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也快乐到老。

网易考拉推荐

《长征记》连载32  

2006-09-07 07:30:02|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

 

郭德洁也觉得事情并非自己刚才说的那么轻巧 忙对犹豫不决的李宗仁说 要走就快点呀 还在这里打什么圈圈

李宗仁直呆呆看着妻子 说 到处都是蒋介石的人 这一下子我能去哪里吗

郭德洁扑哧笑道 亏你还身经百战 你先去下关找一家小旅店躲一天 傍晚有一趟开往上海的火车 你就坐在三等车厢内 神不知鬼不觉 这里由我来应付 你只管放心去好了

李宗仁认为有理 即刻化装 临出门时深情地看一眼妻子 由参谋季鱼农陪同 匆匆去了

这里郭德洁不慌不忙地慢慢收拾家什细软 一会 何应钦与陈立夫来访 郭德洁淡淡一笑 整衣出迎 请坐 献茶

何应钦本应赶在陈绍宽之前 只因要约陈立夫一道行动 故落在了陈绍宽之后许久方才来到李府 两人尚不知陈绍宽有抢先一步通风报信之事 不见李宗仁 东张西望了一会 心神不定地问郭德洁 几天没来 李总司令可好

郭德洁笑嘻嘻说 谢谢二位挂牵 一餐吃得好几大碗 吃了就出去耍 这不 又诳街喝茶看戏听书去了 也该回来了

两杯茶下肚 还不见李宗仁回来 何应钦陈立夫二人觉得不便久坐 起身告辞 郭德洁也不挽留 何应钦陈立夫在大街小巷转了一圈 又到李宅 郭德洁仍虚与周旋 谈笑自若 何应钦陈立夫自以为天衣无缝 并不生疑 一日之内来往数次 无话找话讲 直到晚间十点时分 郭德洁估计李宗仁已到上海 这才款款而起 淡淡一笑 说道 谢谢你们陪了我这么久 李总司令很可能去了上海

何应钦陈立夫顿时叫苦不迭 明知受了郭德洁的戏弄却是哑巴吃黄连 只好赶紧返回总司令部 战战兢兢向蒋介石报告 说是有人走漏风声 李宗仁逃到上海去了

蒋介石懒懒地说 你们辛苦了 休息去吧

何应钦陈立夫惊奇地看一眼蒋介石 暗自庆幸而去

何陈二人不清楚 其实蒋介石早已从行营侦缉处副处长蔡孟坚那里得到情报 知道李宗仁溜到了上海 住在法租界海格路融园寓所 但一时不便捉拿 便想出一条缓兵之计 决心对桂系来个一锅端 因带兵打仗还要借重何应钦 情报上仍需依靠陈立夫 所以蒋介石没有指责何应钦陈立夫半句 此刻他正在等候几位心腹幕僚 准备商量一个彻底解决桂系的办法

不一会 吴稚晖戴季陶几个来了 蒋介石心里有事 没有过多寒暄 直截了当地把心里话说了

戴季陶听说要讨伐桂系 担心地说 桂系势力很强 从华北华中一直连到华南 一字长蛇横贯中国 若要讨伐 还真有一番苦斗

吴稚晖说 李宗仁勇武过人 白崇禧精于谋略 但跟总司令比起来政治上却相形见绌 此番讨伐只宜智取 不能硬拼 至于行军布阵嘛 哈 你们只问永泰先生讨主意

杨永泰手指吴稚晖只管笑 蒋介石一连催他三次方才说道 讨伐桂系不难 也不必大动干戈 六个字就行了

众人知道杨永泰有新招 问是哪六个字

杨永泰说 砍头 去尾 剖腹

有意思啊 吴稚晖嘻嘻笑道 我呢人老又呆痴 还请永泰先生说详细点

杨永泰说 白崇禧所带的队伍其实都是唐生智的旧部 总司令可派刘文岛去青岛 劝说隐居内室的唐生智出山 去河北收回旧部 活捉白崇禧 这是砍头 再由汪精卫出面诱捕广州的李济深 这是去尾 然后派人打入武汉 策反桂系 这是剖腹 三箭齐发 胜负已定

众皆赞口不绝

杨永泰说 据报共产党的韦拔群陈洪涛等人在广西造反 占据了东兰八属 李宗仁后院起火 捉襟见肘 此时伐桂正是时机

这时中央训导主任方理圆走了进来

蒋介石请他坐 问道 桂系叛乱 要不要讨伐

方理圆说 凡叛逆者一定要讨伐 不然 国家就要分裂

蒋介石把杨永泰的六字方针说了 方理圆欣然赞同 说 还须派人去疏通一下冯玉祥和阎锡山 再就是原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 自汪精卫垮台后 便一直寓居香港 屡想有所作为却总无机会 总司令可让他重掌旧部 东山再起 共同对武汉用兵

对呀 杨永泰一拍后脑勺 说 我差一点忘了 听说李宗仁已致电冯阎求援 白崇禧也在加紧联络张发奎 此事极为重要 总司令须尽快派人联络三人 千万别让李宗仁抢了先

此意正合蒋介石的心愿 当即指派黄郛去河南 派邵力子去山西 与冯阎二公约定出兵时间 又派心腹赴港 劝说张发奎一同讨桂 然后问道  我们马上就要动大兵了 你们还有什么顾虑吗

吴稚晖说 别的我都不担心 只顾虑唐生智不肯出山

杨永泰说 唐生智是被桂系搞垮的 一直怀恨在心 屡言不报此仇非君子 只是苦于总没有机会 总司令许他复职 他是求之不得 哪有不肯出山之理

蒋介石问道 何键素来亲桂 让他主湘行吗

杨永泰 吴稚晖 戴季陶都说 何键是唐生智的老部下 总司令要利用唐生智 非重用何键不可

蒋介石亦有此意 于次日发表何键为湖南省主席 随即又委任刘文岛为宣慰使 前往河北策反唐生智旧部

刘文岛奉命 当夜到总司令部向蒋介石辞行 请示机宜

蒋介石说 中央决定讨伐叛逆李宗仁 想请生智将军出山接管旧部 事成之后 湘鄂大印一并托付给他 让他重温旧梦 你与唐将军共事多年 相处又好  一定不虚此行

刘文岛说 总司令看得起我 卑职愿献犬马之劳 一定劝生智将军出山

蒋介石又附耳低言嘱付说 若能活捉白崇禧更妙

请总司令放心 我力促此事成功 刘文岛说着 携带蒋介石提供的巨款找唐生智去了

几天后 唐山警备司令部作战处长邹文理到南京 向总司令汇报军情

蒋介石接到通报 立即接见邹文理 询问部队状况

邹文理说 大家都想念老长官 且思乡心切 普遍不满 特派我来向总司令表白 驻唐山全体官兵竭诚拥护政府 拥戴蒋总司令 一致请求蒋总司令仍派唐总司令回去指挥

蒋介石知道刘文岛北行已见成效 心中大喜 问道 你见过生智将军了吗

邹文理说 来京前 我受全体官兵的委托 去青岛看望过唐总司令 唐总司令表示近日将去唐山慰问旧部

蒋介石满意地说 你们的意见很好 中央全力支持 并接受你们的请求 决定将你部改编为第五路军 任命生智将军为总指挥

蒋介石说罢 吩咐侍从室主任贺耀祖开出二十万元支票 叫邹文理带回唐山 犒赏部队

邹文理代表全体官兵谢过总司令 感恩不尽地回去了

过后几天 有北平行营主任何成濬密电报告蒋介石 邹文理回到唐山 向全体官兵转达了总司令的问候和关怀 派人前往青岛迎请唐生智 但师长廖磊不忘白崇禧平日关照 掩护白崇禧逃离唐山 说来也巧 白崇禧与唐生智搭乘的竟是同一条船 只是一个下船 一个上船 差一点碰了面

决不能放走小诸葛 蒋介石大叫一声 紧急唤来贺耀祖 说 立即通知上海方面拦截青岛轮船 一定要抓住白崇禧

贺耀祖匆匆去了

很快便收到上海发来的电话报告 说白崇禧中途换乘其他轮船去了香港

蒋介石捂着电话筒 叹息不已 正躁怒万分 蔡孟坚从上海发来电报 说总参谋长兼广东省主席李济深应汪精卫之邀已到上海 与李宗仁同居一处 蔡孟坚还在电报中告诉蒋介石 他近日将只身潜往武汉 策反桂系

蒋介石看过电报 转忧为喜 立即批发巨款供蔡孟坚调用 又派人请来汪精卫和蔡元培 说 李宗仁图谋不轨 中央决计讨伐 二位意下如何

汪精卫说 跑了李宗仁 还有他老婆 先把他老婆抓起来杀掉再说

哼 蒋介石鄙夷地看着汪精卫 说 抓不到人家 却拿他老婆出气 算什么狠

汪精卫自觉难堪 便看着蔡元培

蔡元培却把头扭向蒋介石 说 战火连年 民不聊生 总司令可否先礼后兵 尽量不开仗

我也是这个意思 汪精卫赶紧抓住这个话头 讨好蒋介石说 所以特地将李济深请到上海 目前正和李宗仁住在一起 若是蔡老肯出面去上海将他接来南京 直接跟总司令谈 一起劝李宗仁认罪服法 我想兵灾是可免的

蒋介石嘻嘻笑道 兵灾既可免 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不知蔡老是否愿往上海一行

汪精卫见蔡元培有些犹豫 忙朝蒋介石一挤眼 说 光蔡老一人去还不行 还须约上吴稚晖李石曾张静江三位元老同去方好 如果蔡老愿意 我也可以一同前往

你去最好 蒋介石甚感欣慰地说着 派人请来吴稚晖李石曾张静江三元老 托他们一并前往上海

李石曾说 我去是可以 就怕李济深一来你就扣押他 那时反倒成了我们是带笼子的了

蒋介石哈哈一笑 手拍胸脯信誓旦旦说 你们尽管放心 我一定保证李济深的安全 我以人格担保

蔡元培遂道 既然如此 我们就辛苦一趟吧

 

第二天 汪精卫与吴稚晖蔡元培李石曾张静江四位元老到了上海 径奔融园

李宗仁李济深闻讯 立即出迎 互致寒暄 接至客厅

主宾落座 李石曾看着李宗仁说 你们也太冒失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不是要惹天下人怒骂吗

李宗仁急忙分辩说 蒋介石处心积虑要消灭异己 我有什么办法呢

张静江气愤地说 什么异己同己 无非是仗着手中有些兵 都像你们这样 国家还怎么统一 日本帝国时时刻刻在想着吞并我们中国 你们却还在这里打内战 行吗

李宗仁看着张静江 欲言又止

蔡元培说 蒋总司令命我五人前来调查此事 济深将军有何高见

李济深愤愤不平说 两次北伐 宗仁将军多次临难冒险 蒋介石方有今天 如今却要过河拆桥 今后谁还敢替他卖命呢

蔡元培没有回答李济深的诘问 扭头问李宗仁说 宗仁将军有何意见

李宗仁心绪不佳说 我辞职吧

蔡元培说 这样就好圆场了

汪精卫对李济深说 蒋总司令要你即刻进京 一同商议编遣事宜 我们一起走吧

李济深笑道 广东方面早就裁了 还商讨什么

汪精卫把眼一瞪 吼道 别人呢 就不裁啦 你们看看宗仁将军 你不去南京 他能裁吗

济深将军去不得 李宗仁急忙劝阻

怎么去不得 汪精卫一肚子不高兴

李宗仁说 济深将军出生广西梧州 被国人视同桂系 去后必被蒋介石扣留

李石曾哈哈大笑 说 果然不幸被我言中 实话告诉你们吧 我们来之前便也担心这个问题 早已和蒋总司令谈妥你们到南京后的安全 放心吧 不会有事的

张静江呵呵笑道 世上本无事 庸人自扰之 济深将军与宗仁将军为老乡 世人皆知 你担个什么心嘛 哈哈哈哈

吴稚晖见李宗仁还有些犹豫 便说 蒋总司令跟我们讲了 济深将军德高望重 深明大义 他极愿与济深将军共议湘案善后事宜 我等也希望济深将军早日进京

李宗仁冷笑说 蒋先生若真有诚意和平解决此事 在上海在南京不是一样吗 就是他屈尊来上海也未尝不可

你好过 吴稚晖把眼睛一鼓 厉声说道 堂堂总司令屈尊罪人 全党通得过吗 我头一个就反对 你一个戴罪之人 不但不去南京伏法认罪 还要阻止别人前往 你安的什么心 咹 这又如何消弭兵祸 咹

李宗仁哪吃这一套 忍不住也大声吼叫起来 如果蒋介石不顾人格 自食其言 你又作何解释

汪精卫不等吴稚晖解释 抢先站起来 把胸脯一拍 唾沫横飞说 如果蒋总司令不顾人格 自食其言 我 我 我便当着他的面在墙上碰 碰 碰

李宗仁冷笑一声说 你是个靡糊虫 我懒得跟你说 慢说你没有自杀的勇气 纵使你自杀了 济深将军还是要遭殃 你又何苦来骗他

我们不管了 不管了 汪精卫暴跳如雷地吼道 你们有的是枪杆子 你们火拼好了

李济深叹口气 对李宗仁说 我还是去吧 虽然有危险 但你们僵成这个样子 我不出面调停 则你们必将开战 那时岂不更糟 既有汪先生连同四老担保 料无问题

张静江笑道 蒋总司令是当着我们的面拍了胸脯的 绝对保证济深将军的安全

李济深苦笑道 我与宗仁将军实在没有什么特殊关系 唉 为了和平 前面纵是火坑 我也只有去跳了

于是心怀坦荡地随汪精卫一同进京

李宗仁一直送到大门口 与李济深凄然而别 叹道 这下可做一锅煮啰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