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33  

2006-09-06 21:48:32|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

 

蒋介石见到李济深 高兴不已 热切地拉着他的手说 你一来 和平解决湖南一案就有希望了

李济深大为感动 当着蒋介石的面起草了致李宗仁和白崇禧的电文 劝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静候中央解决

蒋介石十分满意 亲自送李济深到下榻处 回到办公室 接到蔡孟坚从武汉发来的电报 说是策反桂军成功 一旦开战 即有关键人物火线起义 同时冯玉祥阎锡山张发奎也相继通电全国 坚决支持蒋介石讨伐桂系

蒋介石沾沾自喜不已 传令次日一早开会 正式处理湘案

会议一开始 刘文岛就抢先发言 坚决要求终止调停 即刻出兵讨伐桂系 此议立即得到不少人的赞同

李济深急了 看着蒋介石 说 此事全系部属所为 李宗仁白崇禧均不在场 并不知情 还望中央格外施恩 若再加压迫 济深实难接受

来人 蒋介石大吼一声

卫士一拥而入

蒋介石眼中绿光一闪 喝令将李济深押往汤山软禁

李济深勃然变色 大声说道 总司令 你跟桂系扯皮 莫附汤搭水把我往里面扯呀

蒋介石不理 只是冷笑

李济深悻悻地看着汪精卫蔡元培李石曾张静江吴稚晖诸位元老 嗤嗤冷笑

汪精卫扭头看着别处

走 卫士们大声吆喝着 连推带拽带走了李济深

蔡元培 李石曾 张静江三人都看着蒋介石 蒋介石却只顾与汪精卫小声地说着话

蔡元培脸色剧变 赫然而立 朝蒋介石厉声说道 蒋先生 人不可言而无信啦

蒋介石不吭声 垮着一付脸

吴稚晖 李石曾 张静江纷纷为李济深讲情 蒋介石朝他们翻翻白眼 仍不吭声

蔡元培自感再次被蒋介石所骗 怒不可遏 大骂蒋介石汪精卫是无耻小人 拂袖而去

李石曾张静江见蒋介石将人格诺言之类丢到了九霄云外 自觉箝口结舌 莫知所措 无可奈何地苦笑一声 也中途退场

汪精卫诡谲地朝蒋介石一笑 说 还是请吴老去陪陪济公吧

吴稚晖莫可奈何地站起来

蒋介石笑嘻嘻说 那就辛苦吴老了 说罢起身 亲送吴稚晖到门口 回头又对在座的亲信将领们说 老帮子要发火就让他们发去 现在办事主要靠你们这些后生 大家好好干 前途远大着呢

有人问道 湖南一案究竟该如何处理呢

蒋介石把脸一板 说 李宗仁李济深主使部队抗命称兵 谋叛党国 免职查办 永远开除党籍 所有桂系粤系在职将领 凡服从中央管辖的统统加官晋爵

遂任命上将杨杰为总参谋长 陈铭枢为广东省主席 陈济棠为广东编遣区特派员兼第八路军总指挥 何成濬为湖北省主席 刘文岛为武汉市长 以何应钦为武汉行营主任 统率第一第二集团军并张发奎第四军全力讨伐第四集团军 次日又亲赴九江督战 与桂军主力李明瑞第一师对峙于黄陂

蒋介石没有急于求战 他想等蔡孟坚的消息 当夜 广东陈济棠电告蒋介石 说李宗仁白崇禧回到南宁 会合留守大本营的黄绍竑 招兵买马 扩充军备 准备出师湖南 救援武汉主力

又有陈铭枢来电密告蒋介石 说李宗仁白崇禧到广州时 陈济棠念及旧情 没有为难他们 仍旧以礼相待 还派了一架飞机准备送二人去武汉 只因天老爷不作美 竟一连好几天阴雨绵绵 飞机不能起飞 李宗仁白崇禧无可奈何 只好返回南宁

接着冯玉祥来电 告知已派军参谋长赵博生督率季振同董振堂二旅兼程南下 配合中央西征

随后又有张发奎发来电报 说已统率第四军穿过鄂东 直插武汉

蒋介石看过各方来电 心满意足 下令总攻击

炮击还未开始 蔡孟坚带着一人风呼火急赶来 向蒋介石报告说 总司令请勿攻击 桂军已经放下武器

说罢 将带来的人推到蒋介石面前

蒋介石看来人乃是桂系第一猛将李明瑞 真是喜出望外

蔡孟坚说 李宗仁白崇禧因无法赶到武汉 便指令夏威代为指挥 偏偏这几天夏威忽患白喉 痛得受不了 就把前线指挥权交给李师长 卑职早与李师长有约 只等时机一到便举行起义 现在李师长大权在握 特来请示总司令

蒋介石问李明瑞说 将军系李宗仁手下第一红人 为何要离开他呢

李明瑞涕泣道 战火连年 生灵涂炭 卑职不愿看到百姓遭殃

很好 很好啊 蒋介石对李明瑞大加赞赏 命令李明瑞为前导 直逼武汉三镇

李明瑞作战素来勇敢 在桂军中声望作著 此举犹如晴天霹雳 震撼桂系 夏威陶钧胡宗铎三人猝不及防 知大势已去 派人通知李明瑞接受全部桂军 决计罢兵

蒋介石不费一枪一弹而定武汉三镇 一场战事时仅五天 速战速决 拥有二十余万之众的国民党第四集团军顷刻之间便土崩瓦解 从此不复存在

蒋介石高兴不已 召见众将 论功行赏

当蔡孟坚入见时 蒋介石亲切地拉着他的手 连声称赞他的工作做得很好 通报特务系统 予以褒奖

蔡孟坚立即呈上一本存折 说 这是总司令批给的特别活动费 尚未用完 现交还总司令

蒋介石细细看过存折 把存折朝蔡孟坚一递 说 还有不少余额 用完再说吧

蔡孟坚不接存折 谦恭地说 任务已经完成 余额理应如数上缴

蒋介石满意地点点头 吩咐左右说 以后蔡孟坚不需任何审批手续 凭一张字条 就可直接在中央银行取款

蔡孟坚谢过总司令 叫人喊来降将夏威陶钧胡宗铎 并代三人向蒋总司令求情 夏威陶钧胡宗铎也请罪不迭 蒋介石怜惜三人未作顽抗 好言抚慰一番 赠银若干 劝他们出国考察 所部交由李明瑞统领

待夏威陶钧胡宗铎三人退出 新任湖北省政府主席何成濬向蒋介石报告 有陈铭枢陈济棠联名来电告急 李宗仁近日组织护党救国军 李宗仁为总司令兼命令传达所所长 黄绍竑任副总司令兼广西省主席 白崇禧任前敌总指挥 大举进犯广东 白崇禧屡施计谋 连连得手 广东方面甚感吃紧 请求总司令火速增援

蒋介石怒火万丈 指着何应钦说 你马上去广州 统率湖南何键第四路军广东陈济棠第八路军云南龙云第十路军贵州王家烈第二十五军 全力讨伐李宗仁

何应钦没有丝毫的难色 当即辞别蒋介石 再披征袍 火速去了

忽从外面走来一人 尖声叫道 总司令为何舍本求末

蒋介石一见来人 眉头一皱

原来是汪精卫来了

蒋介石兵不血刃而定武汉 朝野上下都为之弹冠相庆 独独汪精卫恨得牙直咬 他原以为蒋桂之战会打得难分难解 他也就好混水摸鱼 从中渔利 不料蒋介石极为顺畅 汪精卫什么也没捞到 心里气得几乎要发疯 发誓要把水搅浑 决不让蒋介石过上一天清静日子 盘算了好一会 想得一计 遂到行辕见蒋介石 神秘兮兮说 外面纷纷谣传冯玉祥借讨桂之名 悄悄派军南移 似有与李宗仁会攻武汉之嫌 不知总司令是否听说

不可能吧 蒋介石冷冷地说

外面早就传开好远了呀 汪精卫鼓大两只对子眼说 冯玉祥素来百约百叛 反复无常 人称倒戈将军 如今他虎踞大西北 手握重兵 又屡屡窥探行政院长这一职 早就对你不满了

蒋介石心想 汪精卫虽奸 可他讲的也不无道理 便说 依你之见我是否应该即刻发兵讨伐冯玉祥呢

汪精卫心想 你来试探我 我还不至于这么蠢 便说 总司令莫性躁 等我先去西安会会冯玉祥 看看他有何打算再说

蒋介石在心里盘算道 晓得你是个画胡子 我正好就汤下面 让你去挑唆 想到这里 微微一笑 说 你去看看也好 但我始终不相信玉祥将军会造反

 

汪精卫来到西安 无意游玩赏心 直奔冯府

冯玉祥正拿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见汪精卫来 起身笑迎道 先生今天来又准备扯些什么乱谈

你还蒙在鼓里 汪精卫佯作大惊小怪之态 说 你还有心思看书 蒋介石马上就要对你下毒手了

对我下手 冯玉祥哈哈大笑道 你跟我讲相声呗 我跟蒋总司令有八拜之交呢 每一次见面他都是大哥短大哥长地叫得那么亲热 你说他会对我下手 鬼信

汪精卫故作神秘说 蒋介石的为人你难道还不知道 你还相信他 抱火寝薪 到时要吃大亏的 听说蒋介石已暗令阎锡山陈兵河北 准备夹击你呢 你真的不知道吗

有这事呀 冯玉祥半信半疑说 我确实一点也不知道呀

哈 你不清白的事还多着呢 汪精卫冷笑说 以前阎锡山勾结张作霖多次抄袭你的后路 你忘了

哼 我怎么会忘呢 冯玉祥一想起这些就有气 立即叫来副手鹿钟麟 问道 这几天阎锡山在河北是否增调兵力

有啊 鹿钟麟不知道冯总司令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件事 答了之后还觉有些莫名其妙

怎么样 怎么样 汪精卫洋洋得意地叫起来

冯玉祥发怒了 当即命令鹿钟麟召人开会 准备讨蒋

鹿钟麟惊道 阎总司令调动军队是例行公事 冯总司令怎么想起要

汪精卫冷笑说 钟麟将军 别忘了蒋介石搞垮桂系就是先支助的鲁涤平

冯玉祥朝鹿钟麟一挥手 说 蒋介石独裁专制 在他的统治下 中国莫想有民主和人权 我早就要反了 你快去召人来开会吧

鹿钟麟冷冷地瞧着汪精卫 心想 这个奸人肚子里又出什么坏水

冯玉祥见鹿钟麟不动 动气吼道 快去呀 还楞在这里干什么

鹿钟麟知道冯玉祥的脾气 便不再劝 暗暗叹着气去了

不料会议一开 几乎百分之百的人反对举兵

河南赈务委员会主席张钫第一个站出来发言 极力劝谏冯玉祥说 兵革连年 生灵涂炭 我军自奉命讨桂南下以来 屡与民众争车 激起民愤 近来秦豫又遭大旱 民不聊生 哀鸿遍野 总司令何苦受奸人挑唆又起战火 让老百姓安居乐业不好么

冯玉祥怒道 我还没出兵你就来动摇军心 我毙了你

总指挥韩复榘怕张钫吃亏 赶紧将他劝了出去

张钫仰天长叹道 我不忍心看着兵祸连年 还是走吧 说罢 黯然离营 投归南京去了

冯玉祥即以季振同董振堂二旅为先锋 以韩复榘为统帅 赵博生为参谋长 全军兵分三路杀向南京 会后又向汪精卫通报了会议情况 请他留下来作政治上的指导

汪精卫说 将军虽勇 仍需帮手 我得再去为将军动员些力量才好

此话甚合冯玉祥心意 于是赠以活动经费若干 握手而别 汪精卫暗自得意 赶回武汉

此时蒋介石已安顿好武汉事务 返回南京办公 汪精卫扑了一空 又马不停蹄赶往南京 向蒋介石作了汇报

蒋介石却没当一回事 叫汪精卫回去休息

汪精卫受此冷遇 兴头大减 怏怏而去

其实此刻蒋介石心里早已是一锅烧滚了的油 正煎熬着他的五腑六脏 他只是不想让汪精卫插手此事 故装着没事一般 忽报有张钫求见 蒋介石一听 急速出迎

张钫见到蒋介石 不禁热泪涟涟地诉说起满腹衷肠来

蒋介石安慰张钫说 不要紧 我替先生出气

安顿好张钫之后 又有冯部第十军军长杨虎城致电南京 表示不愿内战 已退到南阳 蒋介石阅电大喜 任命杨虎城为南阳警备司令 令他严密监视冯军动向 随即与众商议对策 决定讨伐冯玉祥

万万不可 总参议杨永泰说 冯玉祥手下强兵悍将极多 我们切不可轻举妄动

戴季陶愤愤地说 人家三路大军都南下了 你还万万不可

杨永泰笑道 一只巴掌拍不响 他攻他的 我守我的 要不了几天也就风平浪静了

蒋介石看着方理圆 说 理圆将军的高见呢

方理圆说 杨总参议言之有理 此时河南大旱 冯玉祥军粮无继 闹腾不了几天就会要退兵

蒋介石说 难道我们就看着冯玉祥这么闹下去

杨永泰擘肌分理地说 冯玉祥这砣脓是要挤 但不是现在 解决冯玉祥不会象对付张学良那么简单 也不象解决李宗仁那么容易 李宗仁因为脱离部属 群龙无首 所以大军压境便土崩瓦解 张学良因内有新丧外有强敌 故可谋求政治解决 冯玉祥不但兵强将勇 且深得老百姓的好感 要想从根本上彻底解决 非有足够的耐心和充分的时间不可

戴季陶冷笑说 真是急性子碰到个慢郎中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谁耐烦这个 蒋介石急不可耐说遂不理睬杨永泰与方理圆 任命何成濬为前敌总指挥 出动三十五万大军 兵分五路进军河南 全面讨伐冯玉祥第二集团军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