山确实是来负荆请罪 料想这次他将动真格的 心里芥蒂云消雾散 也就不想再兴师问罪 一本正经说 只要阎公肯出面领导反蒋 我绝对唯命是听

阎锡山指天发誓说 我若不与冯总司令合作反蒋 天诛地灭

誓毕 吩咐随从火速给冯部送去现款面粉和花筒手提机关枪

冯玉祥被感动了 推心置腹说 讨唐战役刚刚结束 贵部极为疲乏 阎总司令不必急于发动军事行动 可向蒋介石提出共同下野 先探探风向

李书城也说 这叫不战而屈人之兵 实为上策

阎锡山极表赞同 与冯玉祥李书城两个又商议了一阵 嘱下属好生招呼冯先生和李书城 然后告辞

回到府中 阎锡山又与亲信们密商了好一阵 然后致电蒋介石 反对强行裁军 建议成立元老院 并邀蒋介石一同下野出国考察

蒋介石勃然大怒 破口骂道 这个阎老西怕是作官作得不耐烦了

戴季陶说 他这是公开向总司令挑战

还不止山西一方呢 何应钦说 李宗仁张发奎两个也来凑热闹 于昨日通电支持阎锡山 其实这都是汪精卫挑动起来的 我给阎锡山发封电报 叫他自重点 不要受小人挑拨 误了自己的前程

你告诉阎锡山 蒋介石厉声说道 国有纲维 党有纪律 你叫他安分守己一点 图谋不轨胡作非为为非作歹违法乱纪无法无天是绝对不允许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