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34  

2006-09-06 21:29:35|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4

 

何成濬到达许昌前线 巡视战地 见冯军严阵以待 遂按兵不动 冯玉祥不知南京军虚实 亦未敢轻率出击 是晚双方相对警戒

次日上午 何成濬正与诸将商议进兵方略 忽报蒋总司令来了 何成濬忙率众将出迎

蒋介石不及安坐就急着询问战况

何成濬说 双方尚在相对警戒 还没有开战

蒋介石不高兴地嗯了一声 说 获胜全在一鼓作气 按兵不动便会师老兵疲 再要鼓劲就困难了 对方的第一线将领是些什么人啦

何成濬忙走到战役态势图前 边指边介绍说 左路为总指挥万选才 右路为军团长孙殿英 中路是师长刘茂恩

蒋介石不屑一顾地扭过头去 对第二军团军团长刘峙说 明天发起总攻击 你来指挥

是  刘峙立身而起

 

次日战斗开始 刘峙一声令下 各师奋勇争进 猛攻冯军 双方立即大战起来 南京军来势凶猛 又有空军重炮兵配合 冯军不敌 万选才退守归德 孙殿英退守亳州 刘茂恩退守宁陵

刘峙下令追击 方理圆一马当先 直逼宁陵

刘茂恩自知不是方理圆的对手 派副官刘光南向方理圆接洽投降 方理圆不许 参谋长急劝方理圆准许刘茂恩归顺 以便转攻归德

方理圆看在参谋长份上 对刘光南说 刘师长若是真心归顺蒋总司令 就应夺下归德作为进见之礼

刘光南回到宁陵 向刘茂恩说了方理圆的意思

刘茂恩踌躇再三 找不到好的办法

其父刘镇华闻讯 火速赶来 说 我儿可如此如此 保管成功

刘茂恩大喜 立即致电万选才 请他速到宁陵共商防守之策 万选才欣然而至 还才进得二重门 八名五大三粗的安徽大汉一拥而上 将万选才五花大绑 万选才莫名其妙  大呼刘茂恩

刘茂恩推门而入 看着万选才 阴笑着说 对不起了 万老将军

万选才方知中计 破口大骂

刘茂恩哈哈大笑 亲率直属部队进入归德 控制全城 立即通报方理圆 次日方理圆入城 刘茂恩押上万选才向方理圆交差

方理圆拉着刘茂恩的手笑道 我知道将军是真心实意归顺蒋总司令 但不这样 攻打归德势必又是一场血战 将军此举 挽救了许多官兵的性命 蒋总司令一定会有重赏

刘茂恩方知方理圆的良苦用心 哈哈大笑

方理圆便命刘镇华刘茂恩父子押上万选才去见蒋总司令 一并受封 随后又致电蒋介石 建议转入休整 以防冯玉祥反扑

师长陈诚见方理圆得了头功 立即向蒋介石请战 要求攻打亳州

何成濬说 方理圆的意见不可不听 我们暂且不要动

陈诚怒道 方理圆生怕别人超过他 故意吓人 总司令 我一定生擒孙殿英

蒋介石正在兴头上 同意了陈诚的请求

陈诚求功心切 带着部队急急而行 一到亳州便大举攻城 孙殿英死守城垣 陈诚连攻三天毫无进展 盛怒之下亲临火线督战

参谋长罗卓英劝道 孙殿英为人老成持重 防守周密 眼看一时攻城不下 不如让官兵们休息几天

谁说的休息 陈诚不耐烦说 你马上去一团 加强攻势 凡畏缩不前的一律处决

罗卓英无奈 怏怏而去

看着固若金汤的亳州县城 陈诚悻悻地说 老子今天就不信攻不下你

刚刚想要把预备队用上去 忽然四野枪声大作 杀声震天 只见西北方冲来无数冯军 人人个个大刀挥舞 呼啸着冲入南京军之中 猛砍猛杀 为首旅长乃是季振同和董振堂

有侦察兵向陈诚报告 说是冯军韩复榘大军杀到

话没说完 东北方又是枪声大作 杀声震天

有人急报 说是冯军石友三大军杀到

说话间 前线部队纷纷后退 原来是孙殿英听说援兵到了 趁势冲出城区 打罗卓英一个猝不及防

陈诚大惊失色 急令后退

韩复榘 石友三 孙殿英随后追杀 陈诚且战且走 节节抵抗 南京军空军更是频繁出动 竭力阻止冯军前进

季振同董振堂不顾南京军飞机的轰炸扫射 冒死突进 赵博生韩复榘紧随其后 全力以赴 只杀得南京军尸横遍野 溃不成军

陈诚退到火车站 一眼看见蒋介石的专列正停靠在站内 再一看气势汹汹而来的冯军 立即朝高处一站 面对全师官兵 大声呼喊道 蒋总司令就在我们身后 我们一定要死守阵地

溃退被止住了 官兵们都看着专列 一动不动

陈诚再次呼喊道 总司令就在我们身后 大家说 怎么办

死守阵地 死守阵地 官兵们热血沸腾地振臂高呼

冯军冲来了 南京军死命敌住 双方一场好杀

活捉蒋介石 冲啊 季振同董振堂猛扑专列

保卫蒋总司令 杀呀 陈诚罗卓英坚守阵地 死战不退

蒋介石置身车厢内 贴着窗舷观看两军撕杀 流弹不断击到车厢上 发出嘣嘣嘣的响声 一些子弹还钻进了车厢 时有卫士倒下

左右皆劝蒋介石快走 蒋介石不动 每当冯军逼近专列 蒋介石便拔出护身短剑 只要冯军一登车 他就自尽

侍从室主任贺耀祖一会儿看看窗外 一会儿看看蒋介石 急得团团转 正焦急万分时 东头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 冯军纷纷倒地 车厢内的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一会儿 方理圆登上专列 向蒋介石请安 说 卑职救援来迟 让总司令受惊了

贺耀祖紧紧握住方理圆的手说 你再不来 我可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蒋介石夸奖方理圆几句 叫贺耀祖拿出十万元犒赏方理圆

方理圆代表全体官兵谢过总司令

蒋介石说 陈诚那边很吃紧 你马上去支援他吧

方理圆火速去了

此时冯军吉鸿昌部恰好赶到 与方理圆猝然遭遇 双方立即交火 一直拼杀到夕阳西下方才收兵

蒋介石不及吃饭便急着先去战地慰问一线部队 战地上伤员遍地 呻吟呼号之声不绝于耳 医官护士们正忙过不停 看到总司令亲自到来 伤员们都感动得泪水直下 蒋介石走了一大圈 甚觉劳累 回到车上 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就早早上了床 三更半夜时分 枪声突起 四野里万马乱蹄 蒋介石猝然惊醒 听了一会 不禁冷笑 此时睡意全无 便歪在床上看书

很快 贺耀祖主任过来了 见总司令在安之若素地看着书 不觉轻轻吁口气 吊着的那颗心顿时也松弛了许多

蒋介石看着贺耀祖那副急相 平静地问道 睡得好吗

贺耀祖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说 不敢睡 我去打听一下外面的情况吧

不用打听了 蒋介石说 来军是冯玉祥的骑兵军 军长叫郑大章 专事偷袭 你让警卫团出击一下 动作要快 火力要猛

贺耀祖惊道 总司令 我军人少 又不知敌军虚实 还是不出击吧

蒋介石目不离书 说 主动出击就不会坐以待毙

贺耀祖担心说 平常凡骤遇夜袭 守方多不开枪 免露虚实 总司令却主张我们开火 万一敌军见我军人少 蜂拥而至 我怎么保护总司令的安全

蒋介石把书放下 看着贺耀祖笑道 你只管去打 我被抓去不怪你

贺耀祖半信半疑  下令警卫团出击 郑大章果然退去 贺耀祖赶紧向蒋介石报喜

蒋介石笑道 郑大章专事偷袭 从不恋战 又不清白我在这里 你一开火 他必然退去

贺耀祖说 总司令神机妙算 卑职服了

蒋介石说 你赶紧去查一下 看我们有多少损失 伤者立即送后方救治 阵亡的多加抚恤

正说呢 身负重伤的航空司令张惠长被人抬上专列 特地向蒋介石报告损失情况

一见蒋介石 张惠长放声大哭 总司令啊 呜呜 郑大章的骑兵军偷袭机场 烧毁我方飞机12架 劫走飞行员和地勤人员56名 职下奋力抗击 卫士大部阵亡 卑职有罪 请总司令重重发落 呜呜呜

蒋介石连忙走到张惠长的身边 一边细心察看伤势一边安慰他说 郑大章的骑兵军机动灵活 飘忽无定 我军屡受其扰 防不胜防 你已经尽职了 有功无罪 安心静养吧

张惠长哭道 飞机损失殆尽 我如何为总司令效力呀 呜呜呜

莫哭莫哭 蒋介石安慰张惠长说 我已派宋子文部长出访美意德法诸国 不久就将有大批最新式的飞机装备我军 那时你这个航空司令又要抖起来啰 哈哈哈哈

张惠长破涕为笑 谢过蒋总司令 安心回后方养伤

次日天大亮 四野寂静异常 蒋介石正惊诧不已 有侦察员报告 冯军全部移师豫东

蒋介石略略一怔 随即大喜 与众将们谈论此事

刘峙说 冯玉祥已黔驴技穷 我们正可大举出击 卑职请求率部追击

追不得 方理圆极力劝阻说 冯玉祥本可直下武汉截我后路 可他却无缘无故东去  定有阴谋

总预备队军团总指挥陈调元说 冯玉祥移师豫东 意在袭我右翼 若不追击 必吃大亏 卑职愿率一部攻冯左翼 配合刘将军行动

蒋介石甚感欣慰 命令刘峙统率三万大军并配以重型炮兵火速北上 直取开封 任命陈调元为右翼指挥官 袭击冯军左翼 刘峙陈调元欣然而去 次日 蒋介石又亲赴柳河督战

刘峙一路急急而行 途经杞县 忽的一声枪响 伏兵齐出 左有季振同 右有董振堂 随后是赵博生韩复榘石友三诸路大军 猛烈扑向南京军 刘峙顿时心惊肉跳 方知陷入了冯玉祥的口袋阵 仓皇退却 损失惨重 陈调元亦遭重创 后撤百里待援 冯军一路追来 陈诚方理圆奋勇阻击 双方激战十余天 冯军越战越勇 南京军渐呈危势

蒋介石正焦躁不已 忽报杨永泰从南京赶来 蒋介石心中稍安 召见杨永泰说 没有听先生的 致有今日之败

杨永泰说 此间情况我已知道 总司令胜券在握 只是尚需时日 近日中共湖北长阳县委举行起义 攻占长阳县城 成立红六军 李勋任军长 不断袭扰冯军运输线 总司令可速速派人袭扰敌后 必定反败为胜

蒋介石觉得此话甚合心意 当即致电山西阎锡山 任命他为陆海空军副总司令 督率华北诸军从后袭击冯玉祥 又命张钫为招讨使 携巨款深入敌后 策反冯军

张钫接过委任状 又惊又喜 惊的是蒋总司令真个胸怀开阔 不但不怀疑他 还委以重任 喜的是此次北行若能成功 也好早一点消弭战祸 让老百姓安居乐业 思绪再三 决定先去争取韩复榘 临行 前往总司令部向蒋介石辞行

蒋介石信任有加地说 你只管大胆去干 我全力支持你 有什么困难只需发个电报来

张钫的信心和劲头更足了 于是晚悄悄潜往韩营探访

正巧韩复榘战后无事 想去看老朋友石友三 刚要出门 抬头看见张钫来了 脸色骤变 赶紧打回转 把门一关 跺着脚说 听说你已经投了蒋介石 冯总司令正想找你开刀 你走就走了 还回来干什么嘛

张钫说 蒋总司令爱才如命 他听我说起你的大名和平日里的战绩 喜爱不已 特派我来慰问将军 我看你还是归顺了蒋总司令吧

韩复榘低头不语

张钫见韩复榘有些犹豫不决 便说 有些舍不得冯总司令是吧

是啰 韩复榘说 虽说冯总司令脾气暴躁管束严 但心肠好 对我们恩重如山 我由一个士兵一直到总指挥 全系冯总司令一手提拔 若要反叛 实在不忍

张钫暗暗一笑 从公文袋中抽出一张支票 塞到韩复榘手上 说 这是蒋总司令赠送给将军的五百万元慰问金 你若不嫌少就请收下

韩复榘两眼大开 搓手咂舌说 唉呀呀呀 这可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 蒋总司令如此厚恩 卑职一定唯蒋总司令之命是从

张钫说 蒋总司令希望将军立即移师兰封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韩复榘下决心归顺蒋介石 怕夜长梦多 决定立即转移 右手在头顶上一抹 说 一不做 二不休 明天就走

张钫大喜 说 将军即刻行动  我当尽快报告蒋总司令再行奖赏 另外 我还想去看看石友三总指挥 若能劝得他与将军一同起事 将来将军也好有个帮手

你不要去了 韩复榘说 让我去告诉他吧 我的话他还听 还有马鸿逵军长庞炳勋军长 我都可以劝通 其实他们早就不满冯丘八了

那好 张钫又笑嘻嘻拿出几张上百万元的支票交给韩复榘 说 既然如此 我就不去了 辛苦将军一趟

当下分手 张钫继续深入冯军后方 策反地方中小军阀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